《法醫狂妃》全文閱讀

作者:誰家MM  法醫狂妃最新章節  法醫狂妃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法醫狂妃最新章節第1586章自己的心聲,竟然被此人竊聽了(18-07-27)      第1585章本少爺,重重有賞!(18-07-27)      第1584章把天捅了,你姑姑也會護你周全!(18-07-27)     

第1522章您可愛,您說了算!


    柳蔚碰了個軟釘子,倒也沒有氣餒,而是繼續笑著:“大人沒聽過,那在下可得班門弄斧一番了,這神族啊,初時說的其實隻是一群隱居山林的普通野族……”

    簡短的將自己昨天才聽說的古誌,故弄玄虛的賣弄了一番。

    說到最後,柳蔚又搖頭歎息:“日烈山火,本就是天災,人聞到火氣自然是要跑的,動物也相同,即便整座山的山民都獲救了,那也不代表什麼,怎麼就成了那狼族之功?尤其是什麼神雀?荒謬絕倫,漏洞百出,若真是那神雀說通了狼族首領,帶人撤離,那兩者之間又是如何溝通的?狼族首領為何能聽懂獸語?這麵有太多不合邏輯,這所謂傳說,簡直狗屁不通……”“

    啪!”柳蔚話音未落,對麵的國師再次一拍石桌,皺眉斥:“無知小兒,狂妄自大!”柳

    蔚聽著這句責罵,卻隻是無辜的道:“在下不過淺抒己見,大人何必口出惡言?”柳

    蔚覺得自己有句話說的很對,國師的確是位虔誠的信徒,在他心中,神是存在的,她否認神族的曆史,否認神雀的功績,這等同間接否認了他的信仰。

    否認一個人的信仰,是很嚴重的。國

    師的憤怒,在柳蔚的意料之中,但她的口出狂言,並不打算停止。激

    將法,很容易被識破的歪腦筋,柳蔚相信,國師是發現了的。

    這個時候,他有兩種選擇,第一,沉默,沉默的在心中反對她的論說,不與她爭辯,也堅持不給她任何套話的機會。第

    二,反擊,反擊會很爽,卻必然會暴露。責

    罵之後,國師冷靜下來,他狠狠的瞪著柳蔚,這種狠辣蘊含的火氣,比之方才柳蔚揭穿他的身世,揭穿他與鮫人珠的關係,有多無少。柳

    蔚不甘聽取國師的辱罵,立出一二三四,爭辯自己對神族的描述是合情合理的,她提出最有力度的論點是:“既然神族如此了不起,為何幾千年前,他們的文明便斷裂了?為何到現在,知曉神族的人少之又少?”國

    師臉都憋紅了,大喝一聲:“因為戰亂!”說

    完,他一下清醒過來,臉由紅變白。

    柳蔚眼中的笑意越來越大,而這個笑,使得衝動之後的國師,寒毛直豎。“

    戰亂嗎?”柳蔚眼珠晃了一圈兒,又繞回來:“仙燕國建造初始,綿延至今,曆任三十多代,可卻從未發生什麼能將文明層斷裂的大型戰事,大人您的謊言,聽起來並不謹慎。”

    “本官怎會說謊!”國師握緊拳頭,這人是故意的,完完全全是故意的!柳

    蔚是往國師身上戳刀子戳順手了,看國師漲紅了臉,氣得不行,又說不出話的樣子,她覺得特痛,然後繼續嘲諷他:“是是是,您沒說謊,您可愛,您說了算。”

    國師:“!!!”

    容棱:“……”柳

    蔚喝了口已經涼掉的茶,味道一般,卻讓她嚐出了一絲甜味。

    國師現在已經憋不住了,他猛然想到,自己根本沒必要在這聽這人說這些辱沒自己的廢話,他大可以走,眼不見為淨。

    這麼想著,他真的起身要走。

    可兩次攔他的柳蔚,這次卻沒開口,甚至在容棱要起身時,柳蔚還按了他一下,讓他不必在意。國

    師走了兩步,感覺真的沒人叫自己,他又停下步伐,回頭看向他們。

    那目光中飽含狐疑,但又問不出口。柳

    蔚笑道:“失敗者才會落荒而逃,您沒有理論支撐您的怒火,但我的話確實有理有據,您知道我說的都是真的,所以逃了。”還

    回是以退為進。

    果然,聽她這麼說,國師一時躑躅,走也不是,回也不是,好不尷尬。

    容棱看了看天色,淡淡的道:“晌午了,回吧。”柳

    蔚一見果然不早了,便起身,還對國師行了個禮,道:“與您的談話很愉,那麼,告辭。”

    如果就這麼讓他們走,豈非默認了對方之前的無稽之談?

    國師狠狠的閉了閉眼睛,沉默了許久,終究在對方要出外殿時,叫了一聲:“等等。”柳

    蔚與容棱重新坐回了涼亭,對麵的國師,臉已經黑得能滴出墨了。之

    後的話,幾乎就是國師在說。

    他刻意避開了伴月翼犬四個字,反複強調神族與神雀的功績,將柳蔚之前說的那些褻瀆神靈的話一一反駁,口若懸河,這時的他,更像一個禦史,與平日清冷緘默的高人形象大相徑庭。所

    以,打蛇打七寸,要對付一個人,就得抓到他的命門。國師的命門,就是他這一生的第二個遺憾,無法全身投入的信仰。

    國師說了很多,從神族的發展,到戰爭的到來,再到始祖皇帝的出現,建立當時還未開蒙化的仙燕國……

    一長串的史誌從他口中說出,就像活靈活現的畫圖,一幅一幅擺在柳蔚眼前。她

    好像回到了數千年前,站在了那片富饒卻原始的土地上,看到了那些還生活在石器時代的野人,他們在神族的帶領下,逐漸學會了狩獵,學會了農作,學會了更好的生存。可

    惜,當他們不再為食物發愁時,矛盾卻激發了,狼族是所有野人的首領,但當下麵的各個部族開始起了反叛之心,狼族的結果,就變得可悲。

    一個父親,帶著他的孩子們過上了幸福生活,可在孩子們吃飽喝足後,他們卻覺得父親已經老了,沒有利用價值了,於是,他們殺害了自己的父親,分食了他的屍體,再洋洋得意的,繼續過自己的好日子。

    狼族的衰敗造成了文明的斷裂,但數百年後,這片土地又出現了一位能人,他有一隻會說人話的仙燕,這隻雀鳥,幫助他統一了山河。有

    人說,建造仙燕國的始祖皇帝,就是狼族的後人。

    但這個論說,因為涉及到皇室秘辛,除了一些野史外,並沒有正史記錄。不

    過在國師口,他卻有另一套認為:“始祖皇帝不是神族後人,但他能成為皇帝,的確是受了神族後人的照拂,他是神族安排的,懲治背叛者的利刃,因為他出現後,那些曾經輝煌的各個部族,那些當初分食神族的鬣狗們,一個都沒有活下來。”來

    了,又開始編故事了。

    柳蔚看著國師,不管始祖皇帝是狼族後人,還是狼族準備的複仇工具,總之,柳蔚今天收益頗豐。那

    麼,她還有最後一個問題。

    “神雀,最後怎麼樣了?”

    

Snap Time:2018-08-20 04:56:34  ExecTime:0.1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