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醫狂妃》全文閱讀

作者:誰家MM  法醫狂妃最新章節  法醫狂妃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法醫狂妃最新章節第1586章自己的心聲,竟然被此人竊聽了(18-07-27)      第1585章本少爺,重重有賞!(18-07-27)      第1584章把天捅了,你姑姑也會護你周全!(18-07-27)     

第1521章柳蔚誇得這麼過,到底想幹嘛?


    柳蔚的話,讓原本還能保持冷靜的國師麵色大變。

    被人看透的感覺很不好,國師皺緊了眉,聲音陰冷刻薄:“你知道什麼!”柳

    蔚不知道全部,但這不妨礙她根據前因後果,膽大假設。

    京城人傑地靈,官宦成群,是整個仙燕國最核心的帝都,皇城建造於此,皇上穩坐於此,這是權力的中心。

    可有明便有暗,光鮮亮麗的表象下,充斥的腐朽與汙穢,是不可避免的。

    遠的不說,西進縣蘇家,蘇懷欣,也就是那位紅顏薄命的紅粉姑娘,她的父親,當初便是得罪京中權貴,才落至家破人亡的地步。

    權力何其重要,柳蔚能理解國師的心情,他就像是另一個蘇懷欣,但當初的紅粉姑娘比他可憐,她被賣入青樓,讓壞男人騙身騙心,最後甚至落了個不得善終的下場。反

    觀國師,他運氣好,被佛門高僧帶走,幼年吃齋念佛,即便清貧,卻沒受過半點侮辱,可他自己想不通,他記恨著生母的亡故,調查出了當年的舊事,於是他杜撰了一個皇廷軍,因為在那時,他就知道,在皇權麵前,拋棄母親的生父,將女兒賣給惡男的外祖父,對母親施暴鞭打的繼父,這些人看似強大,隻手遮天,但在皇權麵前,他們其實都是螻蟻,都是大人物能一手碾死的小臭蟲。

    所以在他心中,道士法師治不了屍鬼,但朝廷軍可以。

    權力,幾乎無所不能。

    正因為意識到權力的重要,他還俗歸民,再扯了佛家道家的大旗,讓自己變成了手眼通天的國師大人。而

    現在,他又不甘於此了。五

    年前,他衍伸了鮫人珠事件。當

    國師不如當皇帝,他做不了皇帝,但他能操控下一個小皇帝。

    母親的舊事是他多年的執著,他將自己不完整的家庭,怪罪在當年的始作俑者身上,或許在他很小的時候,他就很渴望母愛,但他沒有,於是對母親的思念,促使他帶著這個遺憾,做出了一件又一件,利欲熏心的壞事。柳

    蔚簡短的一一說出,每句話都像一把刀,不過一會兒,已將國師刺得鮮血淋漓,千瘡百孔。

    憤怒中,仙風道骨的白發青年,已是渾身發抖。鮫

    人珠是什麼,是一個傳說,是一個誌怪話本中杜撰的小故事。

    從計劃研製鮫人珠開始,國師就在作惡,但他並不為此心虛,因為沒人有證據製裁他,我說我在製作一種叫鮫人珠的秘藥,你信嗎?

    不,當然不信,那不是故事假編的嗎?是

    的,所有人聽到的第一刻,都會認為那是假的,沒有切切實實的屍體堆砌在你眼前,這種荒謬言論,根本得不到支撐。柳

    蔚現在還沒有提到“鮫人珠”這三個確鑿的字眼,但他暗示了國師,也就等同於表明了,她是“鮫人珠事件”的知情人。

    國師的憤怒來自於柳蔚對他身世的剖析,對他各年齡層心態轉變的描述,但鮫人珠,抱歉,他真的不在乎。

    盛怒的麵孔在短暫的自我調整後,再次變為平靜。柳

    蔚注意著國師的麵部變化,她直接問:“在下說的,您承認嗎?”

    四周寂靜,遠處的三清正殿前,香火嫋嫋,人來人往。國

    師有一陣子的沉默,半晌之後,他露出了一個不常做的,清淺又隱晦的笑容:“所以?”

    這隻有三個人,這是安靜的,當麵對質,國師並不害怕,對方劈頭蓋臉把他的過去一一甩出,他就沒脾氣嗎?不

    ,他有脾氣。

    睚眥必報是他的性格,否則,也不會到現在,還記掛三十年前的舊事。

    哪怕當年涉案人員早已通通死去,但他,就是放不下。這

    就是承認了。柳

    蔚並不意外,從發現這國師與鍾自羽相似時,她就知道,這人的有恃無恐,遲早會來。

    不知道為什麼,想著想著,有點想打鍾自羽一頓了。

    國師的笑容帶著張狂與諷刺,目光又如釘梢一般,狠狠紮在柳蔚身上。柳

    蔚有了第一個答案,將話題轉到了此行前來的第二個目的。

    “汪嬪已經懷孕了,想必頭,也有大人不少功勞。”

    國師麵沉如水,講到細節問題,他卻不會多言了。柳

    蔚見他慎重起來,也笑了一聲,轉了話音:“雖於大人相交不多,但交淺言深,在下對大人,確實有幾分佩服的。”

    這話國師一個標點符號都不信,但他謹慎的盯著柳蔚,總覺得這人突然又誇他,必然還是不安好心。剛

    誇他可愛,扭頭就把他的秘密全扒光在陽光下!柳

    蔚這回是誠心誠意的:“大人年少貧苦,卻在認清自己要的是什麼後,為此付出努力,白手起家,其中艱辛,想必是不足為外人道的。”

    這是誇獎他心誌堅定,有勇有謀?

    國師還是覺得這麵有坑。

    “想必除開您母親之事,在這世上,還有一事,是讓您遺憾的吧,您是真的喜歡佛學,或還有道學,在下從您時不時撫摸發絲的動作,能瞧出您對這一頭白發是滿意的,盡管我很想告訴你,你可能患了一種叫白發病的病症,就是類似於白化病……算了,這個容後再議,但我瞧得出,您因為這頭白發與傳說中的神靈極為接近,而沾沾自喜著,如此說來,您是信佛,也信道的,或者這兩者論調上會有相悖,但不可否認,您沒有辜負十數年的佛家生活,也沒有辜負其後拜入的道家宗庭,您需要國師的身份,因為您需要權勢,但您心中應是渴望有朝一日,能真真正正出家的,對嗎?”

    不得不說,柳蔚這話,再次戳到了國師的心坎。可

    越是如此,國師越發不安。誇

    得這麼過,到底想幹嘛?

    然後柳蔚就說了:“您閱遍古跡,博覽群書,佛家的名言,道家的古訓,您都一清二楚,您相信鮫人的智慧是真實存在的,您相信世間真有神仙,您是佛教道教的虔誠信徒,那想必您,對數千年前仙燕國曾流傳一時的神族言論,也是有所關注的吧。”來

    了來了,果然來了。國

    師一臉,我就知道,果然是這樣。

    他冷起麵孔,這回卻是咬死了不承認:“本官不知你在說什麼。”

    那日的小童與黑鳥同行,小童是眼前這人的兒子,那黑鳥與其必然也有關係。

    所以,不能告訴他們那黑鳥極有可能就是伴月翼犬!

    神族什麼,聽都沒聽過,別套話了!

    

Snap Time:2018-08-20 04:56:51  ExecTime:0.1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