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醫狂妃》全文閱讀

作者:誰家MM  法醫狂妃最新章節  法醫狂妃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法醫狂妃最新章節第1586章自己的心聲,竟然被此人竊聽了(18-07-27)      第1585章本少爺,重重有賞!(18-07-27)      第1584章把天捅了,你姑姑也會護你周全!(18-07-27)     

第1517章後世人稱“神族”,當世人稱“狼族”


    皇後想到文清遭到的無妄之災,也收起了那點幼稚的幸災樂禍,辛貴妃心疼小公主,她何嚐不是。沉

    了一口氣,她道:“事情前後,本宮已與你說盡,之後如何行事,你可有章程?”現

    在的汪嬪不是以前那個可以隨意搓扁捏圓的人了,哪怕是高豪矜貴的皇後與貴妃,也不好與她起正麵衝突。

    今日宮道之事,皇後哪怕心生不忿,抱怨兩句,也知道依照當時的情況,辛貴妃要出這口氣,還真隻有以計克計的法子,真像她所言以大欺小鬧起來,龍胎出個三長兩短,吃虧的反而是她們這些占理的人。辛

    貴妃也頗覺棘手,想了想,將辛家的回信說了一遍:“原是打算過段日子待皇上忘卻這個人了,便叫娘家將她托病帶出宮,找個屋子關上一陣也好,小懲大誡責罰一頓也好,總歸是不能容她膽大妄為,可宮外還未安排妥當,她這,卻出了這個事……”皇

    後忍不住看向柳蔚:“你說……”她

    是想問,這龍胎到底有沒有問題,是不是由鮫人珠那邪門之法所促?今

    日柳蔚也算見過了汪嬪。望

    聞問切,哪怕隻依“望”這一門,柳蔚能從中瞧出辛貴妃的秉性身質,或否也能瞧出汪嬪肚子的是人是鬼?柳

    蔚自然明白皇後未盡之意,她遺憾的搖頭,辛貴妃沉屙多年,體質外貌早已梗久成形,看看自是能看出,可汪嬪肚子還太淺,區區一個月,不探脈,不問切,就這麼瞧,是瞧不出章程的。皇

    後歎了口氣,有些忿然的坐下:“莫非還要容她足足九月?”等

    孩子生下來,汪嬪自然任兩位後宮霸主料理收拾,可真要等九個月,兩人還不憋屈死。

    事情無法決定,後續章程也擬定不下來,辛貴妃在青凰殿呆了一個多時辰,走的時候依舊鬱鬱寡歡。

    現下時辰已經很晚了,皇後看殿外都有宮人點燈了,便問柳蔚:“不若今夜於宮中留宿?”外

    臣在後宮是不可過夜的,可親眷,僅限女眷,是可以的。

    皇後知曉柳蔚女兒身,柳蔚又是雲家引薦,故此勉勉強強,也能鑽個宮規的漏子,當然不是睡在青凰殿,是由宮人送到前宮專門接待外眷的安心殿。

    不過柳蔚拒絕了:“回去還有事,不好久留。”皇

    後也不挽留了,派人送她出宮,讓她路上小心。柳

    蔚回到雲府時,已經接近亥時,容棱還未睡,在房看書。

    柳蔚進屋後,也有些疲累,揉著自己的脖子,懶懶的坐到寬椅上。容

    棱放下手上的書,隨意卡了片幹樹葉進去,充作書簽,他問:“累了?”

    柳蔚點頭,沒骨頭似的趴在桌上,與他對坐,說起今日宮發生的事,尤其是汪嬪這茬,被她重點提起。

    容棱聽出她話的意思,直截了當的問:“打算如何查?”柳

    蔚笑了起來。容

    棱就似她肚子的蛔蟲。她

    也不賣關子,直接道:“之前我問過雲家幾位夫人,著重問的是仙燕國的舊史,主要想知道伴月翼犬是什麼,可幾位夫人說的迷迷糊糊,又問了幾位老爺,卻是都不知曉,我想,小黎當時若是真沒聽錯,那與伴月翼犬有關的事物,應當會極其冷門,或許,隻有國象監的人才知道。”

    “你想再去國象監?”容棱立刻點出她的心思。柳

    蔚點頭:“鮫人珠與國師有關,汪嬪與國師有關,伴月翼犬也與國師有關,既然什麼都與他有關,再見他一次,也無可厚非。”容

    棱沉吟了下來,沒有作聲。柳

    蔚看他還需再想想,便岔開話題,問起別的事:“你們今日去瞧了白狼嗎?醜醜有何反應?”她

    始終很在意醜醜那句“狼”。容

    棱回過神來,搖頭:“沒有不同。”柳

    蔚挑眉:“醜醜不認得白狼了?”

    容棱道:“是認得,也叫了它‘狼狼’,卻不似瞧見褐狼圖時激動。”

    柳蔚皺眉,陷入沉思。夫

    妻二人各有心思,屋內寂靜下來,過了片刻,門外有人敲門。柳

    蔚前去開門,就看是雲想抱著醜醜過來。

    醜醜之前讓外祖父帶著玩,外祖父要歇息了,才把孩子送回來,雲想正好遇見了,把這差事接了過來,讓太傅別大晚上走動。把

    孩子送還給柳蔚,雲想要走,想了想,又停下來,回頭問:“蔚姐姐,你是不是向我娘打聽過伴……伴月翼犬?”

    柳蔚一愣,點頭:“是問過,怎麼,你知道?”

    雲想搖頭:“我不知道,但我五師父知道。”“

    五師父?”這個柳蔚是聽過的,雲家共有六位老爺,上頭四位她是見過了,五老爺六老爺,她卻一無所知。

    隻從與雲席的對話中知曉,雲家五老爺與四老爺乃是雙胞的兄弟,那位五老爺常年不在京中,也不都管門下醫館,是個醫癡,但擅通缺魂症,雲席也曾想請他五師父醫治李玉兒,但長輩閑雲野鶴,並不那麼容易找到,找到了,也不見得能順利招回京。雲

    想道:“其實我也是偶然想起,也不知在五師父書房中,哪本書上瞧過伴月翼犬這幾個字,我方才去找了找,運氣好,還真找到了,你要看嗎?”她

    說著,遞出懷中一本書冊,柳

    蔚眼前一亮,差點抱著雲想親一口。

    高興的將這本書冊帶回房,容棱摟著醜醜,正在哄她睡,柳蔚就坐在桌前,認認真真的將書冊的內容,從頭到尾看了一遍。說

    是書冊,其實不然,這是五老爺親手撰寫的一本手劄記,頭都是一些他對偏山野誌的古醫鑽研,而其中,的確涉及到了“伴月翼犬”這個名稱。醜

    醜睡著後,容棱把她放進嬰兒床,這才走到柳蔚身側,問到:“可找到了?”柳

    蔚指著其中一行,道:“這,提到了一段古誌。”容

    棱將那段念出來:“經三載相輕,桃盞,常居曰,子非尋,伴也,翼犬稱,忠者。”隻

    看字麵上的意思,是說五老爺與一位相交三年的新友,在一次賞桃對飲中,那位常姓好友提到了五老爺曾問過他的一問題,回道,伴月翼犬四個字。後

    麵,便是那位常友對其更廣闊的回答。

    從中還提到了,一個更古還久的名族,後世人稱“神族”,當世人稱“狼族”。

    

Snap Time:2018-08-20 04:57:02  ExecTime:0.1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