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醫狂妃》全文閱讀

作者:誰家MM  法醫狂妃最新章節  法醫狂妃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法醫狂妃最新章節第1586章自己的心聲,竟然被此人竊聽了(18-07-27)      第1585章本少爺,重重有賞!(18-07-27)      第1584章把天捅了,你姑姑也會護你周全!(18-07-27)     

第1516章這些完全都是柳大夫慫恿的


    當辛貴妃病怏怏的被抬到青凰殿時。

    皇後是不明情況的。

    太子也不知道怎麼說,單手捂著額頭,一副三觀受到衝擊的表情。

    太子端起宮女遞來的茶水,先飲了一口。此

    時日已西斜,那跟著前來的年輕太醫還有些束手無策,辛貴妃突然昏厥,他也沒診出個究竟,正不知該如何是好。太

    子看人家太醫實在可憐,便道:“此地有柳大夫操持,你回吧。”太

    醫如蒙大赦,提著箱籠就要走,柳蔚卻叫住了他:“您可是要去紅芳閣?”方

    才柳蔚和辛貴妃聯手,不光搶了紅芳閣的道兒,還把太醫都搶來了,眼看著紅芳閣那邊又手忙腳亂的去太醫院請人,她倆心情好得不得了。年

    輕太醫愣了一下,想到方才汪嬪也是他診的,既然辛貴妃這不需要他,他去紅芳閣看看也好,便老實的點了點頭。

    柳蔚聞言挑眉,淡聲道:“在下學藝不精,瞧不好貴妃娘娘的症,還請先生您主持。”

    年輕太醫眼睛眨了眨,過了好半晌,才想到其中關節,有些無辜的道:“那,那下官直接回院交差可行?”

    柳蔚舒服了,佯裝猶豫的思忖片刻,道:“便不耽誤先生了。”太

    醫:“……”

    好不容易送走太醫,皇後正要問情緣由,就見剛剛還人事不省的辛貴妃眼睛一睜,就坐起來了。

    皇後更狐疑了。

    太子覺得一杯茶不夠,又讓宮人端了一壺過來,再喝了兩口。

    “臣妾給皇後請安。”辛貴妃也懂規矩,從軟榻上下來,伏身便給皇後行了禮。皇

    後擰著眉,先問:“聽聞皇上留宿常緣殿,你怎的過來了?”辛

    貴妃道:“皇上惦念政事未清,心緒不寧,在臣妾這兒也呆不住,便先回了禦書房,臣妾思忖著白日皇後差人來請,便趁著天未黑,過來一趟,不想途中卻出了些許意外。”三

    言兩語,皇後知道了事情經過,她沉沉的拉著臉,半晌未說話。

    太子在旁瞧著,想著母後與辛貴妃多年不睦,辛貴妃卻不知為何,這般直率的直接告訴母後她就是故意搶汪嬪的道兒。汪

    嬪身懷六甲,母妃又是後宮之主,聞言應是免不了要斥責辛貴妃幾句。

    可天地良心,他方才瞧的明明白白,這些完全都是柳大夫慫恿的,都是柳大夫出的主意!太

    子想替辛貴妃解釋兩句,畢竟兩位長輩真鬧起來,他夾在中間也不好過。

    可還未開口,就聽他一向明察秋毫,持正不阿的母後,一臉不悅的問:“你就如此輕輕放過了?”太

    子一愣,還沒反應過來這句話的意思。就

    聽她母後斥責起辛貴妃:“她是什麼身份,鸞轎?冥轎坐不坐?本宮親自紮兩架燒給她可好?”太

    子都呆了,他母後為什麼說髒話!

    辛貴妃似也沒想到皇後這般氣惱,比她還氣惱,先是怔忪,隨即眼中便有暖意,道:“她懷了身孕,又佯裝作病,臣妾就怕太過,會讓她借題發揮,反倒在皇上那兒得不著好。”

    “你怕什麼?”皇後皺起眉宇,下顎崩的緊緊的:“皇上若有話說,你叫他來尋本宮,本宮與他說道說道。”

    辛貴妃聽著,笑出了聲,低著頭不知在想什麼。皇

    後還壓著肚子的火,扭頭看看周圍,問:“文清呢?”

    白日差人去叫辛貴妃時,她點名要見小公主。

    辛貴妃道:“臣妾裝暈,怕她瞧了擔心,讓杜鵑帶她繞路過來。”

    皇後點點頭,算是都了解了,然後一轉頭,就對上她家長子複雜古怪的目光。

    皇後蹙眉:“你怎的還在?”

    太子:“???”回

    憶一下,皇後才想起來太子果然沒說要走,就道:“天色也晚了,你先回,別讓太子妃久等,這母後處理便是。”

    太子帶著一肚子疑問與猜忌,遲鈍的離開青凰殿。

    他一走,殿就是女人的天下了。皇

    後很不滿意,她盯著柳蔚道:“讓太子去,便是給你撐腰,怎能讓她得了便宜?本宮是不知曉她的鸞轎竟是同一品貴人相同大小,若是知曉,本宮定得要她滾下來,自個兒爬回宮去!”柳

    蔚一臉無奈,道:“她可懷了身孕。”

    皇後凝色:“還不知這肚子的,是人胎,還是妖胎。”

    這話說的就露骨了,果然,皇後說完,就看向一邊的辛貴妃。

    因為同病相憐,都是被那不起眼的汪嬪算計過的,皇後現在待辛貴妃倒是沒了最初的成見,可畢竟也不是朋友,自個兒知曉的機密,肯定不能張嘴就說,鮫人珠的事,也必然不能聲張。還

    好辛貴妃也隻以為皇後是氣急了,說了昏話,但她也意外於皇後的率直。向

    來高高在上的一國之母,原來也不是那麼難以親近,至少,在生氣時,也是會發火的。沒

    過一會兒,杜鵑將姍姍來遲的文清公主帶來了,文清公主不知路上的糾葛,或者說她年紀太小,即便看到了,也理解不了。見

    了皇後,小公主沾沾自喜的給皇後炫耀她的新裙子。

    皇後寵她,自然張口就說:“好看,真好看。”

    若是平日,小公主就滿足了,可今日被她母妃潑了冷水,她沒那麼好哄了,就特別嚴肅的追問皇後:“母後,是清兒好看,還是裙子好看?”

    問完怕她母後說是裙子好看。連

    忙暗示:“是清兒好看吧,清兒是不是比裙子更好看?”皇

    後聽著發笑,揉著小丫頭的腦袋道:“是清兒好看,清兒最好看。”文

    清公主滿意了,今個兒盼著來青凰殿,盼了一整天,就是為了等她母後這句認可。

    讓宮女珊兒與杜鵑帶著文清公主去外殿玩,皇後別有深意的與辛貴妃說起了文清公主落水,是與汪嬪有關的事。說

    完後,她就興致勃勃的盯著辛貴妃臉,仿佛隻要辛貴妃承認了自己有眼無珠,養虎為患,她就能多吃一碗飯。

    辛貴妃如何瞧不出皇後那點小心思,但知曉汪嬪不止對自己下催例的藥,還對文清施以毒手,她抑製不住的盛怒起來。這

    世上沒有哪一個母親,能容忍別人傷害自己的孩子!

    

Snap Time:2018-08-20 04:56:48  ExecTime:0.1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