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醫狂妃》全文閱讀

作者:誰家MM  法醫狂妃最新章節  法醫狂妃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法醫狂妃最新章節第1586章自己的心聲,竟然被此人竊聽了(18-07-27)      第1585章本少爺,重重有賞!(18-07-27)      第1584章把天捅了,你姑姑也會護你周全!(18-07-27)     

第1515章直男不懂的意義!


    “好看。”柳蔚麵帶微笑,給予了小公主直接的肯定。文

    清公主高興極了,又摸摸裙子的前襟,然後又嬌怯的跑回了辛貴妃身邊,羞羞的嘟噥:“母妃,柳大夫說清兒好看。”辛

    貴妃哭笑不得,傾身捏捏女兒的臉蛋,道:“柳大夫是說裙子好看。”小

    公主一愣,呆呆的張了張嘴,然後扭頭又看看遠處的柳大夫,有些不知所措。

    太子在旁瞧了個全程,眼中也有笑意,太子年長,又早早離宮開府,不常於後宮行走,辛貴妃家有兩位公主,大的那位十四,去年定了親,今年年初,被太妃帶去了公羊府的太行寺修行,要中秋才回來,小的這位太子與其接觸不多,畢竟年齡跨越太大。今

    個兒碰上了,他卻是有些驚訝。“

    文清何時這般注重樣貌了,更小的時候不是袖子上沾了泥,都不在乎嗎?”

    文清公主羞紅了臉,瞪了她大皇兄一眼,道:“清兒長大了,要,要漂亮!”辛

    貴妃便是因為傾城容貌寵冠後宮,文清公主讓辛貴妃帶養,自是從小就被灌輸了女孩子就要美美美的觀點。太

    子啞然失笑,瞧著這也沒鬧什麼大誤會,便著手吩咐人清路,這轎子在中間擋著,誰都不好走。柳

    蔚的小轎子還好說,就那麼巴掌大,從哪兒都能過。

    但兩輛同樣大小的鸞轎並行而立,卻是不好周旋。

    太子心思清明,自然知曉鸞轎是後宮女子地位的標識,他意外於這位從未見過的妃嬪竟也乘了鸞轎,眼眸一轉,先站在了辛貴妃這邊,對紅芳閣的宮人道:“先將轎子後撤些。”紅

    芳閣的宮人畏懼太子,緊忙就要動手,可一直不聲不響的汪嬪,卻突然捂住肚子,大叫起來:“啊……”

    這叫聲令在場眾人都愣了一下,汪嬪的貼身宮女玉花反應最,她連忙跑上前,扶住汪嬪,大叫起來:“娘娘您怎麼了,娘娘您可別嚇奴婢,莫非動了胎氣?太醫,叫太醫!”

    這話說出來,太子也明了了,這位嬪妃原是有了身孕。

    可方才站了許久也沒事,怎麼突然就叫喚起來了?

    說到底這肚裝著的也是龍種,太子不敢怠慢,吩咐宮人先讓汪嬪坐下,又派人去太醫院叫人。

    汪嬪坐回轎子上,滿頭大汗的倚著,疼得眼淚都出來了。

    辛貴妃識人無數,一時卻已也拿不準汪嬪這是真的,還是裝的,她不好在此時說話,隻能沉默的在旁靜看著。若

    今日汪嬪的肚子真出了什麼三長兩短,不管出於什麼原因,在場的所有人,都脫不了幹係。文

    清公主也被這突如其來的陣仗嚇了一跳,但小孩子腦子簡單,愣了一下後,就指著前方的柳蔚,道:“柳大夫,是大夫啊……”

    這個誰不知道,但之前柳蔚與紅芳閣有些齟齬,紅芳閣的人即便知曉此人是大夫,也不敢讓她靠近汪嬪。而

    太子與辛貴妃也是這個意思。

    柳大夫不是太醫院的,他沒有責任醫治汪嬪,汪嬪眼下突然發難,誰也不知是什麼引起的,柳大夫不出手還好,若是出了手,孩子卻出了問題,那這帳算在誰頭上?文

    清公主話音還未落,辛貴妃已讓杜鵑將她帶到後麵去,防止她又亂說話。小

    公主不明所以,卻還是老老實實的跟著杜鵑走了。柳

    蔚這時倒打算主動上前,去看看什麼情況,可她剛一動,辛貴妃與太子同時瞪向她。本

    來就事不關己,跑上去多手幹什麼?自找麻煩嗎?柳

    蔚讓兩人盯著,隻能又退回去。

    數雙眼睛繼續沉默的盯著鸞轎上的汪嬪,都在等著太醫趕來。過

    了好半晌,一位身著官服的年輕太醫才急急過來,眾人連忙讓開一條道兒。

    太醫給汪嬪把了脈,臉上的表情不太好:“應是動了胎氣,先送回宮去。”玉

    花連忙吩咐起駕返回。

    可道路讓兩輛鸞轎擋著,紅芳閣的人進退不得,都目光一致的看向辛貴妃。既

    然要顧著紅芳閣的轎子先行,那最次的,也得讓常緣殿的轎子退到後方百米外的轉角處。

    辛貴妃心是咽不下這口氣的,但人命關天,她就是惱得頭都冒火了,也必須做出讓步,否則便是不慈,便是謀害皇嗣。這

    後宮,貴妃辛氏要說服誰,也就隻有當朝皇後一人,可她現在卻要給一個刁滑奸詐的低嬪讓路。辛

    貴妃臉色不善,握緊了拳,待沉默了好片刻,才不甘不願的後退半步。太

    子正要吩咐常緣殿的轎子原路返回,好讓出道路,身後的柳大夫卻不知何時走到他身邊,拉了一下他的衣袖。

    太子感覺衣袖被扯,回過頭時,就看到柳大夫踮著腳尖,往他耳邊湊。

    他蹙了蹙眉,正要問什麼事,就聽柳大夫細聲說了一句:“假的。”

    太子一愣。柳

    大夫音腔中帶著一絲不屑:“看那邊。”

    太子隨著她所言,朝右邊看去,就見被宮人圍住的汪嬪,不知何時,臉上正浮現著一抹笑意。

    這笑容稍縱即使,片刻後她又滿臉痛苦的哀叫起來。太

    子這時也意識到其中門道了,但他實在想不明白,就因為一個轎子先行還是後行的問題,值得這位妃嬪造這麼大的動靜,甚至拿龍種說笑?

    柳蔚看出太子不解,嗤笑道:“女人的心眼,在某些時候,比針眼還小。”

    太子陳訴事實:“你也是女人。”

    柳蔚聳肩:“對,所以我也很小氣。”太

    子挑眉:“那你想……”

    柳蔚咂了咂嘴,走到辛貴妃身邊,在辛貴妃耳邊也嘟噥了幾句。辛

    貴妃剛聽完臉色就變了,而後她眯起眼睛,思索片刻,突然往旁邊一歪,直直往後倒去。

    柳蔚眼疾手的將她扶住,然後配合的喊道:“來人啊,貴妃娘娘暈倒了!”

    旁邊一直看著的太子:“……”

    太子是真的無語了,他完全搞不懂,這些女人都是怎麼想的,你壓我一頭,我壓你一頭,使這些雞毛蒜皮的小手段,有什麼意義?直

    男不懂的意義,柳蔚領著辛貴妃,玩得是風生水起。

    剛才的年輕太醫又被拉過來給貴妃診脈,發現脈象並無異樣,有些迷糊。

    柳蔚就一臉質疑的問:“您會看嗎?”

    眼中的輕蔑,明顯是看他年紀輕,不信任。

    年輕太醫被激了,立即道:“本官自然會看,貴妃娘娘氣虛體弱,這是站久累著了,先送娘娘回宮。”柳

    蔚便對紅芳閣的人道:“這離青凰殿近,貴妃娘娘先去青凰殿躺躺,你們轎子挪一下,這邊好走。”紅

    芳閣的人有些躑躅,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又都看向鸞轎上的汪嬪。

    汪嬪一張俏臉白生生的,一看就是被氣得不輕。

    柳蔚對她挑挑眉,卻是對玉花道:“還不趕緊,貴妃娘娘若有個什麼三長兩短,你擔當得起?”玉

    花細聲細氣的爭辯:“可我們家娘娘也……”

    “你說什麼?”柳蔚加重了聲音問。玉

    花被唬得心肝一震,連忙對紅芳閣宮人吩咐:“後退,後退,讓常緣殿的轎子先走。”裝

    了半天病的汪嬪狠狠的瞪著玉花,牙都咬碎了。

    

Snap Time:2018-08-20 04:56:37  ExecTime:0.2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