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醫狂妃》全文閱讀

作者:誰家MM  法醫狂妃最新章節  法醫狂妃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法醫狂妃最新章節第1586章自己的心聲,竟然被此人竊聽了(18-07-27)      第1585章本少爺,重重有賞!(18-07-27)      第1584章把天捅了,你姑姑也會護你周全!(18-07-27)     

第1513章已經步入了她可以無法無天的時代了


    常緣殿外殿的小亭子,文清公主已經等得不耐煩了。小

    小的女娃今個兒穿了件粉粉的小襦裙,頭上梳了兩個花苞髻,整個人就跟待放的花骨朵似的,玉雪可人,機靈嬌俏。文

    清公主望著正殿的方向,撅著小嘴,不高興的問身邊的嬤嬤:“母妃還未好嗎?這天都黑了。”

    伺候的嬤嬤一臉為難:“小公主,貴妃娘娘今個兒應是抽不出空了,皇上在常緣殿用了晚膳,必是還要留宿的,咱們今個兒,應是去不了皇後娘娘那兒了。”

    文清公主把嘴撅得老高,都可以掛油瓶了:“母後早早就差人來吩咐了,母妃都答應清兒,待父皇一走,就帶清兒去青凰殿看望母後的……”嬤

    嬤麵露苦惱:“可是皇上未走啊。”

    文清公主生氣的環起雙臂,背過身去,不理嬤嬤。

    嬤嬤哭笑不得的勸:“皇上疼愛貴妃娘娘,這不是好事嗎,小公主往日不念叨著想見皇上嗎?今個兒皇上呆的久,公主可要進去請安?”“

    不要。”一貫乖順可愛的文清公主毫不留情的拒絕,小小的鼻子皺了一下:“清兒不喜歡父皇了……”

    嬤嬤忙叫道:“哎喲,公主可不許胡言,這要是讓人聽到了……”文

    清公主又細聲細氣的“哼”了聲,表達完自己的不滿,苦著臉問嬤嬤:“那清兒不能穿新裙子去見母後了嗎?”

    嬤嬤也不知文清公主明明是貴妃娘娘的女兒,為啥老想著皇後,隻能道:“今日是不行了,明個兒公主再請娘娘帶您去可好?”文

    清公主非常失望,低頭揪著自己的小裙子,道:“人家裙子都換好了的……”嬤

    嬤看小姑娘這樣,就有些心疼,但主子的行程,不是她做奴才能幹涉的,隻能又拿水果糕點,哄小姑娘轉移視線。因

    為貴妃娘娘教女有方,文清公主大部分時間都是聽話懂事的,但偶爾任性起來,也像大多數熊孩子一樣,讓大人束手無策。眼

    看小公主說著說著,眼淚都要下來了,伺候的下人們怕她哭了把事鬧大,都不知該如何是好。正

    好此時,辛貴妃的貼身婢女杜鵑急匆匆的出來,看到小公主不高興,她似知道小公主心中所想,壓低聲音,悄悄說:“公主,娘娘讓奴婢通知您,皇上這便要走了,娘娘讓您準備好,咱們也要出門了。”

    剛剛還要哭不哭的文清公主立馬活了過來,眼睛亮晶晶的,抓著杜鵑的手問:“真的嗎?”

    杜鵑笑眯眯的點頭:“恩,娘娘勸皇上公務為重,皇上這便要起駕禦書房了。”

    文清公主開心得直拍手。

    過了一會兒,果然見皇上起駕,從常緣殿出來,辛貴妃一臉溫柔的送他到門口,皇上回頭,瞧她一眼,道:“朕明日再來瞧愛妃。”辛

    貴妃微微含笑,理解的點頭:“臣妾等皇上。”這

    話把皇上聽高興了,他愉悅的轉身,要走時,又看到前麵小亭子的文清公主。皇

    上喊了句:“清兒。”

    文清公主興致勃勃的跑過去,給皇上請了安。皇

    上上下看她一圈兒,笑著誇:“清兒今個兒穿得好看。”

    文清公主立馬喜滋滋的摸了摸自己的裙子,炫耀道:“父皇,清兒穿的是新裙子。”

    皇上下意識以為小公主穿新裙子,是知道他來,要吸引他的注意,做父親的虛榮心得到滿足,他拍拍文清公主的小腦袋:“很好看,裙子好看,清兒也好看。”

    文清公主又低頭拉拉自己的裙角,把裙擺拉的筆直,笑的點頭:“清兒也覺得自己真好看,那母後一定也會喜……”“

    清兒。”辛貴妃及時拉了女兒一下,製止了女兒後麵的話。皇

    上不解的問:“母後?清兒是說皇後?”

    辛貴妃細細的咳嗽一聲。

    文清公主不解其意,脆生生的回:“是啊,清兒要穿新裙子去見母後。”

    皇上皺起了眉,看看天色:“現在?”

    文清公主點頭:“就是現在,母妃說,等父皇走了,我們就要去見母後!”

    皇上:“???”

    以國事為重,好不容易把皇上騙走的辛貴妃:“……”

    氣氛一度非常尷尬,皇上深深的凝視辛貴妃一眼,眼中有明顯的懷疑。辛

    貴妃下不來台,偏偏此時,等不及的文清公主,直接屈身,對皇上一伏:“清兒恭送父皇。”

    皇上:“…………”

    皇上最後還是走了,這種情況,留下來隻會更尷尬,皇上一走,辛貴妃也鬆了口氣,她不好斥責小公主,隻歎了口氣,吩咐下人:“起駕青凰殿吧。”

    文清公主樂的跑上鸞轎。而

    另一邊,柳蔚被攔在小道上,已經過去一炷香了。柳

    蔚是進宮給皇後看診的,安排接送的轎夫,自然也是青凰殿的,隻是轎子是從內務府領的,故此轎身沒有標識,讓人看不出身份,可轎夫在青凰殿當差多年,卻是從未在誰麵前低過一等的。

    柳蔚作為“外男”,不好與後妃爭執,但轎夫可不管這些。

    汪嬪娘娘是辛貴妃的表妹,這事兒宮上下都知道,辛貴妃又與皇後娘娘分庭抗爭多年,關係不睦,那汪嬪挑釁柳大夫,就等於辛貴妃挑釁皇後。

    極其護主的轎夫們,立刻使了個眼色,一半人留下保護細胳膊細腿的柳大夫,一半人跑回青凰殿搬救兵。事

    情也就是這麼趕巧。

    汪嬪其實不認識柳蔚,但她昨日被查出懷孕,身份水漲船高,甚至連隻有皇後、貴妃能乘坐的鸞轎,她都有資格擁有。這

    意味著什麼,意味著她翻身了,母憑子貴,現在的她,和以前不同了,她不比任何人卑微,她擁有了俯視所有人的權利。

    這後宮,已經步入了她可以無法無天的時代了。

    汪嬪的仗勢欺人,她自己覺得合情合理,甚至整個紅芳閣都覺得理所應當,所以,他們迫不及待的對任何見到的人示威。而

    這種示威,現在突然碰了壁。柳

    蔚不動聲色,是因為她知道轎夫已經回去叫人了,汪嬪的所作所為,皇後一清二楚,如今機會擺在眼前,冠絕後宮的一國之母,又怎會不把握機會。可

    讓柳蔚沒想到的是,青凰殿的人還沒來,常緣殿的人卻先到了。這

    條路是常緣殿去青凰殿的必經之路,這的糾紛,自然而然的,落入了正在趕路的辛貴妃眼中。

    宮中能有資格乘坐鸞轎的人不多,皇後算一個,辛貴妃自己算一個,還有就是那幾位已經成年,嫁了人,受了封的公主。辛

    貴妃先還很好奇,這路中間,怎麼停著一輛鸞轎?

    等她繞到前麵,看清了鸞轎上端坐的是何人時,她美豔的麵容,頓時染上了一抹危險。

    

Snap Time:2018-08-20 04:56:36  ExecTime:0.1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