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醫狂妃》全文閱讀

作者:誰家MM  法醫狂妃最新章節  法醫狂妃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法醫狂妃最新章節第1538章什麼?我被抓了嗎?(18-06-22)      第1537章容棱不會瘋了吧?(18-06-21)      第1536章都算計到我頭上了,還不許我反抗?(18-06-21)     

第1512章柳蔚愣了一下,倏地,又笑了!


    做夢之論,缺乏證據,實屬無稽之談。

    柳蔚自己說完,都覺得荒唐,她按著額角,搖了搖頭:“這麼小的孩子,該是不會做夢的,即使做了也未必能像成人一樣有印象,是我糊塗了。”

    可褐狼圖又無法解釋,醜醜看到褐狼時的反應,實在太過激了。前

    思後想一陣後,紀南崢最後道:“明日我還是帶醜醜去寺一趟,白狼估計也想她了。”柳

    蔚點頭答應,又囑咐讓容棱也跟著一起。經

    過雲家與小黎的兩次遭難,柳蔚現在根本不放心外祖父單獨出門。第

    二日,柳蔚進了宮。

    在見到皇後的第一刻,她便將小黎在國象監聽到的話如數告知。

    皇後聽完,愣了好長一段時間。

    “你是說,有人在本宮與辛貴妃之間挑撥離間?所以,辛貴妃果真沒有謀害本宮?”皇後問。柳

    蔚知道自己帶來的信息量有些大,皇後還需慢慢消化,她也不急,隻道:“可惜小黎雖見過那女子,卻不知她叫什麼,故此,也不好判斷……”皇

    後一把握住柳蔚的手:“隻要見過便好,改明兒你帶小黎進宮,本宮招來後宮佳麗,由他一一辨明便是!”

    柳蔚卻搖頭:“如此,豈非打草驚蛇。”

    皇後皺眉:“那……”

    柳蔚安撫的拍拍皇後的手:“娘娘當局者迷,那人三日前既出過宮,按說,內務府應是有所記錄的,娘娘派人去審查一番,自是一清二楚。”她

    這樣一提醒,皇後才反應過來,忙差人去辦。

    待辦事之人離去後,柳蔚便拉著皇後,給她診脈調息,等又過了一個時辰,派出去的人才回來,並奉上一疊名冊。

    名冊上是三日前所有宮內宮外,上至後妃貴胄,下至太監宮女的進出皇城記錄,翻了七八頁後,皇後在上頭看到了鮮明的兩個字。“

    汪嬪?”皇

    後皺起眉,表情看起來分外不善。柳

    蔚不解,問:“怎麼了?這位後妃……”皇

    後闔上名冊,麵色凝重的看向柳蔚,道:“昨日下午,太醫例查後宮女眷,查出紅芳閣的汪嬪,身懷六甲,已有足月。”柳

    蔚頓了一下,有些納納:“這是……鮫人珠已經用上了,還是?原本就定了,要在懷孕之後用?”皇

    後搖頭:“本宮不知,可此事有些棘手,身懷龍子,現今汪嬪可算是背上了個免死金牌,本宮,亦奈她不得。”柳

    蔚抿緊唇,表情也有些糾結。過

    了一會兒,皇後突然深吸口氣,說道:“來人,去常緣殿,請貴妃娘娘過來一趟。”

    柳蔚看向皇後:“您……”皇

    後表情不好,但聲音卻很豁達:“本宮答應給她一個交代,你家小黎既已分明聽到,文清公主落水,也乃汪嬪所為,那此事,怎的也要知會辛貴妃一聲,況且,你或許不知……”

    柳蔚挑眉:“恩?”

    “汪嬪,正是辛貴妃帶進宮的,她是辛貴妃娘家的表妹。”

    柳蔚不知說什麼好,半晌憋了一句:“那貴妃娘娘,眼光倒是毒辣……”養虎為患,還養得這麼準,也沒誰了。皇

    後也跟著笑了:“本宮就想看看,咱們這位辛貴妃知曉真相後,該是個什麼表情?”不

    巧的是,辛貴妃並未接皇後的令,因為皇上正在常緣殿。皇

    後聽到傳訊宮女的回話,臉上興致缺缺,“嘖”了一聲:“真晦氣。”

    柳蔚假裝沒聽出來,她是說皇上晦氣,也假裝沒看出來,皇後是在嫌皇上礙手礙腳,她眼觀鼻,鼻觀心,幹幹的又陪皇後說起了閑話。

    此時話題就繞到了醜醜會說話的事上了。皇

    後聽了也很高興,還順道說起了太子小時候的趣事。“

    那時太子就跟個西瓜那麼大,又圓又胖,開口叫本宮母後時,本宮還以為西瓜精活了。”兩

    人聊得開心,不知不覺時間也不早了,看樣子,今日辛貴妃是趕不過來了,皇後沒多留柳蔚,讓她早些出宮,晚了路黑。柳

    蔚告辭了,出來的時候,不巧正看到太子。柳

    蔚現在看到太子,就想到西瓜,又有點想吃西瓜了。

    太子本要進去,猛然間看到柳蔚,倏地停下腳步,問她一句:“聽聞前兩日,柳大夫家出了些事?不知現下可忙完了?”

    柳蔚猜測他說的應該是六王那件事,太子與雲家關係極好,雲家出了這麼大的事,他不可能不知道,可礙於身份緣故,他應是不太好親自慰問的,畢竟一邊是他的親皇叔,一邊是他的親表舅,手心手背都是肉。柳

    蔚便點頭,隨意的安撫他兩句:“已經處理好了,不過是有些小人故弄玄虛,興風作浪,事敗之後,暫時倒沒有什麼動作。”

    太子雖不太喜歡六王,但對方畢竟是長輩,他聽出了柳蔚的含沙射影,可也不敢硬接,隻道:“無事便好,也不耽擱柳大夫了,請。”

    柳蔚點了點頭,正要離開,突然回頭喊了一聲:“太子殿下,您喜歡吃西瓜嗎?”

    太子愣了一下,不解的看著她。

    柳蔚笑了一聲,也不說自己笑什麼,轉身走了。

    獨留下太子一臉莫名。

    青凰殿外,已準備好了小轎,這轎子會將柳蔚送到宮門外。柳

    蔚上了轎,轎夫麻利的抬著人往宮門走,可剛走了一會兒,轎子突然停了下來。

    柳蔚不解的撩簾看去,就見前方道路被堵,卻是一位後妃乘著鸞轎,正從中路而過。

    柳蔚看到鸞轎,一開始以為是辛貴妃,畢竟除了皇後,一般隻有貴妃才有資格乘坐孔雀雕覽的玉轎,她還以為辛貴妃應酬完皇上,要趕去青凰殿,想跟著一起回去,不怕明說,她也想看辛貴妃知道真相後的表情。可

    透過轎上羽紗,柳蔚卻隻看到一位容貌豔麗的陌生女子,這不是辛貴妃。柳

    蔚沒當回事,放下簾子,又回到轎內。

    可過了一會兒,在她轎子前,卻響起一道尖利的女音:“這是哪個宮的奴才擋路,汪嬪娘娘過駕,還不出來見禮!”

    柳蔚愣了一下,倏地,又笑了。這

    可真是,人生何處不相逢啊。

    

Snap Time:2018-06-23 10:49:59  ExecTime:0.1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