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醫狂妃》全文閱讀

作者:誰家MM  法醫狂妃最新章節  法醫狂妃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法醫狂妃最新章節第1586章自己的心聲,竟然被此人竊聽了(18-07-27)      第1585章本少爺,重重有賞!(18-07-27)      第1584章把天捅了,你姑姑也會護你周全!(18-07-27)     

第1495章抱一下能怎麼樣?小黎不懂!


    小黎溜溜達達的走在國象監內殿的後庭,這人比外麵人少,他一路過來,除了在幾個路口看見有道士駐守,並未瞧見其他人。

    順手從旁邊的花台撈了一根狗尾巴草,他叼在嘴,還閑的哼起了小曲。走

    了一段路,他看到前方人多了起來,他琢磨一下,想爬到牆頭,從邊上繞過去。

    可剛走兩步,就聽到一個嬌滴滴的女聲,從右方傳來:“那不是這邊,到底是哪邊啊?”

    國象監不管是內殿還是外殿,布置得都很像道觀,雲覓哥哥說過,國師大人是道門的俗家弟子,因此國象監的擺設布置,一開始就遵的道家門庭方向。

    可不管再怎麼像道觀,這也不是真的道觀,麵有女眷出入,也是正常。小

    黎順著聲音看去,就見一個穿著粉色衣裙的大姑娘,手捧著個托盤,正在與路過的小道士說話。說

    完了,還欠著身,往那小道士身上靠。

    小道士有些緊張,頻頻後退,一勁兒的指著另一個方向:“就是那邊,茶房都在那邊……”

    那大姑娘笑了一聲,也不知手怎麼抖了,托盤應聲而落,砸了一地碎瓷片,杯中茶水也濺了小道士一身。

    小道士慌亂的後退幾步,低頭抖弄自己的衣擺。

    那大姑娘也驚訝的捂住嘴,而後一臉抱歉的道:“是我太不小心了,道長可有燙傷,我來瞧瞧。”說

    著,就要去掀人家的衣服。

    小道士都要嚇死了,滿臉通紅,耳根發燙,哆哆嗦嗦的往後去:“沒,沒事,小道還要回去換衣裳,居、居士往那邊走便是,那邊就是茶房……”

    大姑娘見小道士真跑了,忙追上去,可小道士怕得跟被狗攆似的,一眨眼就跑沒了。大

    姑娘站在原地,氣得直跺腳。

    這時,後麵又來了一個穿藍裙子的姑娘,她似乎在旁看了好一會兒的戲了,一出來便揚聲大笑。

    粉裙姑娘扭頭看她,氣得瞪眼:“你怎在這兒?”

    藍裙姑娘笑的停不下來:“娘娘見你半晌未回,讓我來瞧瞧,我還當你是迷路了,不成想是看到了人家出家人,不顧廉恥的追著人家小道長後麵跑呢,你可真有本事啊……”粉

    裙姑娘氣得不行,卻也跟著紅了臉,道:“那小道長生的俊俏,我逗逗他還不成了?也不知娘娘怎麼了,這幾日天天都要來國象監上香,一呆還就大半天,不找些樂子,我還不得悶死了。”藍

    裙姑娘笑著靠近:“那也不能連人家道士的主意都打,若是鬧出亂子了,看娘娘懲不懲你。”

    粉裙姑娘也不耐煩了,揮手道:“人都走了,我想打主意也不成了,回吧回吧。”藍

    裙姑娘在她旁邊笑問:“你還真看上那道士了,道士有什麼好的,清心寡欲,一本正經,多沒趣兒啊。”

    “就是一本正經才有趣。”粉裙姑娘捂著嘴偷笑:“一逗就麵紅耳赤,瞧我一眼便手足無措,那若是抱他一下,還不得……”藍

    裙姑娘忙去撓粉裙姑娘的癢:“就你膽大,什麼話都敢說,我這便去告訴娘娘,說你少女懷春,讓她趕緊給你尋個婆家,把你嫁出去……”

    兩人嘻嘻哈哈的,越說越遠,小黎在不遠處看了個全程,納悶的撓頭,嘴還嘟噥:“抱一下能怎麼樣?”

    他就經常抱醜醜,還會抱娘親和容叔叔,還有太爺爺,還有玉兒姐,所以,怎麼了嗎?

    小黎想不明白,這時又看幾個道士結伴從遠處過來,他忙竄上房頂,動作極的跑向另一頭。小

    黎今日非要來國象監,也是被太爺爺撩起了興趣,太爺爺說國師是壞人,不能管他死活,小黎自然相信太爺爺的話。可

    是太爺爺是位很慈祥的老人家,他對紅家村的村民也好,對身為禽畜的白狼也好,甚至對珍珠和咕咕都非常好,小黎不知道一個人能有多壞,才能被宅心仁厚、古道熱腸的太爺爺定義為不能救,甚至死有餘辜。

    所以他就過來瞧瞧,想看看,那位國師是否真的非常壞非常壞。小

    黎從小就被娘親教導,耳聽為虛,眼見為實,雖然太爺爺不可能騙他,但那位國師大人的白發病看起來已經很嚴重,連眉毛都變色了。如

    果他真是壞人,那就不能救了,可若萬一他沒有壞得那麼嚴重,他覺得他還是可以爭取一下,回去就和太爺爺商量一下,為那位國師大人說說情。

    若是太爺爺同意他給國師治病,他還願意酌情減少一下詢費,畢竟一個時辰五十兩,好像是有點貴,四十五兩會不會好一點?那

    位國師大人看起來很年輕,年輕人都沒什麼積蓄,就像他,他就沒有積蓄,全部身家都被娘親拿走了,也不知道什麼時候還……

    心胡思亂想著,小黎也不知自己走到了哪兒,但他一低頭,竟見到了方才瞧到的那兩位大姑娘。

    粉裙姑娘與藍裙姑娘正站在屋簷下說悄悄話,兩人邊說邊笑,笑著笑著,兩人的臉都緋紅起來。小

    黎納悶的盯著她們,又看了看她們身後的房間,那是一間茶室,他能聞到房中溢出的茶香。

    琢磨了一下,小黎閃身飛過天井,直接跳到了那茶室正上方,然後撅著小屁股,扒開了一層瓦磚,影影綽綽的,他看到屋有兩人。

    因為位置不好,他看不清兩人的容貌,隻瞧見是一男一女。

    女的坐在榻上,男的離她有些遠,正在沏茶。

    “娘娘實在不該日日都來,出入皇宮本就容易遭人非議,何況娘娘在宮中,也並非安然無恙,若是一個不慎,再節外生枝,反倒給大家都添了麻煩。”這

    是那個男人說的,而後小黎就聽到那個女人回。

    “本宮也不想催的如此緊,可算算日子,各地的鮫人珠這兩日便該收攏齊全了,卻不知國師大人究竟何時才願著手煉製……”

    男人打斷女人的話:“整整五年都等過去了,還在乎這一兩日嗎?娘娘聽小道一句話,明日莫要來了。”女

    人沉默片刻,似乎有些猶豫,半晌道:“怕是這兩日,還要來叨擾道長……”

    

Snap Time:2018-08-22 11:01:38  ExecTime:0.2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