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醫狂妃》全文閱讀

作者:誰家MM  法醫狂妃最新章節  法醫狂妃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法醫狂妃最新章節第1586章自己的心聲,竟然被此人竊聽了(18-07-27)      第1585章本少爺,重重有賞!(18-07-27)      第1584章把天捅了,你姑姑也會護你周全!(18-07-27)     

第1467章別他媽挑戰我的耐心


  千孟堯身邊留有護衛,在柳蔚還沒搞清楚到底怎麼個情況時,鍾自羽已被三名護衛強行拉開,嶽單笙也忙進廳內,一臉凝重的走到千孟堯麵前。千
  孟堯“嘶”了一聲,按了按自己的脖頸,手指染血。他
  目光陰沉的盯著鍾自羽,眸子極黑,冷冷出聲:“你是當真不想活了。”鍾
  自羽掙紮了兩下,因沒有內力,硬是沒掙開三名護衛的手,護衛還反剪著他的胳膊,按壓他的後背,想讓他給千孟堯跪下。鍾
  自羽眼底盡是殺意,狠戾極了,掙紮著死不屈膝,後腰被護衛踢了好幾腳。“
  放手,放手!”魏儔衝過去想把鍾自羽救出來,但情況不明,他不敢大打出手,隻能將求助的目光,移向門外的柳蔚。柳
  蔚這會兒回過神來,擰著眉走進戰圈,正要說點什麼,就聽千孟堯寒聲命令:“將他殺了。”
  這話不是對著三名侍衛說的,卻是對嶽單笙說的。柳
  蔚看向嶽單笙,嶽單笙麵無表情,但雙拳緊握,可以看出他現在的心情也很煩躁,而對於千孟堯的命令,他遲疑了片刻,竟真從腰間掏出武器。魏
  儔氣得大罵:“你是他的狗嗎?讓你幹嘛就幹嘛,什麼時候長的奴才相!”嶽
  單笙盯了他一眼,眉頭緊蹙。千
  孟堯一拍案幾,斥:“!”
  嶽單笙慢慢走向鍾自羽。
  鍾自羽就這麼看著他,眼中不是昔日麵對嶽單笙時慣有的卑弱與愧疚,而是氣憤,燒紅眼的氣憤。
  柳蔚看情況實在不對,不得不站到鍾自羽麵前,擋住嶽單笙的靠近,問千孟堯:“王爺,是不是有什麼誤會?”
  千孟堯眼底的冷傲不減,嗤笑道:“容夫人不是都瞧見了嗎,他行刺本王,人證,物證,均在。”柳
  蔚皺眉:“在下也瞧見,是您先動手,您朝他潑水,這又是為何?”千
  孟堯揚了揚下巴:“本王手滑,怎了?”
  那這不就是故意找事嗎?在
  西進縣時,因為鍾自羽潛入李府,還傷了千孟堯後,這兩人就結了梁子,後看在嶽單笙的份上,千孟堯放了鍾自羽,卻一再的對其多番打探,還從容棱柳蔚這下過功夫,挑撥離間。柳
  蔚也不知千孟堯為何這般執著的憎惡鍾自羽,在她看來,這兩人的恩怨,就像過家家那麼小打小鬧,反正她當初跟鍾自羽的仇怨是大多了,要不是在海上,當真是鍾自羽與魏儔救了她一命,她也寬不下心,容得這兩人跟著自己這麼久。有
  怨報怨,有仇報仇是沒錯,但千孟堯這可是有點過分,在雲府碰個麵,當著雲家幾位夫人的麵,就要把人家處理了,理由還屬於蠻不講理範疇,太說不過去。
  柳蔚歎了口氣,問旁邊已經看傻的洪氏:“三夫人,容棱可在府中?”
  穩如泰山的千孟堯稍稍滯了滯。
  洪氏結結巴巴的道:“容,容公子嗎?好像在後院。”
  柳蔚遣了個丫鬟去叫容棱,又上前按住嶽單笙的手,把他的刀拿過來,嶽單笙掙紮了一下,到底還是沒跟她拗。
  柳蔚把刀放到一邊,又讓下人去拿金瘡藥和布,而後走到千孟堯麵前道:“先給您包紮。”千
  孟堯繃著臉,沒做聲,側著頭,讓她上藥。看
  了那傷口的尺寸,柳蔚有點驚訝,他以為沒傷到根本,卻沒想鍾自羽也挺狠的,直接往人家動脈上戳,要不是護衛攔得早,恐怕真會釀成大禍。
  她回頭瞪了鍾自羽一眼,譴責他沒輕沒重,鍾自羽抿緊了唇。
  傷口包好後,容棱也到了,路上下人已對他說明情況,容棱一來,柳蔚便對他耳語兩句。聽
  出柳蔚這態度是要保鍾自羽,容棱不太高興,但終究麵上不顯,隻問千孟堯:“提前回京,可是計劃出岔?”千
  孟堯來雲府就是來找容棱的,看容棱跟柳蔚交頭接耳,就知道今天這鍾自羽是殺不成了,他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的哼了一聲,起身道:“出來說。”要
  跟容棱單獨商談。
  臨走前,千孟堯卻故意沒吩咐護衛放手,三名護衛把鍾自羽勒得手臂都青了。魏
  儔著急,拽拽柳蔚衣角。柳
  蔚把衣角扯回來,麵無表情,鍾自羽對千孟堯下這麼重的手,他也不無辜,現在吃點苦頭還不樂意了,那之前較那麼大勁兒做什麼。等
  千孟堯與容棱說完,再回來時,他才大發慈悲的讓人放過鍾自羽,魏儔忙給鍾自羽揉手,看他手腕血都死了,腫成一塊,又瞪嶽單笙,他把千孟堯的錯,都怪在嶽單笙這狗腿子身上了。
  嶽單笙根本不在意,看都不看一眼,魏儔生氣,鍾自羽也氣,柳蔚咬著牙,在兩人背上一人拍一下,道:“還不走!”
  魏儔被拍疼了,扭著手去捂背,敢怒不敢言,鍾自羽沒吭聲,卻還是緊盯著嶽單笙,他就想知道,他這麼驕傲的一個人,為何要對這汝絳王如此伏低做小!他的自尊呢?他的傲氣呢!被狗吃了!
  柳蔚把兩個闖了大禍的熊孩子帶回客院,雲府的下人受了夫人的命,去給他們安排客房,柳蔚就在院子質問他們:“到底怎麼回事?”魏
  儔告狀:“是那個狗屁王爺先動的手,你也聽到了!”
  柳蔚一巴掌扇他頭上:“那你們見到了他們,怎麼不避著點?還非起爭執,圖什麼?”
  魏儔委屈:“憑什麼我們要避他們?是那位夫人安排我們去前廳招待,我們先到,他們晚到,應該他們走!”柳
  蔚氣得又想一巴掌,魏儔機敏的躲開了,跑遠了還振振有詞:“本來就是!我們為什麼要怕他們!”柳
  蔚打不到人,按著太陽穴又問鍾自羽:“你也這麼認為?”
  鍾自羽臉色很差,圖了一時之後,卻需柳蔚與容棱為他求情,說嶽單笙傲,他又何嚐不傲,小時候什麼苦都吃過,就是沒吃過虧,現在沒了一身武藝,卻像個廢物一樣,撒點氣都擔不起下場,他氣千孟堯,也氣嶽單笙,更氣自己,氣自己沒用!
  柳蔚瞧他那眼神竟有凶煞,眼神一緊,“啪”的一下,扇了他一巴掌。
  鍾自羽臉都被打歪了,睜大眼睛,錯愕的看著她。
  魏儔也嚇了一跳,跑回來問:“你幹什麼!”
  柳蔚上前一步,揪住鍾自羽的衣領,冷聲警告:“我知你在想什麼,但你最好給我什麼都別想,我容得下你,是因你尚有一顆悔改之心,若你重蹈覆轍,鍾自羽,第一個殺你的,就是我,聽懂了嗎!”鍾
  自羽頓了一下,眼神閃爍一下,又揮開柳蔚的手,轉身憤然離去。魏
  儔沒追,握拳質問柳蔚:“幹什麼總欺辱他,他已經夠可憐了,今日之事,本就不是他的錯,憑什麼都要怪他?那個什麼屁王爺,就因為他有權有勢,你們就甘心給他當狗,一個個的,都他媽惡心!”
  柳蔚沒有聽人罵自己的習慣,她一把揪住魏儔的衣領,指著離去的鍾自羽道:“你方才沒瞧見嗎,他的眼神。”剛
  才為了避柳蔚打他,魏儔溜到了回廊那邊,的確沒看到鍾自羽什麼眼神。
  “我上次見他露出那種眼神,還是在古庸府。”柳蔚臉色發黑,沉沉的道:“狼終究是狼,哪怕被砍斷四肢,挖掉筋骨,骨子還是頭狼,吃人的狼,我知道千孟堯是故意找茬,知道鍾自羽是咽不下這口氣才反擊,但這不代表,我能允許他變回以前那樣,他以前有多瘋,你親眼目睹,怎麼,還想試試助紂為虐的滋味?還想像以前一樣,幫著他濫殺無辜?我告訴你魏儔,我他媽也不是吃素的!別試著挑戰我的耐心!”
  

Snap Time:2018-10-23 17:09:01  ExecTime:0.1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