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最強修真學生》全文閱讀

作者:林北留  都市最強修真學生最新章節  都市最強修真學生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都市最強修真學生最新章節第1245章沒資格教我(二更)(18-06-23)      第1244章真正的高手(一更)(18-06-23)      第1243章順手解決(十二更)(18-06-22)     

第1215章隨手指點


    愛信不愛!

    林天對肖飛圓聳了聳肩,對於這家夥他也懶得多解釋。

    “哎,兄弟,下次收斂收斂,別再像這樣扯得沒邊,收不住場,大家都難堪呀!你看班長都生氣了!”

    肖飛圓看著林天一副渾然不在意的樣子,也滿是無語了,最後搖頭說道:“你先自己看看,我先去替你和班長道個歉!”

    說著,肖飛圓屁顛屁顛的離開了。

    等肖飛圓離開,林天直接在熬藥的隔間坐了下來。

    林天將桌子上的答題卡重新拿起,再次一一看過。

    十來張,都寫了各種五花八門的問題。

    隨手抽出一張,林天拿起桌子上的筆,刷刷的寫了起來。

    可寫完之後,他卻歎氣搖頭不已。

    “我是不是寫得太粗糙了,這些學生可能看不懂吧?但要詳細寫起來,那得一大堆啊……”

    林天看著跟前自己的寫的,眉頭皺起,輕聲自語了一句,將答題卡放下,有些興趣索然。

    眼前這些問題,對於他而言,都太簡單太簡單了!

    可硬是這般簡單的問題,林天寫出了答案,覺得那些學生未必看得懂。

    他又懶得寫得太詳細,如今時間也不夠。

    轉而。

    林天目光落到了一旁的藥物殘渣上。

    邊上的是一個鋼化玻璃槽子,專門用於盛放藥物殘渣的,方便於統一處理。

    這用於熬製藥物的,一般都是普通草藥,能蘊含的靈氣,非常非常少。

    不過,如果這些殘渣加以利用,卻又能變廢為寶。

    “如果能利用這些殘渣,改良四合院的土壤,速度將會加,長期以往,哪的土壤蛻化,絕對更加適合種植太玄草!”

    林天捏了捏鋼化玻璃槽子黑乎乎的藥物殘渣,心下已經有所決定與計劃。

    黑乎乎的殘渣在手心,林天還能感受到不少藥力在波動。

    甚至,綜合起來,還能感應得一絲一毫的靈氣。

    隻能說,這些學生熬製藥物浪費太多太多了。

    其中的隻有很少很少一部分藥力被轉化成藥物,而這轉化,興許隻有百分之一二,甚至更少。

    剩下的,可以說都化為烏有蒸發或者殘留在這些殘渣。

    得找個辦法與冼扶玲溝通溝通,或者直接和高昕寒說,這些殘渣允許我來處理!

    如此想著,林天起身走出隔間,沿著煉藥室廊道走去。

    不少人見著林天來,都是不由暗中搖頭,或者直接不理會。

    林天也不在意,他走了一圈,隨後在一個隔間邊停下了腳步。

    隔間,高亞楠與翁小燃正在一起熬製著什麼藥物。

    當然,林天是不知道這是翁小燃,依然以為是姬小妖。

    觀望了一會兒,林天認出了其中的兩樣藥草,竟然是靈草,很他不由對高亞楠提醒道:“那兩種藥物得分開煉製,然後再進一步融合煉化,否則你這煉製的東西,八成要失敗!”

    “流氓,你胡扯什麼!”

    高亞楠對林天瞪著美眸,不屑道:“這是藥方上的煉製步驟,你以為是你嘴上胡扯沒邊麼!”

    不論是她還是一旁的翁小燃,對於煉丹上,都有著一定的基礎,特別是翁小燃,現代醫學知識也許比不過冼扶玲這類,但論藥物熬製、煉藥製藥上,翁小燃絕對甩冼扶玲幾條街。

    因此。

    她們兩人如何會聽林天的話!

    “不信算了,反正我隻是隨手指點,好心幫你一下而已!”

    林天聳了聳肩,很是無奈,他原本想借此幫忙一下,能接觸高亞楠,得到對方的好感,看來還是失敗了。

    不過林天也不急,遲早能將那女孩找到。

    看著時間差不多要到放學了,林天也不等肖飛圓,一個人獨自離開了。

    不久。

    放學,醫學部的人也逐漸散去,隻剩下冼扶玲和高亞楠以及翁小燃等三人。

    而冼扶玲在看到翁小燃熬製藥物的手法後,既滿是激動又滿是敬佩,頓時連連求教,就差沒忘了外邊時間的流逝。

    也就在這時,有一道身影,踏步走進了醫學部大樓的二樓上。

    那是個穿著暗灰色唐裝的老者,他漫步走來,一直走到了高亞楠等三女身後。

    “妙極啊!真是後生可畏,這熬製重要的法子,我老頭子還是第一次見到!那兩種草藥,老頭子也沒見過,但貌似不應該放在一起煉製,不然藥力要完全被毀了……”

    老者看著翁小燃煉製完,不由長歎出聲。

    之前三人都沉浸熬藥中,突然聽到輕歎聲,都連忙回頭。

    “啊……江神醫!”

    其中,冼扶玲看清老者,頓時瞪大美眸,驚呼出聲。

    如果林天在這,定能看出,這出現的老者,赫然就是大名鼎鼎的華夏中醫國手江千宇!

    這老頭子,竟然自己一個人跑到這來了。

    “江神醫,您怎麼來這了?”

    而冼扶玲早就激動得發蒙了,連忙問道。

    對於江千宇,冼扶玲早就聽聞,其名氣之大,威望值高,如雷貫耳。

    再者,對方還是學院的名譽教授呢!

    “哈哈……咱們學院學會生醫學部,一直都是學生當中最頂尖的人才聚集地,老頭子難得過來,當然要來看看!”

    江千宇朗聲笑著開口,話語間透著濃濃的讚賞,同時又道:“你就是冼扶玲吧?真是難得的人才啊!”

    聞言冼扶玲俏臉一紅,連忙擺手:“江前輩,我……我還需要更加努力的學習,與您比起來,就如隔著十萬大山!”

    “這位江老爺,您剛才說這兩種草藥分開煉製?您也這麼覺得麼?”

    這時翁小燃瞪眼看來,急聲問道。

    “應該是吧!這兩種草藥老頭子我不認得,但以我幾十年的經驗,還是有點眼力的!不過小女娃,你的熬藥手法,太厲害了!”

    江千宇也有些不確定,但最後還是點頭道:“不過之前還有其他人叫你們這麼做?”

    “是啊,是我們剛入學的一個新生!我現在嚐試看看……”

    翁小燃愣住了,接著才滿心驚疑的回應,同時根據江千宇所言,她開始著手熬製起來。

    “江前輩,那就是個愛吹牛的學生!也許他隻是碰巧蒙的!”

    冼扶玲想到林天,就不由得來氣,搖頭回道。

    同時將之前發生的事給說了。

    這讓得江千宇也不由得點頭,覺得一個新入學的新生,大概也是蒙的。

    隻是此時,這個被稱作愛吹牛的學生,已經準備趕往臨床醫學院的藥房那,與江千宇會麵。

    不過剛走不遠,碰巧遇到了匆匆走過的方詩蕾。

    “啊……林天!”

    看到林天,方詩蕾不由想到昨晚的事,俏臉不由一紅,神色間有些慌張,但最後她強作鎮定,連忙道:“正有人找你呢,是臨床醫學院大一二班的班長呂夢瑤,她就在臨床學院邊上等你!”

    林天也是有些尷尬,摸了摸鼻子,和方詩蕾說了聲謝謝,便趕往臨床醫學院。

    在學院外邊,已經站著一個俏生生的身影,正是上次見過的呂夢瑤。

    “你叫林天?”

    看到林天走來,呂夢瑤開口問道。

    “我就是!”

    林天點點頭,一臉疑惑回道:“呂同學找我有什麼事麼?”

    “不是我找你!是你上次差點闖禍了!藥方的祝老找你!”

    呂夢瑤微微搖頭,說道:“馬老師說你上次送藥方過去,是不是做了什麼?”

    找我?看來是為了那藥方了!

    林天有些詫異,旋即笑著道:“沒做什麼,我隻是隨手寫了一張藥方讓他們熬製!”

    “什麼!你怎麼能亂來呢!”

    呂夢瑤兩眼一瞪,一臉不敢置信,旋即無語道:“林同學,現在跟我過去,等下記得要好好與祝老認錯!”

    聽得這,林天不由無語搖頭。

    認錯是不可能認錯的,不過正好他也是要前往藥房,江千宇那老頭在那等著呢,對方都再三請求了,還是得過去看看情況,如果沒什麼太麻煩的,做個學院的客座教授也無妨。

    

Snap Time:2018-06-23 10:48:58  ExecTime:0.3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