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最強修真學生》全文閱讀

作者:林北留  都市最強修真學生最新章節  都市最強修真學生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都市最強修真學生最新章節第919章我要帶你回家(18-02-08)      第918章杜妙樹的計劃(18-02-08)      第917章先斬一臂(18-02-08)     

第919章我要帶你回家


    “具體情況,你現在回來和我說清楚!”

    電話那一頭,略微沉默了半晌,隨後傳來了一陣沙啞的聲音,無形中不怒自威。

    “爸,我馬上回去!”

    杜妙樹鄭重應了下來,催促前邊的司機開點。

    車子沿著西子湖畔的大道疾馳,穿過整個東海市中心,來到了城市東麵的雁山區的一座龐大的延綿而去的巨山前。

    此處,就是東海有名的雁山!

    如今是夜晚,抬頭眺望去,能看到一條條繞著雁山山嶺盤旋與延伸去的城市大道。

    兩邊的路燈,就如彩帶一般,將整座大山給裝飾竄連起來。

    在山上,隔著一段距離,便有著一座豪華別墅。

    這,是東海市極為著名的富人別墅區——雁山柯橋園。

    杜妙樹的車子沿著山上的道路前行,一直來到了雁山一座最為高大的山嶺頂部,才在一座巨大的別墅前停了下來。

    站在這山頂上,朝西看去,能遠眺整座東海市區,塵世繁華,朝東望去,能遠觀遠處的東洲灣,一到了錢塘潮水高峰,滔天巨浪如橫空匹練,氣吞萬如虎。

    可以說,這山頂別墅是柯橋園內最為奢華的建築之一!

    不論是位置、風水、裝飾等等,都是最頂級的。

    而能住在這的,其身份與背景自然不一般。

    這個別墅,是東洲大佬杜閱笙的私人別墅之一!

    杜閱笙,東海市海清幫第一人,海清幫的真正掌控著!

    也就是杜妙樹的父親!

    杜妙樹從車上下來,踏步走進了別墅。

    別墅大廳,隻有兩個人。

    一個是一個穿著棕色睡衣長袍的男子,看去五十多歲左右,麵目見與杜妙樹有些相似。

    此人,正是東海的頂級大佬之一,杜閱笙!

    對麵,則是一個老者,穿著一身唐裝,在與杜閱笙下棋。

    此人叫杜河,自小就跟著杜閱笙闖南走北,一起打拚出了海清幫這等大勢力。

    據說,杜河在年輕時候是個孤兒,是杜閱笙救了他一命。

    感激於杜閱笙的救命之恩,杜河後來改了姓,一直追隨杜閱笙出生入死!

    “爸,河老!”

    杜妙樹走上前,恭敬的見禮,才在一旁的沙發坐下。

    “說說怎麼回事!”

    杜閱笙頭也不抬,捏了一個子放下後,輕聲道。

    “東啟會已經確定是與七星會走到了一起了!”

    杜妙樹微微沉吟了一下,最後才緩聲道:“最重要的是,劉賓之子劉愷,很可能要拜入仙山宗門了,叫什麼江神宗的!”

    江神宗!

    杜閱笙與杜河霍然抬頭,臉上露出震驚之色。

    江神宗他們自然是沒去過,但早就聽聞這時一個東洲的神秘仙山宗門。

    傳言,這仙門,就是站在鐵劍門背後的。

    而鐵劍門,就是在背後支持東啟會的古武門派!

    到了杜閱笙這等位置,這方麵的消息,自然是知道得比較多。

    古武門派的武道宗師,他是見過不少,但真正的仙山宗門強者,卻從未能一睹其風采!

    “難道劉愷身懷修仙天賦?這下麻煩了!”

    杜閱笙深吸了口氣,眉頭皺起,形成了一個川字,神色間滿是擔憂與凝重,他沉默了一下,最後抬頭道:“之前你電話說有高人相助,說說是怎麼回事!”

    “今晚在西子湖的雷鋒島舉行了國術交流,出現了一名少年宗師……而後還有楚安陵與李懷山在西子湖開了武館,背後是柳念光投資……、”

    杜妙樹微微頷首,開口說道:“武館聚餐上,劉愷帶著七星會的人來,最後是那名少年宗師是柳念光外甥女柳奈兒以及同學金毓婷等人的朋友……”

    在雷鋒島國術交流和武館聚餐發生的事,杜妙樹理清了一下,隨後有條不紊的給杜閱笙講解了起來。

    良久。

    杜閱笙聽完了杜妙樹的話,深吸了口氣,神色鄭重,道:“後天就是龍門門會晤,我們淮南各大勢力聚集,高手如雲,我們單靠著你河叔與魏老,很可能頂不住!這樣,你派人將那名少年高手打探清楚,明天我親自前去拜訪,懇求其能助我們一臂之力!記住,讓你下邊的人,絕對不能驚擾到那位少年前輩9有,柳奈兒和金毓婷等小女孩,以後不可得罪,隻能交好……至於其他事,先別理會!”

    “爸,我記著了!現在我再返回去,親自查探……”

    杜妙樹很是鄭重應了下來,轉身重新離開。

    等杜妙樹離開後,杜河抬起頭,道:“笙哥,那東啟會如何應付?”

    “哎,如果劉愷真的拜入了江神宗,確實麻煩!”

    杜閱笙歎了口氣,搖頭道:“這事,已經不是我們能應付的了,之前有七星會,如今多了江神宗,我們根本沒任何的招架之力!唯有等過兩天的武會上,我們將這事反映給上邊的血花山了!”

    ……

    離開武館後。

    金毓婷很固執,非要送林天回到酒店,最後還死纏爛打的要了林天的手機號碼。

    林天無奈,也不好與一個小丫頭爭執,索性給了。

    回到酒店,林天沒有睡下,而是直接在陽台盤坐了下來,緩緩運轉著體內的九轉三生訣。

    時間如流水。

    一夜悄然過去。

    翌日清晨,林天轉醒過來。

    而在他洗漱一番後,舒意剛好打來了電話。

    “我現在在公司,你打車過來好不好?等我將這早上的事忙完,最多半個小時!”

    打來電話,舒意顯得很是歉意,那邊還傳來許多嘈雜聲,顯得極為忙碌,而後她又道:“忙完了之後,我要帶你回家!”

    帶我回家?

    這是要見家長的節奏麼!?

    林天微微一愣,臉上瞬間懵逼,但舒意都這般幹脆的,作為一個男的,彼此還發生了那等關係,林天也不是矯情之人,頓時笑著道:“舒意姐,沒關係,我馬上就打車過去,直接找你就是了!”

    掛了電話,林天出了酒店,打車前往舒意的公司。

    雲夢集團!

    這是東海市有名的上市集團公司,舒家下邊的產業,如今是舒意一手執掌。

    隻要是的士老司機,都知道雲夢集團,因此上了車報了名,司機什麼都不問,直接開車前往。

    

Snap Time:2018-04-23 06:02:49  ExecTime:0.1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