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山之陰陽鬼醫》全文閱讀

作者:鬼哭老朽  茅山之陰陽鬼醫最新章節  茅山之陰陽鬼醫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茅山之陰陽鬼醫最新章節第2256章暗血修羅【第二更】(18-07-13)      第2255章是非對錯【第一更】(18-07-13)      第2254章危險光臨【第二更】(18-07-12)     

第2207章雪山【第一更】


    根據定星石的顯示,遠古祭壇坐落在極魔煉獄的北部,甚至比放逐之地還要遙遠幾分。

    眾人乘坐著太初,一路北上,飛躍過荒蕪的大地,來到了連綿的雪山。

    周圍的環境惡劣,靈氣稀薄,魔族人很少踏足於此,方圓幾十內,已經看不到人煙了。

    莊小雅收回目光,有些不安地說道:“這常年飄雪,不知道祭壇會不會被大雪掩埋。”

    誅天也不能確定,畢竟他也從未來過這。

    敖廠長從閻寧的衣領中探出腦袋來,睡了許久的它還有些發蒙。

    “小敖!”

    莊小雅呼喚了一聲,頓時引起了敖廠長的注意,隻見它飛地鑽出閻寧的衣領,來到莊小雅的身邊,小腦袋親昵地在莊小雅的臉上蹭了蹭。

    “好久不見呢!”莊小雅微笑著捧住敖廠長。

    敖廠長張了張嘴巴,模樣倒是可愛。

    “這都幾年了,怎麼不見它長個兒呢?”杜胖子在一旁問道。

    敖廠長回過頭,這才注意到杜胖子他們的存在,眼中不由得露出一絲疑惑之意。

    “這家夥已經不認識咱們了!”修加運笑道。

    敖廠長白了修加運一眼。

    “看樣子它對你的印象很深,哈哈!”薑武拍了拍修加運的肩膀。

    閻寧拿出了一瓶爽歪歪,敖廠長頓時開心起來,四隻爪子一起抱著瓶子,整個腦袋都探了進去。

    “這是什麼東西?”誅天不由得問道。

    閻寧還沒來得及解釋,敖廠長便吐出了一段龍語,誅天聽了,不由得大驚:

    “什麼?世界上還有這種靈丹妙藥,能夠提升我們龍族的實力?”

    敖廠長十分認真地點點頭。

    誅天咽了咽口水,將目光投向了閻寧的須彌戒。

    閻寧哭笑不得,連忙也拿出一瓶丟到誅天的手,敖廠長見了,頓時不答應了,對著誅天嗷嗷叫喚。

    隨後,誅天非常不情願地打開蓋子,又把自己的爽歪歪分給了敖廠長大半,敖廠長這才滿意。

    “你怎麼不喝?”閻寧見誅天直接把爽歪歪收進空間法器,不由得問道。

    “這等靈丹妙藥,還是等到以後需要之時再喝吧。”誅天非常認真地說道。

    閻寧等人哭笑不得,杜胖子他們更是憋得滿臉通紅。

    要是誅天知道爽歪歪隻是人界小孩子喝的飲料,不知道會作何感想。

    堂堂妖皇級別的黑龍,卻把一個小孩子的飲料當做寶貝珍藏……

    不過既然誅天已經如此認為了,那麼就讓他繼續這樣吧。

    告訴他真相的話……多沒意思呀?

    “閻寧師兄,我們馬上就要抵達定星石的目標位置了。”

    這時,黃千千在駕駛座上喊道。

    眾人也不看誅天的笑話了,而是打量著沙盤。

    沙盤上,太初懸在半空中,下方是一座雪山,大雪覆蓋了恐怕有一米厚,一些數目艱難地生長著。

    “前方……除了大雪以外,什麼都沒有看到,”黃千千不確定地說道,“大祭司給的位置難道不準確嗎?又或者遠古祭壇已經被大雪掩埋?”

    “應該不會。”

    閻寧搖了搖頭,喊上薑武,兩人一起離開太初,準備下去調查一番。

    薑武修煉的是陣法法則,應該對眼前的場景能夠有些幫助。

    太初的艙門剛剛打開,冷風就灌入太初當中,杜胖子忍不住打了一個寒顫:“這兒怎麼這麼冷,我可能是一個假的仙王……”

    自從成仙以後,溫度對他們而言影響並不是特別大,至少杜胖子在人界的時候去過南北極,穿著花褲衩就出門了。

    然而在這兒,他們卻是真真切切地感受到了寒意。

    莊小雅眉頭一皺,忍不住捂著自己的肚子。

    “你怎麼了?”閻寧關心道。

    莊小雅露出一絲笑容,道:“可能是你兒子受不了涼。”

    閻寧聽了,默默地脫下自己的外套,給莊小雅披上。

    “我們去去就回。”

    “好。”

    閻寧與薑武直接跳下飛梭,艙門很關上。

    仙氣在兩人的腳下凝聚,使得從高空跳下的兩人並沒有狼狽地被大雪吞噬。

    周圍刮著冷風,鵝毛大雪傾瀉而下,落在閻寧的肩膀上,卻在瞬間被熾熱的溫度蒸發。

    在閻寧的體表,附著著一層淡淡的純陽極火,避免了寒氣的入侵。

    “離門,虛火,開!”

    薑武一跺腳,周圍的地麵上頓時被仙氣勾勒出一個巨型八卦陣,其中離門的方向亮了起來,一股火焰之力將薑武包裹。

    “喲,挺帥的嘛!”閻寧打趣道。

    薑武自信一笑:“那可不,咱們在人界也沒閑著。”

    “修為是沒落下,但那不知道你這尋龍點穴的觀風水之術,有沒有進步。”閻寧道。

    “閻寧哥是在考驗我?”

    薑武手中手印變化,腳下的八卦也跟隨著他轉動起來。

    閻寧後退兩步,看著薑武腳下的八卦,八卦緩慢轉動,不時有符號亮起,閻寧一開始還能夠看得懂,但到後來已經一頭霧水,完全迷糊了。

    “算出來了。”

    沒過多久,薑武就睜開了眼睛。

    “這就算出來了?你不用看看周圍的地形風水?”閻寧驚訝道。

    “如果還需要看的話,我豈不是一點長進都沒有啦?”薑武笑道,“一個小小的八卦,卻蘊含著世間大道,通過陣術驗算,很容易得到結果。”

    閻寧不得不佩服薑武,看來這些年來他確實沒有閑著。

    “那麼,遠古祭壇到底在哪?”

    薑武指了指腳下,道:“就在這,不過我們需要用點力氣。”

    腳下是厚厚的積雪,閻寧道:“果然被大雪掩埋了嗎?”

    “不……”

    薑武搖了搖頭,輕輕地一跺腳,周圍刮起了狂風,直接將腳下的大雪清理得幹幹淨。

    露出來的,是一片裸露的岩石大地。

    緊接著,薑武舉起了雙手,身後的積雪竟然匯聚在一起,變成了一雙晶瑩剔透的大手!

    “太古碎山手?!”

    閻寧一陣驚訝,這可是風水公良一脈的絕學,沒想到已經被薑武修煉到這個地步。

    過去需要耗盡力量才能夠做到的事情,如今卻已經輕描淡寫,完全不費吹灰之力!

    

Snap Time:2018-07-22 08:56:02  ExecTime:0.5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