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山之陰陽鬼醫》全文閱讀

作者:鬼哭老朽  茅山之陰陽鬼醫最新章節  茅山之陰陽鬼醫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茅山之陰陽鬼醫最新章節第2208章真龍衛【第二更】(18-06-20)      第2207章雪山【第一更】(18-06-20)      第2206章十年之日【第二更】(18-06-20)     

第2021章女人的心事【第一更】


    閻寧太累了。

    在放逐之地的時候,他沒有一刻不在修煉著。

    額……除了和洛蒼羽他們鬥地主的時候。

    高強度的修煉,再加上連續的大戰,最後又是戰九幽,又是帶著大家穿越空間通道,這一係列的壓力讓閻寧身心疲憊。

    即便剛剛突破,並且還在昏迷狀態,閻寧也是雙目緊閉,眉頭緊蹙,渾身的肌肉緊繃著如同鋼鐵。

    “辛苦了。”

    莊小雅側臥在閻寧的身邊,周身散發著淡綠色的光芒,房間充斥著生命的氣息,她輕輕地幫助閻寧按摩、放鬆。

    在妻子的溫聲安慰之下,閻寧緊繃的神經逐漸放鬆,他的眉頭漸漸平坦,肌肉也鬆軟下來。

    嘴角微微翹起,好像一個正在做著美夢的嬰兒。

    窗台上,喵大寶慵懶地趴著,它有些想念人界那舒服的陽光了。

    低頭看去,驚濤穀外人潮湧動,不時有騎著妖獸坐騎的黑衣魔族人進進出出,他們的神態略顯緊張,甚至有些驚慌,從他們身下的妖獸坐騎的反應來看,應該是連續趕了許久的路。

    “歃血大會果然不同尋常啊!”喵大寶還以為這些家夥是趕著來參加歃血大會的,數不知魔族有大事發生了。

    屋外一片吵雜,屋內卻是一片寧靜祥和。

    叩叩叩!

    一樓的大門外忽然傳來了急促的敲門聲,將原本的寧靜打破,莊小雅頓時皺起眉頭,身上的淡綠色光滿也漸漸消失。

    換上了一股冷峻的氣質,莊小雅走下床,穿好鞋,這才下樓開門,卻見一群人站在屋外,除了大祭司,基本那天出現在祭壇周圍的人都來了。

    眾人以寒蝕骨為首,身後是穆迪、血鯨、寒鴉,再往後是羅森、峰、寒月。

    大祭司並沒有來,也不知道他在忙活什麼。

    “你們來做什麼?”莊小雅問。

    寒蝕骨臉上露出尷尬之色,他們一群人到訪,當然是來探望閻寧的,不過莊小雅的語氣,似乎並不是特別歡迎他們的樣子。

    嚴格意義上來說,莊小雅現在在驚濤穀的地位,是與寒蝕骨一樣的,甚至還要高一點,尤其是閻寧將寒月帶回來以後,寒蝕骨便沒有任何看不起莊小雅和閻寧的意思了。

    “我們來看看閻寧如何了。”穆迪笑著說道,畢竟他與莊小雅的認識更早,關係也會親近一點點。

    “閻寧醒過來了嗎?”峰關心道。

    莊小雅搖了搖頭:“暫時還沒有,不過我正在替他療傷,你們要是願意的話,可以在樓下等等試試。”

    眾人聽了,也沒有意見,雖然說外頭發生了大事,但是一時半會兒也控製不住,即便他們全部出手,影響也不大。

    在這兒等等,避避風頭,也挺好的。

    莊小雅讓開身子,讓眾人走進客廳,人界現代化的裝修讓大家頗有些意外和好奇,寒月東瞧瞧西看看,忍不住說道:“這就是你們那個世界的設計嗎?看起來好漂亮啊!峰,以後我們的房子也要這樣裝修!”

    峰尷尬地笑了笑:“咳咳,寒前輩還在這兒呢……”

    “你們盡管聊天,當我不存在好了。”寒蝕骨翻了個白眼,對自己的女兒他是無限的寵愛,所謂愛屋及烏,再加上峰本性不壞,天賦又好,寒蝕骨已經自動將峰當做是親兒子了。

    至於寒月與峰之間的事情,寒蝕骨也不準備反對,隻要寒月喜歡,就算是一個乞丐叫花子,寒蝕骨也有辦法把他培養成超級高手,榮華富貴什麼的,寒蝕骨有的是。

    “你們就在樓下休息吧,桌上有茶,我先上去陪閻寧。”

    莊小雅說完,便直接上樓了,留下眾人在樓下,氣氛有些尷尬。

    穆迪比較了解莊小雅,他幹咳了兩聲道:“小雅平常還是比較和諧的,可能是因為碰上閻寧的緣故吧。”

    “嫂子比我想象中的要高冷。”峰笑道。

    寒月卻是非常理解莊小雅:“我猜是小雅姐生你們的氣了,閻寧好不容易來到極魔煉獄,你們卻給他出種種難題,害他要進放逐之地,九死一生,昨天他們見麵的時候,閻寧渾身是傷,還在祭壇上暈倒了,小雅姐能不生你們的氣嗎?”

    寒月說的當然是穆迪他們,寒蝕骨幹笑道:“可如果閻寧不去放逐之地的話,你這丫頭能回來嗎?”

    “這是兩碼事兒好不好。”寒月嘟起嘴巴。

    女人確實更懂女人一點,尤其是寒月現在也墜入愛河,非常理解莊小雅的心事。

    事實上,也如同寒月所說的一樣,莊小雅有些生氣,當她替閻寧療傷的時候才發現,閻寧看似偉岸的身體,其實早就千瘡百孔了。

    莊小雅修煉生命法則,能夠透析身體,即便是已經複原了的傷勢,莊小雅也能夠調查得一清二楚,能夠想象到當時閻寧受了什麼樣的傷,所以她才會如此生氣。

    回到樓上,推開房門,莊小雅看到床上空無一人,掀開的杯子散發著餘溫。

    窗戶邊,閻寧坐在椅子上,正在與喵大寶聊著什麼,微弱的陽光讓喵大寶的毛發有些夢幻。

    “小雅,你回來了?”聽到開門聲的閻寧轉過身,對莊小雅笑著擺了擺手。

    莊小雅先是一愣,而後露出笑容,對閻寧點點頭,坐在了閻寧的身邊,默默地依靠著他的身體,右耳緊緊地貼著閻寧的胸口,傾聽著閻寧的心跳。

    “你的傷勢如何了?”莊小雅問。

    閻寧咧了咧嘴,頗有一種小孩子逞強的模樣:“當然已經沒事兒了,不是有你幫我恢複傷勢嗎?”

    莊小雅伸手掐了掐閻寧腰間的軟肉:“還逞強!”

    “哎喲!”閻寧差點從椅子上跳起來,“有你這樣對待傷患的嘛?”

    莊小雅沒好氣地說道:“今天你哪兒都不準去,就在家給我好好待著,等到傷勢痊愈。”

    “那歃血大會怎麼辦?”閻寧緊張道。

    “歃血大會在兩天後才正式開幕。”

    閻寧這才放下心來,如今他已經滿足了兩個城主認可的要求,誰也無法阻止他參加歃血大會了。

    

Snap Time:2018-06-21 16:20:21  ExecTime:0.2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