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山之陰陽鬼醫》全文閱讀

作者:鬼哭老朽  茅山之陰陽鬼醫最新章節  茅山之陰陽鬼醫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茅山之陰陽鬼醫最新章節第2148章生命流失【第三更】(18-05-22)      第2147章九幽的弱點【第二更】(18-05-22)      第2146章氣到吐血【第一更】(18-05-22)     

第1848章輪番上陣【第三更】


    “不是因為我?那是因為誰?”

    閻寧心微沉,白珂天性純潔,很少生氣或者不開心,不是因為閻寧的話,難不成是因為閻寧這幾天不在天狼閣,天狼閣內的人欺負白珂?

    白珂害怕閻寧多想,所以直接解釋道:“是因為裴野前輩啦!”

    “裴野前輩?!”

    閻寧更是一驚,欺負白珂的居然會是裴野,難道裴野一把年紀了,還對白珂有想法?如果真是這樣的話,閻寧絕對不能讓白珂留在天狼島了!

    看到閻寧那一驚一乍的表情,白珂忍不住掩嘴偷笑:“哥哥,你是不是想歪了?其實是因為裴野前輩想收我為徒!”

    “哦,原來是收徒啊……”

    閻寧鬆了口氣,隨後瞪大了雙眼,聲音也拔高了好幾個調:“什麼?!收徒?!”

    白珂嚇得後退一步:“對……對啊……”

    裴野可是仙帝後期的強者,他日突破到仙皇之境都有可能,他的幾位弟子個個都是仙王巔峰,而且有不弱於仙帝之境的實力,可想而知裴野的教導能力究竟有多麼強大,如果白珂拜入裴野的門下,不說現在會安全無比,將來的成就恐怕也不會在何不二等人之下!

    隻是,裴野為什麼要收白珂為徒呢?

    這個問題恐怕隻有裴野自己知道了,不過暫時看來,天狼島上的人們對閻寧和白珂都沒有惡意。

    白珂說道:“裴野前輩說的天賦很不錯,而且我的內心非常純潔,對幾個種族也沒有什麼偏見,而他手中正好有一部功法適合我修煉,所以就想收我為徒。”

    “這是好事兒,你為什麼會不開心呢?”閻寧疑惑道。

    白珂答道:“可如果我拜裴野前輩為師,那麼我肯定就必須留在天狼島,跟著裴野前輩修行,就……就沒辦法繼續跟在哥哥你的身邊了……”

    白珂說著說著,腦袋越來越低,雙手不自信地擺弄著衣角。

    她心明白,自己的實力不強,也沒有戰鬥經驗,一直在拖閻寧的後腿,如果她是閻寧的話,也一定非常想把自己這個拖油瓶給扔掉,天狼島就是非常不錯的選擇。

    “留在天狼島嗎?”

    閻寧摸了摸白珂的腦袋,溫柔地說道:“你自己選擇吧,如果你想變得更強的話,就留在天狼島修煉,如果你不願意離開我的話,我也不介意帶著你繼續冒險。”

    白珂一愣,沒想到閻寧居然沒有直接選擇讓自己留下,而是讓她自己做選擇。

    這種尊重,讓白珂頗為感動。

    “哥哥對我這麼好,我不應該繼續拖累哥哥才是……繼續跟著哥哥,隻會對哥哥造成困擾,我應該留下來好好修行,將來實力強大了,再成為哥哥的幫手,到那個時候,我就可以名正言順地留在哥哥身邊了!”

    白珂心瞬間想通了,心情也變得好了起來,不再因為要離開閻寧而感到難過。

    “你做出選擇了?”閻寧問道。

    “嗯!”白珂點點頭,“我要跟著裴野前輩修煉!”

    “一旦做出選擇,就不要後悔。”

    白珂笑道:“哥哥,我知道我爸爸不是好人,他和你的前世還有矛盾,不過你放心,珂兒永遠都站在你的這一邊,等將來珂兒實力變強了以後,一定親手幫助哥哥去抓爸爸!”

    閻寧哭笑不得:“你還是先突破到仙王之境再說吧!”

    “不會太久的!”

    白珂握緊白白嫩嫩的小拳頭,自信卻一點都沒有氣勢。

    做出決定以後,白珂顯得開心許多,臉上也掛著淺淺的笑容,閻寧陪了她一會兒,白珂便主動提出要讓閻寧回去休息,這也是她第一次主動要求獨立,對此閻寧非常開心。

    雖然白珂變得不那麼需要自己了,但能夠看到白珂逐漸獨立,閻寧也算不愧對於白玄清的在天之靈了。

    三天的混沌空間之旅,對閻寧的修為和意識都帶來了很大的衝擊,所以回到房中的閻寧沒有選擇繼續修煉,而是躺在床上妹妹地睡上一覺。

    “隻是頭一個星期而已,我就領悟了更深層次的空間法則,或許選擇留下三個月是對的,不知道接下來的日子,天狼島又會帶給我什麼樣的驚喜。”

    帶著這樣的憧憬,閻寧沉沉睡去。

    ……

    第二天一早,閻寧的房門就傳來了咚咚聲的敲門聲,聲音奇大無比,好像在拿木樁子撞門似的,要是閻寧再晚幾秒鍾開門,怕是木門都要被撞碎了。

    揉著有些幹澀的眼睛,閻寧看著門外的闕天祿說道:“闕老大,這一大早的你怎麼來了?”

    “日上三竿了,在天狼島上的三個月,你不會都準備用來睡覺吧?”闕天祿諷刺道。

    閻寧的神誌也算是清醒一點了,他正準備向闕天祿解釋自己在混沌空間的事情,卻見闕天祿擺了擺手道:“我知道你剛剛突破,不過時間不等人,昨天葛師弟已經把他的本領傳授給你了,今天輪到我了。”

    “什麼……意思?”

    閻寧一愣,按照闕天祿的意思,這幾位師兄師姐難道要輪番來指點自己修煉?

    這對於一向是自己瞎摸索修煉的閻寧來說,一時之間還有些接受不了,不過想到葛殊途三言兩語就讓自己有了重大突破以後,閻寧居然還有點小興奮,整個人也精神起來了:“闕老大,那個……你要傳給我什麼本領呀?”

    “你出來再說。”

    閻寧老老實實地跟著闕天祿走到院子中間,闕天祿輕鬆將石桌搬到一旁,製造出來的聲響估計也吵醒了白珂,還穿著睡衣的白珂打開了窗子,好奇地往外看。

    隻見闕天祿回到院子的中心,虎背熊腰的他站著就如同一堵銅牆鐵壁,他用洪鍾一般的聲音對閻寧說道:“來,打我!”

    “哈?”閻寧愣了愣。

    “我說,用盡你的全力,來打我一拳頭!”闕天祿不耐煩道。

    閻寧哭笑不得:“闕老大,你不會是在逗我吧,今天你來不是來指點我的,怎麼讓我打你……你不會有受虐傾向吧?”

    闕天祿不屑道:“就憑你小子的力量,豈能傷到我?我要交給你的乃是鍛體之術,現在你打我一拳,我給你做做示範!”

    

Snap Time:2018-05-23 17:03:58  ExecTime:0.4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