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山之陰陽鬼醫》全文閱讀

作者:鬼哭老朽  茅山之陰陽鬼醫最新章節  茅山之陰陽鬼醫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茅山之陰陽鬼醫最新章節第2301章命不如草芥(18-08-02)      第2300章倉鼠(18-08-02)      第2299章十重浪(18-08-02)     

第1651章又賺了一百萬【第一更】


    徐天慶沒想到閻寧竟然還想從他身上得到好處,換句話來說,閻寧竟然想威脅他!

    在仙都那種是非之地,徐天慶見識到的小人數不勝數,像閻寧這樣的家夥,他一天要對付幾十個,閻寧現在的嘴臉,他已經司空見慣了。

    宇文憐雪有些著急,可她的身體逐漸不聽使喚,隻剩一雙眼睛對著閻寧眨個不停。

    “聽聞你為了十萬靈石,就幫助禹鯤鵬那小子進入隱月宮,”徐天慶冷笑道,“我雖然看不出你有什麼能力,但我想你一定很喜歡靈石對吧?”

    閻寧極為渴望地點點頭:“徐師兄太了解我了!”

    “五十萬靈石,”徐天慶伸出五根手指頭,“讓你閻寧永遠閉嘴,夠了嗎?”

    閻寧頓時滿臉堆笑,彎著腰說道:“夠了夠了,當然夠了!徐師兄放心,今天的事情我絕對不會說出去的,這個秘密的當作我的陪葬品,將來隨著我一起爛在棺材!”

    徐天慶露出了滿意的笑容,而宇文憐雪則心灰意冷,眼中流露出了一絲絕望:“閻寧,枉我今天下午還保護你,沒想到你竟然是這種小人!”

    “宇文師姐,我就一市井小民,別說徐師兄給我這麼一大筆靈石了,就算他不給我,我也不敢出去亂說啊!”閻寧指了指自己的脖子,“徐師兄可是真的有本事讓我掉腦袋的。”

    “你明白就好。”徐天慶深深地看了閻寧一眼,然後說道:“你現在可以滾了。”

    “好好好!”

    閻寧對徐天慶諂媚式地點點頭,然後背過身準備離去,可就在這一刻,徐天慶的眼中突然迸發出殺意,那懸在半空中的五根手指頭忽然攥在一起,變成拳頭,一陣紫氣從他的手心發出,他竟是要趁閻寧不備,置他於死地!

    “要怪就怪你自己吧,我徐天慶的人生容不得半點汙點的存在!”

    徐天慶忽然發狠,可閻寧好像毫無察覺似的,宇文憐雪沒有任何猶豫,直接喊道:“閻寧小心!”

    晚了!

    徐天慶心中暗道,他的拳頭已經來到閻寧的後頸處,就算閻寧真的對自己的實力有所隱藏,也不可能來得及擋下他這一拳!

    而他的拳頭,是衝著閻寧的紫府去的,隻要得手,閻寧必然魂飛魄散!

    “徐師兄,給錢辦事不好嗎,非要玩這些陰謀陽謀。”

    忽然,閻寧歎了一口氣,隨後時間仿佛放慢了一般,在徐天慶的眼中,自己的拳頭變得無比緩慢,而閻寧轉身的速度卻奇無比。

    閻寧看著徐天慶的拳頭,歎了一口氣:“非要逼我出手,不知道扮豬吃老虎也是很累的嗎?”

    “這怎麼可能?”徐天慶大吃一驚。

    閻寧隨手抓住徐天慶的拳頭,然後在他震驚的目光之下,一股可怕的氣勢從閻寧身上散發出來,徐天慶發出的紫氣,竟然被閻寧強行壓製回他的身體!

    “這股氣勢……”

    徐天慶心中翻起了驚濤駭浪,這股氣勢哪是什麼地仙中期,就算是天仙中期,也不可能擁有這般霸道的氣勢吧?

    宇文憐雪也被閻寧的行為給驚豔到了,她猜中閻寧隱藏了實力,卻沒想到這家夥的真實實力居然如此恐怖!

    “我說了,我隻是走錯門而已,我還有急事,你為什麼非要對我下狠手?”閻寧冷冷地說道。

    徐天慶渾身一顫,此時的閻寧,哪還有剛才那副諂媚的模樣,就算自己是皇族身份,在此時的閻寧眼中居然完全看不到一點忌憚,也就是說,如果此時自己繼續挑戰閻寧話,這小子是會真的對自己的下殺手的!

    他完全不在乎!

    徐天慶第一次感覺到恐懼:“放……放手!”

    “我若是放手,你就會既往不咎?”閻寧反問道。

    “我給你一百萬靈石!”徐天慶高聲喊道,他不敢繼續與閻寧對抗了。

    閻寧冷笑一聲:“你真的以為我在乎什麼狗屁靈石?或者說,你徐天慶的性命就隻值這一百萬靈石?”

    徐天慶沒有任何猶豫,另一隻空著的手中突然多出了一個金色的靈石袋子:“這麵是兩百萬靈石,全部都給你!”

    閻寧看著徐天慶手中的金色袋子,心念一動,便將這兩百萬靈石收進須彌戒當中,他這才鬆開手。

    徐天慶頓時感覺到懸在自己腦袋上的壓力消失不見,他這才發現自己已經滿頭大汗,剛才那股氣勢依舊讓他心有餘悸。

    “今天的事情,我不會說出去的,但你們倆的事情就到此為止吧。”閻寧淡淡地說道。

    閻寧其實一早就料到徐天慶會對自己下黑手,剛才表現出來的勢利模樣,僅僅是想早點去通知離仇罷了。

    徐天慶極為不甘心地看了宇文憐雪一眼,宇文憐雪卻鬆了一口氣,無比感激地對閻寧說謝謝。

    毫無疑問,經過今晚的事情以後,宇文憐雪會更加厭惡徐天慶,而對救了她的閻寧感激幾分,徐天慶的計劃,算是徹底泡湯了。

    “這家夥……憑什麼會有如此實力!”徐天慶有滿腔怒火,卻隻能憋在肚子頭,他冷著臉悶哼一聲,直接摔門而去。

    “唉,真是頭疼,”閻寧摸著自己的頭說道,“徐天慶不會把我的實力抖露出去吧?”

    宇文憐雪有氣無力地說道:“放心吧,他極為在乎麵子,今天在你手上吃虧,他絕對不會對外人提起半點的……不過你惹上了他,今天在隱月宮他一定會想方設法地針對你的。”

    “好歹有兩百萬靈石,彌補了我的損失。”

    閻寧嘿嘿一笑,看向完全無法動彈的宇文憐雪,宇文憐雪頓時有種不祥的預感,怎麼閻寧看自己的眼神,比剛才徐天慶看自己的眼神還要猥瑣?

    閻寧一步一步向宇文憐雪靠近,她頓時緊張起來:“你、你想要幹什麼?”

    “別誤會,幫你解毒而已,一會兒會發生大事。”

    宇文憐雪不明白閻寧說的大事是什麼,她的美目看著閻寧,隻見閻寧的手中多出了三根金針,輕輕地插入宇文憐雪雪白的脖子氣管處,金針的尾部居然冒出了一絲絲的黑煙,沒一會兒,宇文憐雪便覺得自己的身體重新回到自己的手中了。

    

Snap Time:2018-08-20 19:20:41  ExecTime:0.2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