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山之陰陽鬼醫》全文閱讀

作者:鬼哭老朽  茅山之陰陽鬼醫最新章節  茅山之陰陽鬼醫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茅山之陰陽鬼醫最新章節第2301章命不如草芥(18-08-02)      第2300章倉鼠(18-08-02)      第2299章十重浪(18-08-02)     

第870章道門追殺令【第三更】


  閻寧坐在車,本想上前去打招呼,可這無疑會讓周家打草驚蛇,所以隻能眼睜睜地看著袁霄拿著錢離去。
  見閻寧死死地盯著袁霄離去的方向,洪心怡忍不住推了閻寧一把:“人都走了,你還看,難不成你……你是gay?”
  “你才是gay,你全家都是gay!”閻寧極力證明自己沒有特殊的愛好。
  洪心怡卻越想越覺得可能一定不是因為自己的長得不夠漂亮,而是因為閻寧這家夥壓根就不喜歡女人!
  在外頭溜達了一天,閻寧都表現得心不在焉,由於第二天洪心怡就要去上學了,所以到下午的時候,兩人就回到了山莊。
  自從洪心怡把閻寧誤當成是gay以後,和閻寧之間就沒有那麼多間隙了,甚至懶得給閻寧再去安排新的住處,讓閻寧先在她的別墅住下。
  吃過晚飯後,閻寧回到房間,卻忽然收到了唐汶霖打來的電話。
  “嗨,汶霖兄,好久不見了,怎麼突然想起我來了?”閻寧接起電話,笑地說道。
  “我有事到F省,路過建州的時候想去茶莊找你喝茶,結果你居然不在茶莊,今晚落腳以後這不就給你打來電話了。”唐汶霖說道。
  “哎,不巧,我這會兒在古州市呢。”
  “你去古州市做什麼?”唐汶霖說道,“算了,這也不重要了,其實我打電話給你,是想給你帶來一個很重要的消息。”
  閻寧疑惑道:“什麼消息?”
  “聽說你和嶗山的小真人袁霄很熟?”唐汶霖問道。
  閻寧心中一驚,自己白天才見到袁霄,唐汶霖晚上就來電話,這也太巧了。
  “袁霄怎麼了?”閻寧問道。
  “哎,你也知道嶗山的大長老袁青冥和大真人不和,這不,前不久他們因為某些事情鬧得不可開交,就在這個節骨眼上,袁青冥放出消息,說袁霄偷走了嶗山的鎮派之寶太乙劍,正動整個道門的人來一起追殺他呢!”
  “不是吧?!”
  閻寧忍不住喊出了聲,袁霄竟然做出了這麼驚天動地的事情。
  “那可不……我知道你和袁霄關係好,所以特意提醒你一下,你要是知道袁霄在哪兒,一定要將他保護好,若是他被袁青冥抓回去了,那大真人可就徹底處於弱勢了,到時候恐怕整個嶗山都要落進他的手。”
  閻寧點點頭,事情確實如同唐汶霖推測的那樣。
  袁青冥與大真人分庭抗禮,袁霄作為小真人,就是一個能打破他們平衡局勢的最後一棵稻草,他站著,袁青冥就贏不了,他倒下,大真人就必敗無疑。
  “我知道了,多虧汶霖兄,改天我回建州了,再請你喝茶!”
  掛斷電話後,閻寧沉思了一陣,看來這次古州之行,閻寧又多了一件事要處理。
  不知道袁霄是否已經收到他被追殺的消息,如果知道也就罷了,要是不知道,他現在就極度危險,當務之急,閻寧要是能找到袁霄,把他送到茶莊去,就算他袁青冥再厲害,也不敢直接殺上門要袁霄。
  以閻寧目前的實力,就算是袁青冥親自找上門來,他也不懼,大不了逃跑,袁青冥是絕對不可能輕易殺死他的。
  可是,要到哪兒去找袁霄呢?
  閻寧犯起了難,想了一會兒現隻能隨緣,便幹脆地洗洗睡了。
  ……
  由於第二天已經是周一,閻寧早晨六點多就被洪心怡給敲門吵醒了,原來洪心怡正急著回學校去上課呢。
  閻寧伸了個懶腰,揉著惺忪的睡眼,好不容易才在洪心怡的催促下洗臉刷牙,開著車將她送到學校去。
  閻寧現在可是洪心怡的貼身保鏢,寸步不離的那種,所以將洪心怡送到學校後,無所事事的閻寧幹脆跟著洪心怡一起進學校,準備到大學課堂重溫一下當年的美好時光。
  大學管理疏鬆,別說老師了,連同學互相之間都有可能不認識,所以洪心怡帶著閻寧到班級上課,並沒有引起老師的注意。
  但老師不注意,不少一直注意著洪心怡的男同學們卻注意到了,其中不乏有喜歡洪心怡許久,卻被洪心怡了好人卡的,此時看到洪心怡身邊竟然出現了一個男人,而且與洪心怡寸步不離,他們心中頓時五味陳雜,就好像打算了醋壇子一般,酸氣衝天。
  閻寧和洪心怡都不在乎這些,今早上的是複變函數,閻寧這個學渣自然是什麼都不懂,洪心怡覺得這門課對她沒什麼作用,於是也忍不住打哈哈。
  無聊的閻寧用水筆戳了戳洪心怡的手臂,低聲說道:“我給你講個笑話吧?”
  洪心怡正無聊著呢,聽閻寧要講笑話,自然卻之不恭,一臉期待。
  閻寧說道:“從前,有一隻小白兔到森林拔蘿卜,結果回家的時候卻迷了路,它走啊走啊,遇到了一個岔路口,它不知道該往哪兒走,這時候來了一隻小黑兔,小白兔就問:‘黑兔哥哥,你能告訴我回家的路是哪條嗎?’,小黑兔便說:‘想知道?給哥爽一下就告訴你!’,小白兔就讓小黑兔給爽了……”
  “打住!”洪心怡問道,“什麼叫爽了?”
  “咳咳,就是你也爽我也爽的那種。”閻寧壞笑著說道。
  洪心怡頓時想通了,忍不住滿臉通紅,看得周圍的男同學忍不住捶胸頓足:好好的一朵鮮花,怎麼這麼就被牛糞給盯上了呢?
  “你別打斷我!”閻寧說道,“小白兔讓小黑兔爽了之後,小黑兔便給小白兔指了路,小白兔順著路走啊走,又遇到了一個岔路口,這時候迎麵來了一隻小灰兔,小白兔便喊:‘灰兔哥哥,你能告訴我回家的路是哪條嗎?’,小灰兔便說:‘想知道?給哥爽一下就告訴你!’,小白兔又讓小灰兔爽了。”
  “爽完之後,小灰兔給小白兔指了路,小白兔順著路終於回到了家,可過了不久,小白兔就生了一窩小兔子,那麼問題來了,這一窩小兔子,是黑色的還是灰色的呢?”
  

Snap Time:2018-10-19 18:56:39  ExecTime:0.5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