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山之陰陽鬼醫》全文閱讀

作者:鬼哭老朽  茅山之陰陽鬼醫最新章節  茅山之陰陽鬼醫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茅山之陰陽鬼醫最新章節第2301章命不如草芥(18-08-02)      第2300章倉鼠(18-08-02)      第2299章十重浪(18-08-02)     

第820章繞口令【第二更】


  暗號?
  眾人才放鬆的神經猛地緊繃起來,所有人的目光齊刷刷地看向羊去邪,先前羊去邪可沒說有什麼暗號呀!
  羊去邪也冷汗直冒,之前帶人前來,都是有熟人帶領,從來沒有什麼暗號之說,不知道今天無相門的人吃了什麼藥,忽然開始整這一出了。
  “嗯?”頭頭見他們遲遲不答,頓時懷疑起來,目光上下在他們身上掃動,但閻寧一行人的長相與文件照片上一模一樣,他也不好直接抓人。
  “咳咳,關於這個暗號嘛……”羊去邪忽然開口賠笑道,“我們……”
  這時候閻寧忽然打斷道:“我們可沒聽說過有什麼暗號!”
  頭頭一拍大腿:“答對啦!”
  羊去邪的笑容僵在了臉上:這特麼是什麼情況?
  頭頭笑道:“嘿嘿,這是我們最後一道檢驗,暗號就是沒有暗號,如果你們胡亂說出一個暗號,說明你們就是假冒的。”
  眾人麵麵相覷,羊去邪更是一身冷汗,不過大家都有些奇怪地看向閻寧,好奇閻寧是怎麼知道沒有暗號的。
  閻寧撓了撓後腦勺,意思再明顯不過:蒙的!
  眾人一陣汗顏,隊長果然是藝高人膽大,這種關頭竟然敢瞎蒙。
  “嚇死我了。”化妝成老婆婆的兔兔拍著胸脯說道。
  羊去邪說道:“現在可以放行了嗎?”
  “諸位跟我走,我這就派人稟告上級,讓他們找人來接待諸位。”頭頭笑了笑,領著眾人往飛狐澗走去。
  此時的飛狐澗早就不是故事口口相傳的飛狐澗了,穿過一小片密林後,閻寧等人看到的是一個猶如軍事基地一般的建築,將飛狐山的兩個山頭連成一片,橫跨整個飛狐澗。
  在這個建築上頭,竟然還布置了許多防空炮,不少無相門弟子建築頭警戒。
  在進入建築的時候,閻寧低頭看向飛狐澗下方,現有一根如同管道一般的電梯,直通飛狐澗的底部,不過此時山起了白色的薄霧,閻寧無法看清飛狐澗澗底是什麼樣的。
  “別看了,你們一輩子也不會下到那兒去的。”頭頭隨口說道。
  念兒低聲說道:“還好我們沒有選擇硬闖,否則他們這兒的裝備足以把我們轟成渣。”
  閻寧點點頭,難怪老宋無法開飛機送他們來這兒,這兒的裝備簡直要逆天了。
  “咦?”
  閻寧忽然現,在飛狐澗的上方,竟然有一個人工水壩,麵的蓄水量足以淹沒半個飛狐澗!
  閻寧將水壩的位置記在心,隨後便跟著頭頭來到了一間會客室,會客室的布置相對簡單,但隔音效果做得非常好,就連手機信號也傳不出去。
  “諸位在這兒等候一會兒,很就會有人來招待你們的。”頭頭說完,便關上門離開了。
  閻寧問向羊去邪:“無相門為什麼要在飛狐澗上修建水壩?”
  “這麼大的基地需要的電量也是相當恐怖的,他們又不敢用國家的電,所以便在飛狐澗上方建成水壩,自給自足。”羊去邪答道。
  閻寧嘿嘿一笑,心中已經想到了一個壞壞的計劃。
  不一會兒,虛掩著的門外傳來了腳步聲,眾人連忙閉口不言,正襟危坐。
  門外走進來一人,竟然正是無相門的護法莫清,也就是才背叛了閻寧他們、抓走了武玉鑫的老頭。
  大家見到莫清的時候,心又緊張又氣憤,恨不得直接把莫清給抓起來,又擔心被識破身份。
  莫清走進會客廳,隨手將門給關上,頓時將頭的聲音與外頭隔絕。
  “歡迎米國來的朋友!”莫清坐在了椅子上,哪還有之前遲暮老頭的模樣。
  莫清的眼神在眾人之間掃視著,不知怎麼的,他總覺得眼前這一幫人在哪兒見過,可他仔細去感知,卻什麼也感覺不出來。
  這可都要多虧了藏在眾人衣服的蕊麟。
  莫清老頭很就感覺到麵前這個金碧眼的男人應該就是他們的領頭羊,所以將目光落在閻寧身上,卻聽閻寧說道:“sorry,Idon'tspeaknetese.”
  莫清眼皮子一跳:媽的,老子也不會說中文啊!
  龍熙對閻寧斜眼相看,心說沒想到你小子竟然還會英文。
  閻寧這下苦逼了,恨不得當場抽自己一個巴掌,他那半吊子英語水平連四級都過不了,剛才一不小心順口裝了個逼,這下好了,待會兒莫清要繼續和他商量事情,他該怎麼回答?
  莫清看向一旁的羊去邪,羊去邪連忙說道:“我會翻譯,我會翻譯!”
  “那好,你給我翻譯翻譯,”莫清說道,“你問問你們老板,這批貨你們準備出多少價錢,我們的純度有多高,想必你們也已經調查過了。”
  羊去邪說完話之後也愣住了:媽的,老子也不會說英文啊!為啥他要接這個茬兒啊!
  羊去邪尷尬無比地看向閻寧,開口說道:“阿西吧!”
  閻寧看著羊去邪,眼中之意:這就完了?
  羊去邪點點頭。
  莫清疑惑道:“我剛才說了那麼一大串,你三個字就說完了?”
  “咳咳,米國話簡單嘛!”羊去邪笑道。
  莫清哦了一聲,又看向閻寧。
  閻寧吸了一口氣,張嘴便吐出了一口模糊的繞口令:“打南邊來了個喇嘛,手提拉著五斤鰨。打北邊來了個啞巴,腰別著個喇叭。南邊提拉著鰨的喇嘛要拿鰨換北邊別喇叭啞巴的喇叭。啞巴不願意拿喇叭換喇嘛的鰨,喇嘛非要換別喇叭啞巴的喇叭。喇嘛掄起鰨抽了別喇叭啞巴一鰨,啞巴摘下喇叭打了提拉著鰨的喇嘛一喇叭。也不知是提拉著鰨的喇嘛抽了別喇叭啞巴一鰨,還是別喇叭啞巴打了提拉著鰨的喇嘛一喇叭。喇嘛燉鰨,啞巴嘀嘀噠噠吹喇叭。”
  羊去邪聽後,認真地點點頭,轉頭對莫清說道:“老板說,三個億!”
  “噗!”
  這回不光是莫清,就連念兒他們也忍不住擦了一把汗。
  “要不怎麼說米國人愛管閑事,三個字能嗦這麼一大串!”莫清皺起了眉頭,“三個億恐怕少了點,要知道這批貨的純度史上絕無僅有,格魯比亞那邊有好幾家出價都比你們高!”
  

Snap Time:2018-10-17 07:39:31  ExecTime:0.1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