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山之陰陽鬼醫》全文閱讀

作者:鬼哭老朽  茅山之陰陽鬼醫最新章節  茅山之陰陽鬼醫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茅山之陰陽鬼醫最新章節第2301章命不如草芥(18-08-02)      第2300章倉鼠(18-08-02)      第2299章十重浪(18-08-02)     

第697章丟了【第一更】


    眼看刑正他們越來越遠,閻寧哪還等得住,低頭四下一看,發現一個看起來像是發動機的點火按鈕,也沒多想就按下去了。

    砰

    隻聽船身一陣搖晃,卻半天不見有移動,薑武探出腦袋一看,隨後沉著臉縮回來:“閻寧哥,你好像讓船拋錨了……”

    汗,原來那個不是點火按鈕,而是拋錨按鈕啊!

    閻寧感覺一陣尷尬,可整個港口也就兩架艇,一架已經被刑正他們開走了。

    此時薑武忽然喊道:“我有辦法!你們坐穩了!”

    閻寧和張元明還沒來得及反應過來,就見薑武狠狠地一跺腳,整個船身都晃了晃,險些讓閻寧跌到水去。

    可不等閻寧發作,船竟然自己動了起來!

    “原來是陣術!”張元明反應了過來,讚許地對薑武豎起了拇指:“陣術看似死板,實則靈活多用,薑武,你能把陣術用到這個地步,也算不辜負你父親的一番教導!”

    薑武嘿嘿一笑,便集中精神,艇的行駛速度又提高了一個檔次。

    閻寧的頭發已經被海風吹得亂七八糟,他趴在桅杆往後看,原來艇的位置正好在坎門中水位上,薑武一跺腳,在艇的周圍建造起了八卦陣,利用坎門中水推著艇前進!

    這速度,遠遠超過刑正他們,因為薑武可以控製艇周圍的海水,幾乎無視了所有的阻力!

    閻寧出生在山區,雖然會遊泳,但基本沒坐過船,上回去港門的時候,閻寧就上吐下瀉,差點暈倒。

    這下艇飛,一陣顛簸,更是讓閻寧感覺頭暈目眩,他兩手扶著桅杆,背對著大海,一臉苦逼的模樣對張元明說道:“四長老,你、你扶著我點啊,別讓我給甩下去了!”

    張元明也有些無語,閻寧這小子在道門內也算是小有名氣了,說是殺神也不為過,可誰知道大名鼎鼎的閻三爺竟然不會坐船。

    兩艘艇正在飛速接近,郝建也發現了閻寧他們的艇,頓時後悔:“剛才就應該把另一艘艇給毀了!”

    江紫桐皺眉道:“在海上最好別與他們交手,萬一落水,恐怕難救回來了。”

    “別管他們,繼續衝!”刑正冷聲說道。

    郝建看了一眼正在大戰的東海象拔蚌與遠古皮皮蝦,忽然間打了左滿舵,準備繞到皮皮蝦的後方。

    張元明不由得麵色一變,薑武之所以能推動艇,正因為艇處於坎門位上,若是調轉了方向,可就沒法繼續使用坎門中水,也就無法推動艇了。

    就在此時,薑武卻自信一笑:

    “巽門,斷風位!”

    一股強風刮來,閻寧感覺整個船身都已經六十度揚起,連忙緊緊抓著桅杆,免得自己落水。

    張元明也緊緊抓著桅杆,臉上卻露出了震驚的表情:“厲害,厲害!在不轉動方向的前提下,利用巽門斷風讓艇位移!”

    廣闊的大海上,兩輛艇一前一後追逐著,奇怪的是後頭的那輛艇,明明頭指向東方,卻橫向向著北方移動。

    最痛苦的莫過於閻寧了,就算是坐過山車也不至於讓他這麼難受,眼看他的臉色從青色變成了紫色,又從紅色憋成了黑色,要是再添點綠,恐怕都能變成彩虹了。

    落塵看著後方,忍不住說道:“糟糕,他們追上來了!”

    此時他們距離青石大門也不過兩百米的距離,但這兩百米已經足夠閻寧等人追上他們了。

    刑正的眼睛緊緊盯著青石大門,冷聲說道:“撞,把他們撞下水!”

    “撞?沫夜軒,你是不是瘋了!”薑少博麵色一變,“我要的是造化玉碟,不要陪你們玩命!”

    刑正冷冷地看著薑少博一眼:“你在教我如何辦事?”

    薑少博被刑正盯著,頓時感覺如置冰窖,論輩分,刑正比他還要長一輩,百年禍亂的時候,薑少博不過是一個繈褓中的孩子,鬼知道刑正經曆了什麼,雖然現在隻是一個普通人,但一個眼神,卻足以讓薑少博嚇得不敢出聲。

    但下一秒,薑少博就感覺臉上發燙,郝建罵自己也就算了,刑正一個普通人,憑什麼讓自己害怕?

    想到這,薑少博忽然伸手抓向刑正的脖子,將他扣在自己的麵前!

    “薑少博,你做什麼!”郝建頓時怒道。

    “幹什麼?郝建,給老子好好開船,你們都是一群瘋子,為了造化玉碟,命都不要!老子隻要造化玉碟,不想和你們玩命!”

    刑正被薑少博掐著脖子,卻絲毫不懼,眼神中閃過一絲殺機。

    郝建頓時捕捉到了這一絲殺機,幾乎沒有給薑少博任何反應的時間,猛地抬手,拘魂鏈從袖口飛出,瞬間纏繞在薑少博的手腕上!

    “啊!”

    拘魂鏈上仿佛有千萬根倒鉤一般,薑少博頓時慘叫著鬆開了手,另一隻手想要幫助自己掙脫,卻發現拘魂鏈仿佛嵌在了皮膚一般,任他如何用力,都無法掙脫半分!

    “鬆手!”薑少博怒道,“沒有我,你們根本進不了秘境,更找不到造化玉碟!”

    郝建一陣猶豫,看向刑正,卻見刑正眼神森然,隨意地點了點頭。

    郝建頓時意會,眼中爆發出一道寒光,薑少博見了,臉色驟變:“你、你們真的敢殺我?”

    郝建沒有回答,手腕猛地發力,薑少博竟然被拘魂鏈甩得騰空而起,這時拘魂鏈徒然收了回去,薑少博隻感覺一陣天旋地轉,視線中的艇竟然離自己越來越遠!

    沫夜軒……將自己丟了?

    薑少博不敢相信這個事實,自己怎麼說也是破解了逆八卦圖秘密的大功臣,可沫夜軒竟然將自己與那些長生教弟子、狐族後代一般,隨意地丟棄了?

    薑少博好後悔,直到現在他才明白,沫夜軒所說的一切都是謊言,更不可能帶回到過去,至始至終都當他是一枚棋子!

    他早應該跟薑雲鶴一般,無情地拒絕沫夜軒才是!

    波瀾的海水已經離自己越來越近,薑少博帶著無盡的悔意,跌落進水中!

    

Snap Time:2018-08-20 19:19:57  ExecTime:0.4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