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山之陰陽鬼醫》全文閱讀

作者:鬼哭老朽  茅山之陰陽鬼醫最新章節  茅山之陰陽鬼醫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茅山之陰陽鬼醫最新章節第2301章命不如草芥(18-08-02)      第2300章倉鼠(18-08-02)      第2299章十重浪(18-08-02)     

第680章換人【第二更】


  “你們看夠了沒有!”
  賀子吟的這句話,幾乎是從牙縫頭擠出來的。23us.更新最
  眾人聞言,這才驚醒,一個個帶著滑稽的笑容,收回了目光,其中還包括站在賀子吟身邊的白桐,還有受傷的落塵。
  賀子吟氣得滿臉通紅,閻寧他們盯著看也就算了,怎麼連自己人也這樣看?
  閻寧啊閻寧,難道我和你就這樣八字不合嗎,明明我的實力高你一籌,可為什麼每次見到你,我就倒黴呢!
  “咳咳……”閻寧幹咳兩聲,“那個啥,早生貴子啊……”
  早你嗎個逼啊!
  如果不是礙於大局,賀子吟恨不得現在就和閻寧撕破臉皮,當場來個不死不休。
  不過為什麼,聽了閻寧的提醒,賀子吟心中竟然有些害羞?
  如今他沒了弟弟,改天再抽時間去一趟泰國,等到刑正得到了造化玉碟,他賀子吟豈不是可以和師兄正大光明地在一起了?
  嗯……這麼想想,竟然還有激動呢。
  眾人見賀子吟露出了古怪嬌羞甚至有向往的表情,都不由得嘴角微微抽搐,白桐等人默默地移了三個身位。
  白桐實在看不下去了,開口道:“閻寧,曹鹿在這,我們做一個交易。”
  “啥也別了,想用老鹿換回落塵對嗎?”閻寧道。
  白桐頭:“聰明。”
  “成交!”閻寧幾乎沒有任何猶豫,就頭答應了,畢竟他和落塵之間的誤會解開,如今用落塵換曹鹿,不但不是放虎歸山,反而是在長生教內部下了一個倒鉤!
  不鏽鋼倒鉤!帶刺的那種!
  白桐一愣,沒想到閻寧答應得這麼幹脆。
  賀子吟此時才從美好的幻想中反應過來,也聽聞閻寧答應用落塵換曹鹿了,隻是他的臉色卻不那麼好看:“閻寧王八狡猾得很,這會兒答應得這麼幹脆,指不定又給咱們下什麼絆子。”
  白桐聽了,竟然煞有其事地頭。
  這讓站在對麵的閻寧一陣無語,老子好心送落塵回去,你們竟然還懷疑老子給你下絆子?
  還真是被閻寧嚇怕了。
  “放心吧,我隻想要老鹿安全。”閻寧認真地道。
  白桐見閻寧如此認真,又想到閻寧重情重義,應該不會拿曹鹿的生命做賭注,於是就打消了懷疑,直接將曹鹿扔向閻寧,閻寧也同時踢了落塵一腳,將虛弱的落塵踢到半空中,而後兩人同時躍起,接住了曹鹿和落塵。
  賀子吟見此,這才鬆了口氣,看來閻寧真的沒有使詐。
  接住曹鹿以後,閻寧第一件事就是探探曹鹿的鼻息,不過看樣子並沒有什麼大礙,隻是被打昏了而已。
  閻寧讓人將曹鹿先帶回去,而後看向賀子吟等人:“好一記釜底抽薪!爛屁股,沒想到你們在我們陣營中安插了臥底!”
  “你誰爛屁股!”賀子吟怒道。
  “誰陰陽人誰爛屁股。”閻寧賤兮兮地道。
  “你……”
  賀子吟已經氣得上氣不接下氣了。
  閻寧轉身對身後的人道:“不論如何,我閻寧今天就把話撂在這兒了,長生教的奸細老子一定會抓出來,一旦發現,殺無赦!”
  李亞軒等一幹人大眼瞪眼,不敢直視閻寧的目光,生怕被閻寧懷疑是長生教的奸細。
  賀子吟忍不住冷笑起來,閻寧這家夥畢竟是黃毛兒,就算僥幸獲得了一力量,終究還是一個二十歲的孩子,根本不知道運用人心!
  如今大戰在即,軍心才是最重要的,閻寧在這個節骨眼兒,卻懷疑自己的人馬,光是這一,就足以判閻寧死刑了!
  賀子吟心:跟我鬥,你還是太嫩了!
  閻寧完話,又看向賀子吟等人:“怎麼,還不走?還想打是吧?”
  賀子吟當然想打,可想起刑正叮囑的話,隻能強忍著怒意:“閻寧,不要高興得太早,你的死期馬上就到了!”
  “上一回有人要把我大卸八塊,結果現在……”
  閻寧著,眼神又忍不住向下移。
  閻寧的目光就好像利劍一樣,賀子吟感覺被他盯得褲襠涼颼颼的,更沒有心情和閻寧在這兒耗著,於是直接轉身:“白桐,我們走!”
  長生教一行人當即跟在賀子吟身後,將身受重傷的落塵給帶了回去。
  閻寧看著賀子吟等人的背影,還有落塵那時不時傳來的憎恨的目光,忍不住低頭歎息。
  看來兄弟團聚,還得一些時日啊!
  薑武走上前道:“閻寧哥,咱們陣營真的有奸細?”
  “這不明擺著的嘛?”閻寧白了薑武一眼。
  “那我們應該即刻調查,若是讓那奸細繼續待在營中,我們早晚會輸的。”張瑞急道。
  閻寧擺擺手:“不必,奸細已經被我殺了。”
  “啊?”眾人一愣。
  “總之你們不用擔心,我剛才那套辭,就是糊弄賀子吟的。”閻寧笑道。
  陳誌傑忍不住對閻寧豎起了拇指:“還是你子有心機,用你們年輕人的那句話怎麼來著?心機boy!”
  “噗……”閻寧一陣無語,“這不叫心機,這叫機智好嗎?”
  這時候,遠處一位新茅山弟子急匆匆地朝眾人跑來,好不容易跑到閻寧麵前,氣喘籲籲道:“三、三爺,大事不好了!”
  “咋了?”閻寧心一驚,自己等人在這外頭,營地不會遭到偷襲了吧?
  “刑隊被、被抓走了!”
  “什麼?!”
  除了閻寧以外,所有人都忍不住驚呼出來。
  “剛才糧草營被燒,大家都沒有注意,等後來清人頭的時候,才發現刑隊不見了。”
  薑武皺起眉頭:“這可不大妙,好不容易換回來了老鹿,刑隊卻又被抓走了。”
  “我們現在該怎麼辦?”張瑞問道。
  閻寧不慌不忙:“先回營地看看曹鹿。”
  慌啥?刑正這哪是被抓走,分明就是老虎歸山,狗熊歸洞!
  閻寧現在也明白為什麼落塵要在這時候表露身份了,原來他早就知道刑正今晚會回漁村,所以閻寧也就沒有繼續封存記憶的必要了。
  走了也好,至少閻寧不需要再偽裝自己了!
  

Snap Time:2018-10-17 15:12:45  ExecTime:0.1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