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山之陰陽鬼醫》全文閱讀

作者:鬼哭老朽  茅山之陰陽鬼醫最新章節  茅山之陰陽鬼醫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茅山之陰陽鬼醫最新章節第2208章真龍衛【第二更】(18-06-20)      第2207章雪山【第一更】(18-06-20)      第2206章十年之日【第二更】(18-06-20)     

第396章宇宙第一直男


    當一聲,唐子軒將房門重重地關上了。

    閻寧的臉都氣綠了,也顧不了王天賜的死活,直接跳下床追了出去,急急忙忙打開門後,唐子軒竟然還站在門外,口中嘀咕道:“媽的,太刺激了,沒想到閻寧兄弟竟然玩得這麼大,我說他們倆白天怎麼眉來眼去的呢!”

    閻寧陰沉著臉,一把抓住了唐子軒,在他耳邊吼道:“你他媽想什麼呢!”

    唐子軒差點被閻寧吼得魂都飛了,連忙賠笑道:“嘿嘿嘿,那個啥,我真的什麼都沒看到,回頭小雅姐問起,我一定不會說出去的!”

    就在這時,洗完澡的莊小雅打開了房門,正好聽到了唐子軒說的話,連忙問道:“告訴我什麼?”

    “閻寧兄哥和王天賜搞基啊!”唐子軒毫不猶豫地說出口。

    “我搞你妹!”閻寧怒罵道。

    “你竟然還想搞雨辰,你啊你野心真大!”

    “我真是嗶了狗了”

    “狗也嗶?那你們養大寶是幾個意思?!”

    閻寧額頭上滿是黑線,若不是還要靠著唐子軒上龍虎山,他現在恐怕會控製不住自己,一刀砍了這個信口開河的家夥。

    莊小雅看到兩人的模樣,忍不住笑得花枝亂顫:“行啦行啦,到底發生了什麼呀?”

    閻寧這才鬆開抓著唐子軒衣領的手,冷哼一聲:“棺材臉剛才算卦,受到了反噬,我幫他疏通氣血。”

    “那他現在怎麼樣了?”莊小雅問道。

    “他啊臥槽,差點把他忘了!”

    閻寧大叫一聲,連忙回到房間,見王天賜的臉已經憋成了青紫色,連忙出手,好一陣功夫,才疏通了王天賜的氣血,他的麵色也沒那麼難看了。

    “呼,好險好險。”閻寧心有餘悸地自言自語,又瞪了一眼唐子軒:“都是你小子害的!”

    唐子軒無辜道:“我怎麼知道你們沒那種癖好嘛”

    閻寧差點暴走:“老子是直男,宇宙第一直男!”

    “別吵了!”

    王天賜忽然出聲,他咳嗽了幾聲,又吐了一口血,這才說道:

    “也是我學藝不精,才會如此輕易被反噬,還在並沒有什麼大礙,很就能恢複。”

    “結果怎麼樣?”閻寧問道。

    王天賜的臉色不太好看:“想要知道結果,需要我二十年的壽命!”

    三人聽了,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冷氣,難不成除了長生教和聖主,還有新的勢力?

    這究竟是怎麼一回事?

    “幕後主使我算不出來,但是我算出了那個狙擊手的位置。”王天賜緊接著說道。

    三人對視一眼,很就做出了決定:“我們現在就去抓了那家夥,到時候一問便知了!”

    唐子軒說道:“鷹潭我熟,那家夥在哪?”

    “我在卦象中看到的畫麵,好像是軍馬巷82號,一間發廊頭。”王天賜皺著眉頭說道。

    “發廊?”莊小雅一愣。

    “就是雞..店!”唐子軒嘿嘿笑道。

    閻寧翻了個白眼:“好歹也是龍虎山弟子,語言能不能不要那麼粗俗?!怎麼能叫雞..店呢!”

    “那該叫什麼?”唐子軒問道。

    “應該叫兩性一夜交友會所!”閻寧壞笑道。

    莊小雅聽了,頓時忍不住揪著閻寧的耳朵:“你很有經驗嘛?!”

    “啊啊啊疼!”閻寧頓時慫了,“我哪什麼經驗,都是郝建那小子教的!”

    “我就說讓你們倆別多來往了!”莊小雅撅了小嘴。

    “咳咳,不鬧了不鬧了,”閻寧幹咳兩聲,站起身子,“事不宜遲,我們這就出發!棺材臉你在賓館好好躺著,這事交給咱們處理。”

    王天賜點了點頭,直接閉眼調息,他本來也沒準備出馬。

    閻寧三人見王天賜開始休息,便不再打擾,直接走出房間關好門。

    “咱們這就去?”唐子軒猶豫道,“我本來是回來拿東西的,妹子還等著我呢!”

    閻寧白了唐子軒一眼:“妹子重要還是命重要?待會兒咱倆裝成嫖.客,先打入敵人內部刺探軍情”

    “誒你這注意不錯!”唐子軒露出了一抹包含深意的笑容。

    莊小雅氣得直跺腳:“你們不想要命.根子了?”

    閻寧和唐子軒趕緊夾緊兩腿,尷尬一笑,老老實實回房間準備去了。

    十分鍾過後,三人換了一身容易隱藏的黑衣,在酒店門口會合,為了以防萬一,閻寧還帶上了冥破刀。

    當然,冥破刀被閻寧用布條捆上了,他再囂張,也不能提著大刀在大街上晃悠,否則狙擊手還沒抓到,他就先進局子頭蹲著了。

    唐子軒開車,很就將兩人帶到了所謂的軍馬巷,停車一看,原來這個馬軍巷不過是一個不到三米寬的小巷子,據唐子軒介紹,這個巷子可是鷹潭市最出名的紅燈區,頭下至十八嫩模,上至八十老太,隻要你有錢,就一定能找到滿意的。

    閻寧站在巷子口,往頭看了一眼,竟然望不到底,入眼全是粉紅色的曖昧燈光,盡管已是寒冬,巷子頭還是坐著不少穿著低胸短裙緊身衣的女人。

    她們有的低頭玩著手機、有的對著小鏡子補妝、有的則是帶著笑臉拉客。

    唐子軒有些不好意思地說道:“我小時候跟著師父路過這,還朝這條街扔過炮仗”

    “炸雞啊?”閻寧似笑非笑地說道,“實話告訴兄弟,你進去玩過沒?”

    莊小雅發出了最後一次警告:“你們要是再不正經,我可就要發飆了!”

    正要回答的唐子軒縮了縮脖子,不敢吭聲了,還偷偷地對閻寧比劃出大拇指的手勢,閻寧仿佛讀懂了唐子軒的意思:小雅姐真霸氣

    閻寧苦笑一聲,莊小雅以前可是建州一姐,霸氣程度那是自然不用多說。

    “走吧走吧,咱們去會一會這狙擊手!”閻寧說完,牽著莊小雅的手,便走進了軍馬巷。

    巷子內粉紅色的光照在三人臉上,晃得他們眼睛都花了,才走進去幾步,一個小店頭竟然衝出了一個醉漢,倒在莊小雅的麵前,隨後便傳來女人的罵街聲:

    “沒錢也來女票,你膽子可真肥!也不打聽打聽,我們軍馬一號花姐有多搶手!”

    

Snap Time:2018-06-21 16:19:31  ExecTime:0.6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