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山之陰陽鬼醫》全文閱讀

作者:鬼哭老朽  茅山之陰陽鬼醫最新章節  茅山之陰陽鬼醫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茅山之陰陽鬼醫最新章節第2301章命不如草芥(18-08-02)      第2300章倉鼠(18-08-02)      第2299章十重浪(18-08-02)     

第324章解災術


  呂泰一陣訴苦,其實呂泰壓根就不知道自己有那麼一個遠房親戚,甚至呂泰家的長輩都不太清楚,但是想到有錢可拿,他們也沒有想太多,就讓呂泰去了一趟,沒想到竟然是真的。
  隻不過呂泰拿到錢的同時,也被公司束縛住了,這兩個多月以來,他沒有睡過一個安穩覺,雖然錢是有了,但全在公司頭,怎麼用還得經過董事會同意。
  可憐的呂泰,出去風光了兩個月,妞兒沒摸到幾個,頭發倒白了不少。
  曹鹿見原本傻乎乎的呂泰,如今也穿得西裝革履,也沒準備多對他慪氣了。
  聽完呂泰說的話,閻寧想了想,沒有急著回答,而是叫來黃龍,讓他把正在練功的郝建叫來。
  郝建雖賤,但在修道一途上格外努力,連閻寧和莊小雅也比不上他。
  接到通知的郝建急匆匆地跑到正廳,他倒還不認識呂泰,經過介紹,這才喊道:“泰哥好!”
  呂泰和他握了握手。
  閻寧說道:“郝建,我教你道術也有一段時日了,你幫我兄弟看看,他是不是遇到什麼事兒了?”
  修道一途並非一朝一夕的事,閻寧讓郝建過來,也是為了鍛煉鍛煉他。
  這兩個月來,閻寧將茅山的道術法訣傳給郝建不少,但吳門鬼術中的東西,卻一點也沒教。閻寧心中計算著,在救回方士天之前,他不會真正地收徒。
  以郝建如今的狀態,頂多算個外門弟子,與當年的翁老頭差不多。
  “好叻!”郝建嘿嘿一笑,走到呂泰麵前,“泰哥,得罪了!”
  呂泰擺了擺手:“你隨便看,沒關係。”
  郝建將臉湊到呂泰麵前,仔仔細細地打量著呂泰,兩人甚至都要親上了,呂泰感覺渾身不自在。
  好一會兒,曹鹿才收回脖子,心中仿佛胸有成竹,煞有其事地沉吟一番。
  曹鹿急得踢了郝建一腳,罵道:“別裝什麼高深,你他媽看出什麼了?”
  郝建鬱悶地揉著屁股:“別急嘛,我這不是在思考嘛!”
  “說說吧。”閻寧對自己這個徒弟無奈比好看更多一些。
  郝建點了點頭,認真地看著呂泰,說道:“泰哥,恕我直言,你最近應該氣運不好。”
  呂泰麵色一變:“你真看出來了?”
  閻寧鬆了口氣,看來郝建也不是真的一無是處。
  郝建點了點頭,指著呂泰的臉說道:“泰哥,你這臉好幹啊,看你側耳下方,都幹裂了,最近天氣幹冷,得少吹風才是,我說你運氣怎麼不好呢,原來是沒有用我家自產自銷的祖傳麵膜!”
  眾人一愣,呆呆地看著郝建,隻見郝建從口袋掏出一張皺巴巴的麵膜,誇張地手舞足蹈:
  “老哥,我這張麵膜,乃是取千米深層海底泥和萬年何首烏經過七七四十九天煉成的,富含阿取二噢元素,隻要你帶回去敷一敷,我保證你神清氣爽,臉色溫潤有光澤,所有黴運都會消失不見的!”
  “這”呂泰露出了呆滯的表情。
  郝建見有戲,有推了推呂泰的肩膀:“泰哥,看在你是我師父的兄弟的份上,我這祖傳麵膜就給你打個五折,不要三四千,不要兩三千,隻要九九八!你沒有聽錯,隻要九九八!”
  “夠了!”忍無可忍的閻寧忽然擊出了一道北帝神威咒,直接將郝建打出了正廳,隻聽他黑著臉說道:“以後別喊我師父,丟人!”
  曹鹿一臉無奈地說道:“郝建最近是不是電視推銷節目看多了?”
  “也可能是閻寧教的。”莊小雅掩嘴笑道。
  “我可沒教他這些亂七八糟的東西!”閻寧無奈地說道,“回頭我再收拾這個家夥不過,郝建有一點說對了,阿泰,你最近確實是黴運纏身,而且是人為影響的。”
  “我說怎麼那隻小泰迪好端端地跑來咬我呢,原來真是黴運纏身!”呂泰聽了,急忙問道,“老大,你可不能見死不救啊,小弟這下半輩子的幸福,可全在老大你的手了!”
  “放心吧,我不會不管你的,”閻寧對莊小雅說道,“小雅,你先給呂泰畫張庇護符,我得想想辦法。”
  莊小雅點點頭,領著呂泰去畫符去了,閻寧則是喊回郝建,讓他去準備一麵鏡子,一張紅紙,還有少許的雞血。
  一陣忙活後,莊小雅畫好了庇護符,折成了三角模樣,又拿紅繩串了起來,戴在呂泰的脖子上。
  郝建也帶著閻寧叮囑的東西回來了,他好奇地問閻寧:“師父,這些東西拿來幹什麼呀?”
  閻寧等了他一眼:“我還以為你平時有多努力練功呢,最基本的破黴運的方法都不知道!”
  郝建嘿嘿一笑,諂媚道:“師父,我平常都練道決呢,對這些玩意兒,不太上心。”
  “茅山有五術,鬼醫在前,後是義堂,之後有風水、卜卦和相心,對這五術都有所了解,才勉強算是一個道士,這點你得向你師娘學習。”閻寧嚴肅道。
  “好好好,一定學習!”郝建認真地點頭,莊小雅則是害羞一笑,閻寧可是很少誇她的。
  閻寧喊呂泰到他跟前,讓他端著鏡子照著自己,而後將雞血淋在鏡麵上,呂泰頓時驚恐地發現,自己的額頭上竟然纏著一團黑氣。
  “這就是黴運?”呂泰問道。
  “是的,你的運氣就是在這團黑氣下慢慢流失的,得虧你找到了我,否則你小子回頭出門鐵定給車撞死。”
  閻寧說著,口中念道:“北鬥七真,統禦萬靈。東西南北,保命前行。日中大象,共照群生。皈元保命,統攝生靈。宣行寶,萬聖衛軒。隨願應口,道合自然。急急如律令。”
  砰
  閻寧口訣念畢,呂泰手中的鏡子忽然炸裂開來,碎片落了一地,頓時將呂泰嚇了一跳。
  閻寧鬆了口氣,對郝建說道:“郝建,你用紅紙將這些碎片全包起來,丟到護城河去。”
  “好叻!”郝建將紅紙鋪在地上,低身去撿碎片,當他拿起碎片的時候,驚訝地發現,鏡麵上淋的雞血,竟然全部變成了發臭的黑色。
  

Snap Time:2018-10-17 16:26:03  ExecTime:0.1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