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山之陰陽鬼醫》全文閱讀

作者:鬼哭老朽  茅山之陰陽鬼醫最新章節  茅山之陰陽鬼醫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茅山之陰陽鬼醫最新章節第2208章真龍衛【第二更】(18-06-20)      第2207章雪山【第一更】(18-06-20)      第2206章十年之日【第二更】(18-06-20)     

第150章老夫老妻


    騰毅倒是沒什麼怨言,他在荒野特訓的時候甚至和狼睡在一起,如今這個條件,自然不挑,幹脆地拿了鑰匙,拎著喵大寶回房間休息去了。

    走廊就剩閻寧與莊雅兩人,閻寧拿鑰匙開了門,見麵雖然布置簡單,但還算幹淨,笑了笑:“還不進來?”

    莊雅有些扭捏,閻寧又道:“當初沒在一起的時候,死活都要和我住在一起,如今確定關係了,倒還害羞了?”

    莊雅聽了,嘴一翹,道:“才不是呢!我是怕晚上我控製不住,把你給吃了!”

    “那就來吧!”閻寧大笑一聲,把莊雅拉進房間,隨手關上了門。

    孤男寡女共處一室,莊雅羞得抬不起頭,閻寧將行李放在一旁,又把冥破掛在衣架上,問道:“你先洗還是我先?或者一起?”

    “一起你妹!”莊雅給了閻寧一個白臉,趕緊收拾衣服走進浴室。

    閻寧發現,莊雅和他確定關係後,似乎變得淑女很多,而且很容易害羞。

    這或許就是女生吧,閻寧坐在藤椅上,給自己泡了茶,玩著手機。

    浴室不時傳來莊雅洗澡的聲音,閻寧聽得心中悸動,自家女朋友和外人給他的感覺不同,鏡花水月在浴室勾引閻寧,閻寧都能冷靜下來,而現在隻是聽著莊雅洗澡的聲音,他便有些亂了心思。

    趕緊念了幾句淨心咒,最後幹脆盤膝而坐,開始冥想修煉。

    當年範無救給了閻寧一道勾魂鏈,把閻寧的一魂給勾走了,雖然有方士天的加固,但閻寧也能感覺到,他的魂魄隨著時間的流逝,越來越不穩定。

    離三年的時間就剩兩年不到了,閻寧必須抓緊時間修煉,救回方士天,才能找到斷續,讓自己的魂魄穩定下來。

    方士天在教導閻寧的那一年中,為了不讓閻寧逃跑,一直扣著閻寧的那一魂,後來範無救突然殺出,方士天也沒來得及將閻寧的魂還給他,就不知所蹤了。

    “兩年……”閻寧苦笑一聲,喃喃自語。

    這時候莊雅正好洗好了身子,從浴室中走出來,隻見她濕著頭發,隻裹著一條浴巾,露出她光潔的肩膀,與白嫩的腿,乍一看身材居然比鏡花水月還要好上幾分!

    這幅美人出浴圖,令閻寧那間心神混亂,血脈噴張,差沒走火入魔!

    “看什麼呢!轉過去!”莊雅見閻寧直勾勾地盯著自己,臉紅得像蘋果,嬌嗔道。

    “老夫老妻了,看幾眼又不會懷孕。”閻寧猥瑣地笑道。

    莊雅更羞憤了:“頭太濕,不好換衣服……你趕緊轉過身去!”

    莊雅越是害羞,閻寧就越是想調戲她,幹脆站起身,朝莊雅走去。

    “你、你幹什麼,別過來!”莊雅見閻寧朝自己走來,頓時喊道。

    “還記得咱們第一次見麵的時候,你叫我什麼嗎?”閻寧走到莊雅身邊,伸手摸了摸她的臉,“流氓、********臭不要臉!”莊雅道。

    此時莊雅心中亂成一團,臉紅到了耳根,生怕閻寧做出什麼真的“不要臉”的事情,可是心中又莫名地有些期待。

    “我累了,想……睡覺!”閻寧忽然蹲下身子,把莊雅抱了起來,直接扔上了床,順手關上燈,也鑽進了被子。

    莊雅嚇得語無倫次:“你、你你別……”

    “噓!”

    卻聽閻寧蓋上被子,低聲道:“這房間有監聽器。”

    莊雅一愣:“為什麼?”

    “多半是曾藩安排的,”閻寧又道,“今晚不太平,我還想早睡覺呢,所以咱們演一出戲,把躲在暗處的嘍吸引出來,解決了早休息。”

    “哦……”莊雅紅著臉,低聲答道。

    “你是不是以為我要對你做什麼羞羞的事情?”閻寧低聲笑道。

    “才不是!”莊雅喊道,隨後又察覺到自己聲音太大,連忙捂住嘴巴。

    房間很暗,閻寧卻能感受到莊雅此時窘迫的模樣,他笑了笑,伸出了手,握住了莊雅的手臂,而後……瘋狂地撓著她的胳肘窩!

    “啊……哈哈……啊!閻寧……不要!”莊雅頓時忍不住大笑起來,閻寧也跟著裝著發出喘息的聲音。

    住在隔壁的騰毅鬱悶地將喵大寶扔在床上,忍受著隔壁傳來的聲音,苦著臉道:“早知道就不跟著過來了,在大陸沒女朋友,到港門還要被他們欺負!唉。”

    這時候,騰毅忽然發現窗外傳來動靜,他連忙探出腦袋一看,正好見到兩個黑影翻進了閻寧的房間!

    “不好!”

    騰毅暗罵一聲,就想到隔壁提醒閻寧,可回過頭的時候,卻猛地見到自己房間站著兩個黑衣人。

    黑衣人的手中拿著槍,直勾勾地對著騰毅。

    回閻寧這邊。

    兩名黑衣人悄悄地翻進房間後,見到被窩翻騰的模樣,不由得對視一笑。

    “還在行這種男、女之歡,不知死到臨頭!”其中一個黑衣人舉起槍,毫不猶豫地對著被子連開三槍,槍口裝了消音器,所以並沒有被周圍的人察覺。

    被窩傳來兩聲悶哼,而後鮮血便染紅了被子,兩名黑衣人見此,不屑一笑:“還以為是什麼大人物,沒想到一難度也沒有。”

    另一名黑衣人道:“走吧,還趕得上夜宵呢!”

    “吃夜宵?帶上我們倆好不好?”

    兩名黑衣人身後冷不防地傳來聲音,他們驚恐地回過頭,等待他們的卻是兩張椅子,頓時將他們砸得七葷八素。

    閻寧打開燈,笑著掀開被子,隻見被子中是一架電風扇,閻寧的手機正在播放著某島國的愛情動作片。

    而被子上的鮮血,則是閻寧一直隨身攜帶的雞血。

    閻寧笑著將兩人拖到一旁,用被單將兩人捆成了粽子:“雅,他們倆就交給你了,不用客氣!”

    莊雅冷哼一聲,衝著兩人的肚臍下三寸各踹了一腳,兩個黑衣人頓時疼得涕泗橫流,哀嚎連連。

    

Snap Time:2018-06-21 16:27:32  ExecTime:0.5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