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山之陰陽鬼醫》全文閱讀

作者:鬼哭老朽  茅山之陰陽鬼醫最新章節  茅山之陰陽鬼醫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茅山之陰陽鬼醫最新章節第2208章真龍衛【第二更】(18-06-20)      第2207章雪山【第一更】(18-06-20)      第2206章十年之日【第二更】(18-06-20)     

第10章血戰


    閻寧並不知道自己已經被人惦記上了,但他心中依然苦悶。

    剛才查閱了吳門古籍,他倒是知道如何醫治李菲菲的父親了,但……要用到斷續。

    閻寧與李立國的情況相同,必須要用還魂丹來還魂,李立國需要,閻寧同樣需要。

    可斷續隻有一株,救得了李立國,閻寧自己就沒了保障,七天之內,要是想不到辦法解決,閻寧必死無疑。

    “閻寧啊閻寧,你說你裝什麼大尾巴狼,好端端的**絲不做,非得李菲菲渾水,就算救了人家父親,人家也不一定會喜歡你,又何必搭上性命去救他呢。”閻寧自言自語地歎著氣。

    閻寧從來就不是什麼偉大的人。

    他從小跟著父親省吃儉用,什麼苦頭都吃過,也被人欺辱過,深知這個社會的冷漠與險惡。

    好不容易得到一些或許能夠改變自己命運的東西,如今卻要拱手相送,還得搭上性命,換做是誰心也不好受。

    “管他的呢,反正我還有七天時間,先把李立國救了再說。”

    閻寧一咬牙,不再糾結,推開房門,卻見家被翻得亂七八糟,家具散落在地,好像被小偷光顧了一般。

    “不是吧?這麼倒黴?”閻寧趕緊打開床頭的抽屜一看,存放著斷續的藥盒果然已經不見了蹤影。

    閻寧頓時急了,外外找了三遍,才確認斷續真的被偷了。

    “真尼瑪晦氣!”閻寧吐了一口口水。

    就在這時,閻寧察覺到了不對勁,仿佛黑暗中有人在盯著他一般。

    他回頭一看,不知何時門外已經站著一個佝僂的人影,人影手拿著一個黑色的小盒子,正是存放著斷續的藥盒!

    閻寧見到那位老頭,頓時氣不打一處來,罵罵咧咧地說道:

    “媽的,一把年紀了還做這種小偷小摸的事,別怪我沒提醒你,趕緊把東西還給我,否則我把你打得生活不能自理!”

    那位老頭自然是宋老,他掂量掂量藥盒,沒有說話。

    “別以為我不打老人啊!我數三下,再不交出東西我就出手了!我下手很重的,一拳絕逼打死牛!”閻寧說著,一步步向老頭靠近。

    但下一秒,他本能地察覺到了危險的氣息,還沒來得及躲避,便感覺小腹一陣劇痛,身體不由自主地飛了出去,狠狠地撞在牆上。

    “小家夥,”宋老走到了閻寧身旁,伸手拍了拍他的臉,“你師父沒教過你,什麼叫尊老愛幼嗎?”

    閻寧知道自己碰上的不是善茬兒,心叫苦連天,但嘴上依然不服軟:“尊老也不是尊你這種偷雞摸狗的老雜碎!”

    “哼!”宋老抬腳狠狠地踩在閻寧的胸口,閻寧感覺自己的肋骨仿佛都斷了幾根,“你師父是誰?”

    閻寧咬著牙,不肯出聲,腦子卻不由自主地浮現出了方士天的影子。

    “不肯說?也罷,反正都是吳門的人。這些都不重要,把《吳門鬼術》交出來吧。”

    宋老看起來弱不禁風,實際上腳底有千鈞之力,閻寧感覺喉嚨一甜,竟然吐出了一口鮮血!

    原來這老頭是衝著吳門古籍來的,閻寧腦子飛地運轉著。

    他得到吳門古籍不過兩天的時間,也沒告訴過任何人,眼前這個老頭是怎麼知道的?看這老頭的模樣,似乎修為不淺,為什麼還想要吳門古籍?

    宋老緩緩地加重腳力,閻寧已經處於崩潰的邊緣,心想吳門古籍總歸是身外之物,犯不著搭上性命,閻寧一咬牙:“在我書包!”

    “早說不就不要受這些苦了?”宋老冷笑一聲,奪過閻寧的書包。

    “我哪知道你要的是那破玩意兒!”閻寧鬱悶地喊道。

    這老頭見麵就把自己胖揍一頓,如果一開始就說是要吳門古籍的,閻寧也就直接給了,如今卻白挨了一頓打。

    宋老粗暴地將書包撕碎,吳門古籍自然落入他手,宋老隨意地翻了翻,眼頓時流露出了興奮貪婪之色:“居然真的是它!天助我也!”

    閻寧靠在牆角,無力地說道:“不過是一本破書,你要它做什麼?”

    宋老恥笑道:“原來你不過是半路出家的小廢物,機緣巧合得到這本古籍罷了。茅山吳門一脈以醫術橫行天下,其中吳門金針又是吳門精髓之最,你小子哪知道其中的奧妙!”

    閻寧心中為吳門古籍的來曆吃驚,也明白了吳門古籍的珍貴,但此時迫於壓力,隻得拱手讓人:“古籍你也拿到手了,還請把藥盒還給我。”

    宋老聽後,不屑地大笑道:“你還癡心想要斷續?小子,你可知道你惹到了不能惹的人?”

    閻寧這回可聽出了宋老的來曆:“是方家派你來的?”

    關於吳門古籍,閻寧隻有在作弄方傑的時候用過,眼前這老頭肯定是方家請來的高人,從方傑肩膀上插著的牙簽推斷出吳門金針的事,這才找上門。

    “小子腦袋倒是靈光,”宋老從懷中掏出了一柄匕首,抵在閻寧的脖子上,鋒利的刀鋒頓時在閻寧脖子上劃出一道血痕,“實不相瞞,方家出了二十萬買你的命,喋喋,他們可不知道,你手上的這本吳門古籍的價值可遠超二十萬!”

    閻寧感受到死亡的威脅,渾身的汗毛倒豎。

    事到如今,閻寧如果再不做反抗,一定會死在眼前這個糟老頭手!

    想到這,閻寧突然大喝一聲,翻身從抽屜拿出了一顆算珠,狠狠地拍在宋老的臉上。

    算珠爆發出一陣金光,居然將宋老強行擊飛,甚至撞倒了一麵牆才停下來!

    “我去,這玩意兒對活人也這麼管用?”

    閻寧將手已經失去光澤的算珠隨手丟棄,而後抓起地上的吳門古籍與藥盒、還有剩下的算珠,便撒丫子狂奔而逃。

    廢墟之中,宋老緩緩爬了出來,隻見他滿身鮮血,一顆眼珠子已經碎裂不見。

    此時他的臉色異常難看,怎麼也想不到自己會栽在一個黃毛小子手。到手的鴨子卻飛了,這對宋老來說,已經達到他能忍耐的極限!

    “閻寧是吧,我宋彥必讓你生不如死!”

    

Snap Time:2018-06-21 16:20:03  ExecTime:0.3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