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世戰魂》全文閱讀

作者:極品妖孽  絕世戰魂最新章節  絕世戰魂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絕世戰魂最新章節第兩千四百零五章第五關考核(二合一)(18-05-25)      第兩千四百零四章天地武宮(一)(18-05-25)      第兩千四百零三章第二小關(一)(18-05-25)     

第兩千四百零二章不鳴則已,一鳴驚人(一)


    “好了,你們誰先來試試?”

    心若主宰看著眾人,開口問道。

    整個道場,鴉雀無聲,無人說話。心

    若主宰等了不到三息,眉頭就皺了起來,道:“你們這一個個的都像什麼樣,連這點勇氣都沒有嗎?行,既然你們不主動,那就我來點,誰是謝家的嫡係弟子,給我站出來。”謝

    思意心神一緊,向前走了數步,小心翼翼的試探問道:“心若前輩,你是在叫我?”

    心若主宰上下打量了他一眼,道:“嗯,就是你了,我聽那幾個長老說,你的武道天賦,非常的不錯,那就讓我來看看。”

    聽著此話,謝思意精神一振。他

    沒有想到,連堂堂心若主宰,竟然都聽說過他。原

    本謝思意的內心,是有點抵觸的,他不想第一個站出來。因

    為,他還不知道心若主宰到底是什麼情況,有著什麼樣的標準等等,所以他想看其他人試試的狀況,到時候好有所準備。不

    過,現在的話……他

    要是表現的不錯,定會加深在心若主宰心中的印象,指不定可以與心若主宰結交。能

    與心若主宰結交,這可完全不亞於與那位天尊搭上關係!

    甚至,還要更好!

    “我何必畏手畏腳?我的天賦,雖然遠遠比不上心若前輩,但是要想達到他認可的標準,那應該是沒有任何問題的。”謝

    思意念想至此,內心大定,整個人都放鬆了不少。“

    心若前輩,晚輩這十年之中,自創了一招,以及自創了一部功法的總綱,我是否可以一並施展出來?”

    謝思意抱拳問道。“

    當然可以。”

    心若主宰點了點頭。“

    好!”謝

    思意屏氣凝神,隨後整個人的氣勢,完全爆發而出,湧向四麵八方。“

    我所創之術,名為洛水之劍!”

    謝思意一邊開口,一邊從儲物袋之中,取出了一把仙劍,整個人的身形,驀然一動,竟是化作百道殘影,在虛空中不斷閃現,無數藍色的劍花,瞬間在虛空之中,不斷的誕生出來。

    嘩啦啦!明

    明無海,無湖,無河,但是整個道場上,卻響起了無數道浪花之聲,在場所有修士的眼神,都是一陣恍惚,冥冥之中感覺有著無窮之水,正朝著他們淹沒而來,驚了他們一身冷汗。“

    這謝思意的武道天賦,的確是不錯。”秦

    南微微點頭。“

    現在是我自創那門功法的總綱,我將這部功法,名為飛天經!”

    謝思意漫天劍勢,陡然收回體內,盤膝而坐,氣息變的無比平靜。他

    的口中,念念有詞,雙手不斷結出法印,一股若有若無的玄妙之意,立即從他身上釋放出來,如同微風一樣,吹拂全場。

    “這謝思意,果然厲害啊!”

    “沒想到,他都已經開始自創功法了!”“

    自創術法,自創功法的總綱,做到如此地步,謝思意肯定能過了!”在

    場修士們見狀,都是忍不住出聲驚歎,看向謝思意的目光之中,充滿了羨慕。眾

    所周知,自創一門功法,那可是比登天還難,其中比較困難的地方,就是總綱。如

    果說總綱已經創造出來,那麼根據總綱往後麵推演,困難就要小了許多。“

    碰上這謝思意,我目前的武道天賦,的確是不如,肯定會敗。”角

    落中的古飛見狀,小爪暗暗握緊。

    它們絕天寶獸一脈,雖然從生下來開始,就已經相當逆天,但是許許多多的能力,以及血統之力等等,需要它們成長起來之後,才能夠達到絕天寶獸的巔峰。

    “但是,哪怕是輸,也不能就那麼認慫啊……”古

    飛看了一眼秦南的身影,它冷靜下來之後,知道秦南是為了它好,但是它心中就是有一道坎,始終想不明白,非常的難受。“

    你叫什麼名字?”這

    個時候,心若主宰開口了。“

    晚輩謝思意,謝遜之孫。”謝

    思意連忙說道。同

    時,他內心的喜意,變的更為弄烈。

    都已經問名字了,他必然是通過了!“

    哦,謝思意啊……”心

    若主宰語氣稍稍拉長,隨後臉色一冷,毫不掩飾自己眼神的不屑,道:“你剛才拿出來的,都是些什麼玩意兒?現在謝家的嫡係弟子,就這麼不堪嗎?”

    此話一出,整個道場,頓時變得無比寂靜,落針可聞。

    在場所有的修士們,都是錯愕,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就

    連秦南,也是稍稍愣了一下。

    “前……前輩,你……這是什麼意思?”

    謝思意大腦一片空白,從天堂墜落地獄,整個人都懵掉了。

    “什麼意思?你還覺得我說得不夠直白嗎?就是你自創的這門術法,還有這什麼總綱,都是相當垃圾!你竟然還好意思在我麵前施展出來?”

    心若主宰毫不顧忌,言辭犀利,字字如刀。“

    垃……垃圾?”

    謝思意的心髒,劇烈一震,隨後一股無名之火,幾乎是下意識的冒氣,他也是下意思的厲聲質問:“心若前輩,你這是什麼意思?縱然我自創的術法,還有這門自創功法的總綱,遠遠不如你,但有你說的那麼不堪嗎?”不

    少修士也覺得,這心若主宰說話,實在是太過分了一點。

    “喲,還不服氣?那我就讓你服氣。”

    “你這什麼洛水之劍,我看到了足足一百零七種漏洞!這個不提也罷,你現在好歹也是一介主宰,自創出來的一門術法,意誌威力等等,竟然隻是堪比一門仙術!”“

    耗費了那麼大量的時間和精力,僅僅隻是為了一門仙術?難道你是想弘揚武道嗎?你不過就是自創出來,想要得到更多的讚美和認可,沽名釣譽罷了!”

    “還有,什麼叫自創功法?每一門功法,都有屬於它的核心真諦,獨一無二!但是,你自創的這門功法總綱麵,竟然有問陽神典的核心真諦!你這算是自創功法嗎?”

    心若主宰連聲厲喝,字字如雷,震的整個道場,都是微微顫抖起來。謝

    思意的臉色,頓時變的蒼白起來。作

    為一介主宰,他豈是不知道什麼叫做自創功法?他所自創的那門功法,的確是借鑒了問陽神典的核心真諦,根本算不上自創功法。

    但是,問陽神典這本功法,可是相當罕見,他原本以為心若主宰絕不可能發現……第

    兩千四百零三章不鳴則已,一鳴驚人(二)

    “退下吧!下一個。”心

    若主宰眼中厭惡之色一閃而逝,揮了揮手。如

    果說不是受製於聖天武教,他肯定會不介意好好教訓一下謝思意。

    就這點水平,也敢在他麵前玩手段?

    這是看不起他麼?緊

    接著,考核繼續。無

    論主動站出來,心若主宰就隨意伸手,點中了誰,就是誰上。

    不到半柱香的時間,林成器等等天才們,也都紛紛進行了考核,結果都是大受打擊。

    他們有的人是測試武道天賦,有的人演變術法,也有的人讓心若主宰釋放一招,他們當場學習等等,各種手段,應有盡有,但統統都被心若主宰無情拒絕。

    “乖乖,這果然是聖天武教的人,不想讓我們通過這第四關。心若主宰要求這麼高,我看除了剛才那個走後門的陳烽火,我們恐怕沒有人能夠通過。”

    季玄砸了砸舌,忽而想到什麼,眼睛一亮,對著秦南傳音道:“對了,林小哥,你可以把那門魔功施展出來啊!到時候,任憑這心若主宰眼界再高,那肯定也是服服帖帖。”秦

    南搖了搖頭,道:“這部魔功,我暫時不想引起太多的關注。”季

    玄聳了聳肩,道:“那就隻能去參與第四關考核了。”

    秦南沒有接話,而是暗自思索。他

    該怎樣通過心若主宰這一關呢?測

    試武道天賦?

    還是說……“

    你,過來,到你了。”

    正當這個時候,心若主宰隨意一伸手,指在了秦南身上。“

    ,就你這樣沒骨氣的人,還有必要參與這樣的考核麼?別去自取其辱吧!”一

    直在另外一邊的謝思意,這時候冷嘲熱諷道。

    他被心若主宰當場羞辱,心中可謂是憋了一肚子火,但是他不可能向心若主宰去發作,所以見到秦南出來,就忍不住了。

    遠處的古飛,也搖了搖頭,收回了目光。

    秦南連跟謝思意鬥武都不敢,怎麼可能通得過心若主宰那一關?“

    心若前輩,可否問你個問題?”秦

    南直接無視了謝思意和所有的目光,抱拳問道。

    “趕緊問,別耽誤時間。”心

    若主宰有些不耐煩道。“

    晚輩也曾修煉過心意之力一段時間,故而對你的各種消息,頗為了解。晚輩鬥膽問一句,你將斬心一劍創造出來了嗎?”

    秦南試探問道。

    他之所以問這番話,主要是想起了那日在魔穀麵,碰到了皇甫絕的場景。

    說不定,心若主宰和皇甫絕也是一樣呢?

    如果是的話……那

    可就太有意思了!

    當然了,秦南也沒有做太大的指望,如果不可以的話,他就進行武道天賦測試。“

    斬心一劍?什麼東西?”

    心若主宰滿臉疑惑。“

    還沒創出來?”

    秦南心底一振。

    “咳咳,晚輩在心意之力上,有所領悟,故而自創了那麼一招,名為斬心一刀,那我就施展給你看一看吧?”秦

    南略有點不好意思道。

    雖然這種事兒,的確挺爽的,但是正主就在麵前,還是未來的一方巨頭,在他的麵前用它的東西去顯擺……

    算了,挺好,感覺很對!“

    哦?你還在用心意之力自創了術法?那你施展出來看看。”心

    若主宰嘴角浮起了抹冷笑。

    要知道,用心意之力自創術法,那可是比一般的自創術法,更加的困難。哪

    怕是他,如今也隻是自創了三門而已。

    在他的眼,秦南就跟謝思意一樣,都是曾經偶然得到了某種稀缺少見的術法,然後在融入自己的些許意誌,進行改變,想要蒙混過關。這

    群人,還真是不長記性!

    看來,待會他無論如何,都得動動手,給這些人一個威懾了!

    “自尋死路!就憑你的武道天賦,還能自創出來心意類的術法?”謝

    思意等人見狀,心底也是冷笑連連。

    他們的看法,與心若主宰的一模一樣,他們幾乎都看到了,待會心若主宰大發雷霆的樣子。“

    林曉之,你這是幹什麼?你不要學謝思意,心若主宰的脾氣非常不好,要是知道你在欺騙他的話,他必然會大發雷霆”角

    落中的古飛,本來不想搭理,但是它終究於心不忍,連忙出聲勸道。

    “放心吧。”秦

    南笑了笑,心意之力,當即全部釋放而出,衝天而起。“

    哦?心意之力倒是很濃厚。”心

    若主宰見狀,略有點詫異,神色也稍微緩和了一點。

    憑這一點,待會他下手可以輕點。“

    心若前輩,看好了,這便是斬心一刀!”

    秦南一身氣勢,轟然爆發,所有的心意之力,凝聚為了一把虛幻之刀,對著心若主宰,當場斬下。

    轟!浩

    瀚刀意,爆發而出,一往直前。它

    虛無,但又真實存在,它可以風過無痕,亦可以雷霆碎天!數

    息之後,漫天刀意,消散一空,秦南氣息也變得平靜下來。

    整個道場,鴉雀無聲。“

    哈哈哈!”

    很,謝思意、林成器等等修士們,心中都是忍不住大笑起來。這

    個家夥,未免也太愚蠢了!如

    此強大的心意類的術法,心若主宰怎麼可能不知道?

    “唉!”

    古飛見狀,深深一歎。沒

    想到,它又一次勸了秦南,結果秦南還是沒聽他的。或

    許,它真的該好好考慮一下,要不要跟著秦南了。

    “你……你剛才施展的這一刀……就是那所謂的斬心一刀?”然

    而,隻有心若主宰,站在原地,表情愣愣的。

    “不錯,就是斬心一刀。”

    秦南篤定的點點頭。“

    臥槽!”“

    這……這……”

    “這真是你創造出來的?”一

    向傲慢無比的心若主宰,猛地爆了句粗口。

    饒是以他如今的層次,臉上也是忍不住露出了震撼之色。

    

Snap Time:2018-08-22 00:18:20  ExecTime:0.5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