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樓名偵探》全文閱讀

作者:嗷世巔鋒  紅樓名偵探最新章節  紅樓名偵探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紅樓名偵探最新章節第845章 勘(18-12-13)      第844章 馬氏(18-12-13)      第843章 無病呻吟(18-12-13)     

第772章 問案


  【前麵770章出了紕漏,已經重新刪改了趙楠的戲份,並把涉及師爺、清客的地方刪掉了改為楊奎並不知道自己的師爺,也被帶到了大理寺審問想要看刪改過的內容,選擇目錄重新下載章節即可。】
  楊奎壓根不記得,自己是怎麼走進大堂的,一直到麵對孫紹宗淩厲的目光,他才又重新恢複了意識。
  這倒也不怪他膽子小,實在是人的名樹的影,‘三目神斷’的名頭,平日說起來或許還略帶幾分調侃,此時卻沉甸甸的,如同大山一般壓在了楊奎心頭。
  而且最重要的是……
  無論按照官階排序,還是按照年齒大小,第二名都應該輪不到自己頭上才對?
  肯定是查出了什麼吧?
  應該是查出了什麼吧?
  一連串的念頭冒出來,楊奎惶恐的幾乎站立不穩,想要屈膝跪倒下來。
  好在他終於還是存了些理智,知道這時候一跪,那就等於是不打自招了。
  故而狠狠咬了咬牙,強裝鎮定的邁步來到大堂中央,拱手為禮:“下官楊奎,見過少卿大人。”
  “嗯。”
  孫紹宗倨傲的點了點頭,隨即大手一揮:“讓人犯當堂辨認!”
  不等楊奎反應過來,後堂門簾一掀,兩個衙役拖出一名衣衫襤褸的高大漢子,往楊奎麵前狠狠一丟。
  砰~
  那人落地之後發出一陣呻吟,隨即緩緩的抬起頭來,望向了身前的楊奎。
  楊奎自然也是凝目打量,卻隻見這人滿麵血汙,幾乎隻有兩隻眼睛,還算是看的分明,實在瞧不清麵目五官。
  不過看這身量,莫非是……
  就在楊奎心下狐疑之際,那人卻陡然瞪大了眼睛,然後張開了嘴巴,露出了黑洞洞不見一顆牙齒的口腔。
  這是何等的酷刑?!
  楊奎渾身一顫,不等再細看究竟,那人已然四肢並用的撲了上來,一把抱住楊奎的大腿,含糊不清的嚎叫著:“大人、救我、救我啊!”
  啪~
  與此同時,孫紹宗猛地一拍驚堂木,厲聲斥道:“好個楊奎,你是如何毒殺呂明思的,還不給本官從實招來!”
  “我……我……”
  楊奎顫聲吐出兩個‘我’字,可最終喊出的卻是一句:“下官冤枉、冤枉啊!”
  “被人犯當堂指認,你如何還敢喊冤?”
  “可下官壓根不認識此人!”
  說到底,他雖然被孫紹宗的名聲氣勢所懾,求生的欲望卻是絲毫未減。
  因而當此關鍵時刻,雖然兩條腿幾乎都支撐不住身子,楊奎卻還是按照早就編好的腹案狡辯起來。
  “大人、你不能……你不能這樣啊!”
  腳下那血人痛苦嗚咽著,口齒愈發的含糊不清。
  楊奎抬了抬腿,想要把這人一腳踢開,可身上實在欠了力氣,隻帶的對方身子微微一晃。
  然而就隻這麼一晃,卻讓對方徹底放棄了求助於他的念頭,轉而回身跪伏於地,想著孫紹宗叫道:“小人願意招供了,願意招供了!”
  咦?
  難道他之前還未曾招供?!
  也對,若非如此,又何須挨個把人叫進來詢問?
  想到這,楊奎頓時後悔不迭,若早知道這段青如此硬骨頭,自己方才就不該徹底斷了他的念想!
  可話又說回來,若不及時撇清幹淨,自己又如何能夠安然脫身呢?
  “哼!”
  就在此時,隻聽孫紹宗一聲冷哼:“你方才也已經聽到了,楊大人自稱並不認得你,那你又怎能證明,不是在故意攀誣於他?”
  “小人……小人……”
  那‘段青’口齒不清的含糊了幾句,忽然仰頭叫道:“滿庭芳的秋玉,她、她可以為我作證!她曾親眼見到小人和楊大人,一起從後巷離開滿庭芳!”
  楊奎心下一震,他原本以為段青會招認出血手施貴的名姓,而血手施貴入夜前,剛剛發來消息,說是與段青失去了聯係,所以已經悄悄更換了潛藏的地點。
  所以就算段青想要攀扯出施貴,大理寺也無從追查施貴的下落。
  至於當初兩人與楊奎的幾次接觸,楊奎也並未透露自己的身份,更未曾在人前顯露蹤跡。
  而這正是楊奎敢於撇清狡辯的底氣。
  誰承想,竟然又冒出個什麼秋玉來!
  想起那日,自己前去交代下毒的細節,卻得知賽鐵牛段青,竟然跑回滿庭芳與娼婦鬼混,自己一時盛怒之下,的確曾在滿庭芳後巷怒斥段青。
  楊奎心下登時又慌亂起來。
  這時就聽孫紹宗大聲吩咐道:“來人啊,速去滿庭芳將那秋玉帶來!”
  其實秋玉眼下就在後堂貓著呢。
  但黃斌卻還是慨然應諾,昂首闊步的出了大堂。
  眼見的黃斌離去之後,孫紹宗又將目光轉移到了‘段青’身上,沉聲喝問道:“你與楊奎是如何認識的,又如何受了他的指示下對謀害呂明思,以及殺掉王二虎的,還不從實招來!”
  “小人、小人……小人……”
  那‘段青’激動的一連道出幾個‘小人’,眼見得就要吐露實情,卻忽然往前一撲,再沒半點聲息。
  斜下立刻閃出了柳湘蓮,伸手試探了一下他的鼻息,然後稟報道:“大人,他之前受刑過重,此時傷勢發作昏迷過去了。”
  孫紹宗皺起眉頭,不耐煩的揮手道:“抬下去醫治,想法子讓他盡快清醒過來!”
  柳湘蓮忙招呼幾個衙役,七手八腳的,將那‘段青’抬回了後堂之中。
  這下孫紹宗自然隻能把注意力,重新投遞到了楊奎身上:
  “楊奎,你可知罪?”
  “少卿大人!”
  楊奎手心的藥丸,早已經被汗水浸濕了,但他口中卻仍是強辨道:“不過是個市井無賴隨口構陷,下官又何罪之有?再說下官來京城不過半年光景,平日政務繁忙,哪有機會同這等市井無賴打交道?”
  孫紹宗倒也不急著問罪於他,老神在在的往椅背上一靠,淡然道:“既如此,就等那秋玉帶到之後,與方才的人犯一同指認吧。”
  說著,便再不發一言。
  大堂上就此安靜下來,可楊奎心中卻是開了鍋一樣百感交集。
  渾渾噩噩、恍恍惚惚,也不知過去多少時辰,忽聽外麵有人稟報:“大人,人證秋玉業已帶到!”
  孫紹宗立刻抖擻精神,吐氣揚聲:“帶進來!”
  隨著這一聲吩咐,楊奎下意識的轉頭望去,就見方才匆匆離去的黃斌,領著個嬌小女子走進了大堂之中。
  那女子進門後提著裙角,剛要跪倒磕頭,冷不丁瞧見楊奎,卻是立刻尖叫起來:“是他,就是他!那日鐵牛在後巷,就是被他斥了一頓,當時還有個國字臉小眼睛,頭上頂著‘書櫥’的男人!”
  當真被她瞧見了!
  一聽到這番描述,楊奎頓覺萬念俱灰,因為自己的心腹王師爺,真是這般模樣。
  然而這女子下麵一句話,卻又讓他有絕處逢生之感!
  隻聽那女子指著楊奎的鼻子,繼續道:“後來我又瞧見他下了車,把鐵牛拉進車廂一起走了!”
  “你說謊!”
  楊奎聽到這,忍不住脫口反駁:“那日我分明就沒有下車,更……”
  說到半截,楊奎才猛地警醒過來,急忙守住了後麵的話頭。
  然而卻早已經晚了。
  啪~
  隻聽驚堂木一響,孫紹宗冷笑道:“更沒有怎麼樣?你是不是想說,那日段青未曾進到車廂,而是充當車夫,趕著馬車離開的?”
  “我……我……”
  楊奎臉上徹底去了血色,雖然還不明白這究竟是怎麼一回事,但他卻清楚的意識到,自己已經陷入了絕境之中!
  雙頰的肌肉,不受控製的顫抖著,楊奎眼中閃過迷茫、惶恐、眷戀,最終卻統統化作了絕決之色。
  然後他猛地抬起左手,把周昶給的藥丸往嘴塞去!
  然而與此同時,一股淩冽的風聲也撲麵而來,楊奎剛將那藥丸送到嘴邊兒,就覺得肩頭劇痛襲來。
  卻是孫紹宗見他麵色不對,又突然揚手似乎要服用什麼,急忙將驚堂木甩了過來,正中楊奎的肩胛骨。
  “啊~~~!”
  楊奎淒厲的慘叫了一聲,卻還是接著慣性,把那毒藥塞盡了嘴。
  特娘的,竟然打偏了!
  孫紹宗無語的暗罵一聲,卻原來驚堂木砸中的,竟是楊奎的右肩,對左手的影響自然無法立竿見影。
  尷尬之餘,孫紹宗又忙揚聲喝道:“快把他嘴的東西摳出來!”
  當下公堂之上就亂做一團,眾衙役紛紛撲到近前,拿人的拿人、扣嘴的扣嘴,可他們的動作再快,又怎麼及得上楊奎吞咽便利?
  眼見得那毒藥已然入腹,眾人正手足無措之際,忽聽一人喝道:“放著我來!”
  話音未落,後堂又衝出一人,隻見他周身的珠光寶氣,卻不是乞丐保長洪九還能是誰?
  洪九撲到近前,讓人駕起哀嚎的楊奎,對準他的胃口就是一拳搗了上去,然後捏住楊奎的兩腮,伸手直往舌頭根上摳挖,嘴還添油加醋的道:“正好老爺我剛才上茅廁時,不曾找見廁紙,隻能用手……”
  這三管齊下,那楊奎哪消瘦得了?
  當下喉頭湧動,長虹貫日一般噴出許多穢物!
  【刪改劇情之後,思路稍微有些亂套,今兒就先兩更,明天再三更。】
  

Snap Time:2018-12-15 00:35:48  ExecTime:0.0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