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漢鄉》全文閱讀

作者:孑與2  漢鄉最新章節  漢鄉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漢鄉最新章節第八十四章 人情世故(18-11-15)      第八十三章 好人壞人難分辨(18-11-15)      第八十二章 紛亂的秋天(18-11-15)     

第七十五章 命不好的狄山


  第七十五章命不好的狄山
  霍光不得不承認,劉據這個皇長子在少年人中還是很有些威望的。
  自他出現在人群前,洶湧的少年人群,就開始了排山倒海一般的朝拜。
  這讓劉據歡喜的幾乎語無倫次,若不是他身邊還有一個矮小的黑衣博士在不斷地鼓勵他,他甚至會當場痛哭流涕。
  不知為什麼,劉據選拔少年人的規則極為簡單先到鴻台者為上賓!
  劉據的話音剛落,宮門大開……
  霍光一馬當先大喊大叫著要勇奪第一,拔腿向西狂奔……
  跑了半截就藏在一顆石頭後麵,等一群人轟隆隆的朝西跑了,他才從石頭後麵出來,整整衣衫,走了回來,朝站在宮門口目瞪口呆的劉據拱拱手,然後就跟慢慢悠悠走進皇宮的張安世一起向東邊的走。
  “剛才有幾個人在大喊跑錯了。”
  “哦?是誰啊?”
  “張氏,曹氏的幾個。”
  “不奇怪,他們應該知道路,隻是他們為什麼不走正確的路?”
  “猶豫了一陣子,最後還是跟著大隊人馬跑了。”
  霍光歎口氣道:“都是一些盲從之輩,在大漢想要找幾個特立獨行之人何其難哉!”
  劉據眼睜睜的看著剛才被他的一番話刺激的如同蠻牛一般的少年人衝向向宮中處罰罪囚的掖庭宮,不由得目瞪口呆。
  見到剛才率先跑錯路的霍光又回來了,匆匆追上來怒道:“霍光你在幹什麼?”
  霍光回首笑道:“幫皇長子挑選可用之才!”
  “你讓他們誤入歧途了,還怎麼挑選?”
  霍光笑道:”那就證明他們不是人才,而是蠢材!殿下剛才說的很清楚,以到達鴻台先後次序安排座次,鴻台就在東邊,他們偏偏要往西邊跑,這就愚蠢的讓人難以置信了。”
  劉據身邊的黑衣博士結結巴巴的張嘴道:“殿下……仁慈,要給所有人……一個目睹天顏……之機。
  爾黃口孺子……壞殿下大事矣!”
  聽這個黑衣博士如此說話,張安世淡淡一笑,他不相信這個世上居然有這種人存在,敢拿皇帝的臉麵當人情來邀買人心,真是不知死活。
  霍光抓著劉據的胳膊道:“殿下,把這家夥活埋了吧!”
  劉據陰沉著臉道:“該是你被活埋!”
  霍光笑道:“活埋了我後果嚴重,我師傅,兄長可能會發瘋,您可能扛不住,不如活埋這個人!”
  劉據見霍光越說越不像話,惱怒的揮揮袖子,立刻安排黃門騎馬去追那些跑錯路的少年人。
  對霍光則氣咻咻的,眼中滿是惱怒之意。
  霍光歎口氣道:“殿下,最後有幸目睹天顏之人不宜超過一手之數,最好不要超過三個……”
  劉據傲然道:“這是未央宮,我也是這的主人翁,不勞你操心。”
  霍光苦苦勸諫道:“既然殿下不準備活埋這個人,又不準備限製覲見陛下的人數,那麼,懇請殿下,一定要把我的這些話告知皇後陛下,請皇後陛下定奪。”
  劉據大怒,指著霍光道:“我最後悔的事情就是把你當做好友,邀請你來未央宮!”
  霍光挑挑大拇指道:“這是殿下做出的最英明的決斷,不得不說殿下真是洪福齊天。”
  劉據憤怒至極,戟指霍光道:“你無禮!”
  霍光笑道:“半個時辰之後殿下就該明白,誰才是真正對你好的人。”
  劉據拂袖而走,跳上一輛馬車就急匆匆的向未央宮狂奔,他看的很清楚,就在剛才霍光說話的時候,一個宮娥匆匆的離開,那是母後的侍婢。
  劉徹走了,黑衣博士也走了,臨走時看霍光的眼神極為不友善。
  頃刻間,偌大的甬道,就剩下霍光跟張安世了。
  張安世笑道:“明知道他比較傻,你就不能好好跟他說?總是欺負他做什麼?
  你說,他見到了皇後會不會挨揍?”
  霍光冷哼一聲道:“他要是有膽子活埋了那個黑衣博士,我自然會跟他講清楚其中的道理,也會真正的佩服他。
  可是他沒有這個膽子!
  我霍光憑什麼要受這個醃氣?”
  張安世皺眉道:“你的殺心怎麼這麼重?”
  霍光搖頭道:“不是我殺心重,而是這個黑衣博士留在他身邊會活活害死他。
  陛下是什麼人?
  他在用儒家,他是儒家的主人!
  而劉據在幹什麼?
  他在學儒家,
  他是儒家的門徒!
  儒家現在施行的學說,對陛下是有利的,所以,陛下才會為儒家張目。
  如果有一天儒家不再有利於大漢,陛下一定會棄之若敝履,在陛下眼中,各門各派的學說都是他可以利用的工具。
  人,是使用工具的人,而不是被工具使喚。
  安世兄,如果有一天你被一頭牛舉著鞭子驅趕著犁地,你是什麼感覺?”
  張安世笑道:“我喜歡吃牛肉,不喜歡犁地!”
  霍光冷笑道:“剛才那人就是赫赫有名的五經博士狄山,雖然有口吃的毛病,卻做得一手好文章,且專攻《連山易》,乃是博士中的佼佼者。
  我在太學曾經聽過此人授課,講的是“知天命,畏天命,順天命”,雖然一堂課業講的磕磕巴巴,但是,頗有深意,我很喜歡。
  這樣的人,隻適合留在太學授課,不適合出現在太子身邊。
  這樣繼續下去的話,他的下場應該不好。”
  張安世笑道:“當陛下的太子可是一樁苦差事啊,劉據還不是太子呢,就早早地想籠絡人手,如果是三五個,陛下一定會大為欣慰,如果是百十個……!”
  兩人正說話呢,就聽身後傳來轟隆隆的跑步聲,氣勢很大,霍光,張安世連忙讓開大路,靠在甬道的邊上,免得被大隊人馬踩傷。
  “就是這個家夥讓我們跑錯路!”
  “不為人子!”
  “卑鄙,無恥!”
  “小人哉!”
  “彼其娘之!”
  紛亂的喝罵聲不絕於耳,霍光呲著大白牙笑嘻嘻的看著這群傻蛋,不等這些人罵完,就高聲道:“殿下說在鴻台下麵匯合,可不是鴻台上麵!一定要記住了!”
  “狗賊,又想瞞哄於我!”
  “待這邊事了,耶耶要弄死你!”
  “大家聽好了,我等一定要攀上鴻台,莫要讓賊人得逞!”
  一大群人又轟隆隆的跑遠了。
  張安世瞅著霍光道:“你又欺負他們做什麼,一個個養尊處優的跑了這麼久,又去爬鴻台,一旦腿軟滾下來,還有命留下嗎?”
  霍光道:“我隻是想看看我大漢的官宦子弟們到底會有多傻!”
  張安世笑道:“既然如此,我們還是走快點,到時候落到最後,顏麵不好看。”
  霍光道:“你放心,他們剛才跑了一柱香的時間,體力早就消耗了一半還多,現在就靠一口氣撐著,等他們跑到鴻台,我們兄弟走路過去也不比他們慢。”
  張安世抬頭看看酷烈的日頭,點點頭,取出背後的傘,兩人撐著傘安步當車向鴻台走去。
  飯食之後,劉徹有小睡片刻的習慣,當宮娥乘車抵達未央宮,匆匆的找到給劉徹搖扇子伺候午睡的皇後,卻一句話都不敢說,吵醒了皇帝睡覺,後果極其嚴重。
  衛皇後等劉徹呼吸平穩了,就垂下帳幕,輕手輕腳的退了出來。
  來到殿外,衛氏問道:“什麼事?”
  宮娥的記性極好,當場就把霍光跟劉徹以及狄山之間的對話學了一遍,甚至連語氣都不差分毫。
  衛氏聽完,眼前金星亂冒,扶住柱子才沒有摔倒,喘息了片刻正要吩咐宮娥傳話給劉據,卻看見劉據氣咻咻的從台階下走了上來。
  不等他說話,衛氏一記耳光就狠狠地抽在劉據的臉上,將劉據剛剛要說的話生生的打了回去。
  

Snap Time:2018-11-15 20:39:13  ExecTime:0.2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