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漢鄉》全文閱讀

作者:孑與2  漢鄉最新章節  漢鄉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漢鄉最新章節第八十四章 人情世故(18-11-15)      第八十三章 好人壞人難分辨(18-11-15)      第八十二章 紛亂的秋天(18-11-15)     

第一四三章 夏蟲不可語冰


  第一四三章夏蟲不可語冰
  “有一天,家來了一個奇怪的客人,恰逢我不在,霍光在家,就代替我去招待這位綠衣客人。
  客人很是滑稽,見霍光長得虎頭虎腦的非常討人喜歡,就打趣他道:霍家子可知一年有幾季焉?
  霍光回道:一年自然有四季。
  客人笑道:“錯了,一年隻有三季。
  霍光不解,堅持一年有四季之說,客人也不退讓,堅持一年隻有三季。
  爭論不下的時候,我正好回來了,見他們還在爭論,就問他們為何爭鬥。
  霍光道:客人曰,一年隻有三季,我謂之曰,一年當有四季,師傅快快告訴客人,一年當有四季才對。
  我仔細觀看了客人之後,在霍光的腦袋上拍了一巴掌道:一年隻有三季!
  霍光錯了,當向先生賠禮才對。
  霍光不解,還是按照我的吩咐給客人賠禮了。
  客人大笑道:原本聽說雲氏家主為神,如今聽你弟子之言,不過爾爾。
  笑罷揚長而去。
  霍光不解,問我為何偏袒客人而委屈他。
  我說:剛才的那位綠衣客人乃是蚱蜢所化,蚱蜢者,春日生,夏日長,秋日死,何曾見過冬日。
  你這少年與一三季人爭論一年之長短,真是愚不可及!我不說你錯,難道要跟那個隻見過三季的杠精繼續爭論嗎?
  莊子曰:夏蟲不可語冰!”
  雲琅給曹襄,李敢講完故事之後,就隨手把這個故事寫了下來,交給曹襄道:“十天後全長安的人應該就知道了吧?”
  曹襄結果那張紙,瞅了一眼道:“你對我的力量一無所知,三天後這個故事就會家喻戶曉。”
  李敢不解的問道:“董仲舒對你非常客氣啊,另外,你這個故事有什麼意思嗎?”
  雲琅抱著李禹把一塊點心放在孩子手笑道:“他說我比他更像神仙。這時候我如果不做一點比他厲害的神仙事,對不起他的吹捧啊。”
  曹襄皺眉道:“董仲舒這是要幹什麼?”
  雲琅笑道:“通過鬼神怪誕之事來宣講他的天人感應論,給他的學說做注腳,找支持。
  人們對於艱難生澀的學問很難理解,如果把學問融進鬼怪一類的故事中就可以宣揚的很久,很廣。
  能聽懂的,自然理解其中意,不解其中意的人也能把這個故事繼續傳揚,傳達給能聽懂人。”
  李敢抓抓腦門道:“他就說“要下雨”以及客人是狐狸這兩件事,能說明什麼?”
  “老家夥想把自己塑造成神棍啊,老家夥想把自己跟天地混為一談啊,他故意把我說的很高,實際上呢,這句話是在他幹了一件很厲害的事情之後,才說出來的。
  目的就是要別人懷疑,懷疑他說這句話的真實性,從而通過我的重重神奇,達到諱莫如深的目的,讓所有人認為那句話是一句客套話,是老家夥愛護後輩的鐵證。
  當然,他還通過這件事告訴別人,天地與人是可以溝通的,天地是有靈魂的,與人的作為息息相關。
  隱晦的告誡皇帝不能為所欲為,順便把我綁上他們的戰車,一起用鬼神之事達到限製皇權的目的。
  用心很惡毒。”
  李敢不好意思的瞅瞅似乎早就了解其中意思的曹襄,好在都是兄弟,笨一點沒什麼了不起的,幹脆問道:“你說的這個故事又有什麼意思?”
  雲琅笑道:“我的意思非常的直白,就是告訴董仲舒,在我的眼,他就是一隻活不到冬日的蚱蜢,是一個三季人,我們不同路。”
  這些話或許還有更深一層的意義,雲琅沒有跟李敢多解釋,他是一個猛將,知道這些東西對他沒有好處,過多的陰謀隻會消磨掉他的猛士之心。
  對雲琅來說,這個世界的人都是一隻隻夏蟲,他們以為能飛的就是神仙,以為長安就是世界的中心,以為天下僅僅隻有華夏九州。
  對此,雲琅很驕傲,卻無人理解他的自傲之心來自何方。
  董仲舒是大漢的名人,他的一個推薦,一句讚歎,一個特殊的理解,會引來無數人的效仿。
  就連曹襄,李敢這些對雲琅熟悉到了極點的人也不能免俗,他們不會多想,隻會驚訝的說原來我兄弟這麼厲害!
  原以為霍去病會矜持一點。
  很不幸,當應付完曹襄,李敢之後,雲琅就看見霍去病的老婆群正抱著霍一,霍二,霍三跟宋喬竊竊私語。
  婦人們聚會,雲琅不好過去,朝她們揮揮手就去了後山,何愁有已經三天沒有出現在雲氏內宅了,這很奇怪,雲琅想去看看何愁有,看看他到底出了什麼事情。
  到了山居,發現何愁有正在劈柴,堆積如山的原木段,隻要上了木砧,就會被一柄鋒利的斧頭從中劈開,分成均勻的兩塊。
  這些鬆木在寒冷的日子用來燒壁爐再好不過了,木柴燃燒的時候還會有鬆香彌漫,每年深秋時節,雲氏都要準備很多,隻是,這樣的活計不該何愁有來做。
  “仆役被我趕走了,是我自己想靜一下。”
  何愁有頭都沒抬,就知道是雲琅來了。
  “我能做什麼?”
  跟何愁有不用客氣,所以,何愁有也不會跟雲琅客氣。
  “什麼都做不了,我老了,陛下不再需要我這匹老狗了,正式把匈奴太子於單的涉安侯爵位給了我,然後我就隻能混吃等死了。”
  “這沒什麼大不了的,你早該過點自己的日子,張湯快要死了,你能全身而退,我非常的開心。”
  何愁有停下手的斧頭看著雲琅道:“我五十年前就已經開始謀劃如何全身而退了,現在有這樣的結局有什麼好奇怪的。
  我以為全身而退之後應該很快活,誰知道,這心空蕩蕩的,我連明日要幹什麼都不知道。”
  “明天?明天你不是要去蘇稚那查一下身體嗎?
  查完了不是要找羌女用刀子刮腳底板的死皮嗎?
  這兩樣事情做完了,至少已經到了中午,你還答應霍光要教授他一些脫身之術,還要教雲音一段劍舞,這兩樣事情做完了,我們不是還約好要吃烤鴨子,飲酒。
  怎麼可能會沒有事情幹?”
  何愁有皺眉道:“這樣的日子你覺得很有趣?”
  雲琅抱著腦袋誇張的喊道:“天啊,這樣的日子你還不滿意?如果你實在是想要幹點以前長幹的活計,為什麼就不能幫我查查,我家到底進來了多少奸細。
  你知道不,董仲舒剛剛給別人說我是比他還有厲害的神仙,這話正在長安傳揚,你想想啊,滿長安的勳貴誰還沒有點好奇心?
  窺伺一下神仙的日常,應該是很正常的事情吧?”
  何愁有看了雲琅一眼,又把一根鬆木段放在木砧上,隨手一斧頭劈開,把劈柴收好,這才把斧頭釘在木砧上道:“那個連捷不錯。”
  雲琅笑道:“我不敢讓您幹活,隻求您沒事幹在院子來回走走就足夠了。
  這家沒一個能鎮得住場子的老人,人家不在乎我啊。”
  何愁有大笑道:“想得美,陛下要我回宮去住,宮的涉安侯府已經給我修建好了。
  隻是因為陵衛的泥人還沒有做完,這才停在你雲氏,想要長久地住在雲氏,這不可能。
  陛下也不會允許。”
  雲琅跟著大笑道:“你真的會在意陛下的安排?”
  何愁有正色道:“人家是天下之主,我不過是一介老仆,有一個藏身之地已經恩典了,我能多想什麼呢?又有誰會在意我的想法呢?”
  “所以,您想跑路?”
  何愁有大笑道:“一輩子被關在高牆大院,整日幹的都是些鬼蜮事情。
  為大漢朝忙乎了一輩子,總想出去看看,看看大江大河,看看高山峻嶺。
  小子,你告訴我你山門在哪,我想去找找看!“
  聽了何愁有的話,雲琅立刻閉嘴,他發現在這一刻,他才是真正的夏蟲!
  

Snap Time:2018-11-15 20:44:09  ExecTime:0.0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