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漢鄉》全文閱讀

作者:孑與2  漢鄉最新章節  漢鄉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漢鄉最新章節第九十章 看你咋了(18-11-18)      第八十九章 美人的威力(18-11-18)      第八十八章 胡亂下蛋的肥杜鵑(18-11-18)     

第一零五章 相處之道


  第一零五章相處之道
  曹襄絕對是一個說到做到的人,他整日在外麵招蜂引蝶,回到家依舊是大爺一個。
  老婆牛氏不但不會責怪他,反而要溫柔地勸他愛惜身體,不惜高價弄來人參等補品,給曹襄進補。
  雲琅很羨慕曹襄在家的地位!
  隻可惜,大漢朝這一優秀的文化遺產,後世人並沒有繼承下來,因為種種原因,曆史將後世的好男兒全部調教成了雲琅這種沒出息的男人。
  雲琅也想很無理的發一次火,問題是他不知道發火之後該如何收場。
  最後還是覺得自己做錯了,人家有理由動怒。
  這樣的事情放在後世,雲琅早就身敗名裂被老婆拉著去離婚分家產了。
  現在,隻是給點臉色,雲琅甚至隱隱有一種賺到的感覺。
  這是後世的人生信條的慣性帶給他的傷害。
  而且是無解的,因此,雲琅不想再談這件事了。
  “你把糧食交給了大司農,兒寬就說了一個好字?”
  曹襄笑道:“他不敢說壞字!”
  “接手上林苑的事情談了嗎?”
  “現在不用談了,張湯正在查處上林苑職司人等的貪瀆枉法之事,少府監已經哀求我母親希望我們早日接手上林苑。
  隻是有一條,虧空我們背。”
  “母親答應了?”
  “還沒有,母親想看看上林苑的虧空到底有多大,要看看那些虧空是陛下跟太後造成的,那些虧空是官員造成的。
  陛下,太後造成的虧空我們可以背,官員造成的虧空,張湯會追回來,少府監的那些人如果聰明,就必須把自己侵吞下去的那一部分吐出來。“
  “就這麼簡單?”
  “對啊,必須突出兩倍才成,另外,黃氏也去找母親了,準備送母親一座染坊。”
  雲琅笑了,敲敲桌子道:“他們是不是認為向我低頭有失顏麵,所以就去找母親了?”
  曹襄壞笑道:“母親說這事得你點頭才成,就把人給打發了,你看著這些天一定會有很多沒名堂的人來找你說情,你那個情婦之所以在驪山遇見你,可能也與此事有關。”
  “她沒說。”
  “她要是說了才蠢呢。”
  “陛下在幹什麼?自從陛下守孝期滿之後,沒聽說他開大朝會。”
  “在長門宮呢,聽母親說,陛下憂思過度,要在長門宮好好地修養一段時間。
  太後賓天,右北平那邊的戰事停下來了,去病那的戰事也停下來了,大喪期間不動刀兵。”
  雲琅點點頭道:“停下來也好,大家都喘一口氣,這些年的戰事過於頻繁了。”
  “陛下命去病回京,我亞父卻留在了右北平,李敢的耶耶李廣也留在了右北平,我聽說,李廣跟我亞父合不來,已經為領兵進龍城之事爭論很長時間了。”
  “別把長輩們的恩怨往我們中間牽引,這可不是好事,李廣一生做夢都想封侯,可惜,這些年來,他的運氣很差,不是失期就是迷路,或者就是徒勞無功。
  運氣不好的人,陛下一向不怎麼喜歡,所以這些年李敢都獲得了兩次大的封賞,李廣卻什麼都沒有得到。
  大河河穀一戰,李敢身先士卒,勇冠三軍,與去病一為虎頭,一為虎尾,酣戰十餘,終於鑿穿了折蘭王的軍陣,立下了大功。
  如果不出意外,阿敢這一次的封賞下來,可能會跟他耶耶平級。
  這是一件讓人覺得非常尷尬的事情,眼看著阿敢再進一步就要封侯了,他耶耶發瘋是一個再自然不過的事情。”
  “強爺勝祖,這是好事啊,李廣有什麼理由發瘋?”
  曹襄長歎一聲放下手的筷子道:“阿敢要做李氏族長了,偏偏阿敢不是嫡子,這個時候,阿敢的父祖恐怕不會是他的臂助,反而會成為他的仇敵。”
  “這樣做不理智,李廣該把權力交給阿敢了。”
  “隴西李氏是一個大族,一個非常龐大的大族,人與人之間的關係早就亂成了一團麻,就阿敢的能力,恐怕駕馭不了李氏這匹烈馬。
  再者,李氏太大了,陛下心未必就沒有存著分裂李氏的想法,到時候按照阿敢的軍功給阿敢一個侯爵,然後……李氏就要一分為二了,而且還是老死不相往來的那種。
  這樣的手段,陛下幹的多了。”
  雲琅跟曹襄說了很長時間的話,不知不覺已經到了中午,曹襄擔心上林苑的事情有變故,又擔心張湯下手太狠,把上林苑的官員給一網打盡了。
  跟雲琅統一了認識之後,就匆匆的回長安了。
  上林苑的差事是肥差,隻要是這的官員,屁股底下沒有一個是幹淨的。
  即便是有那麼零星的幾個好人,在張湯的酷刑之下,最後全滅的可能性太高了。
  雲琅跟曹襄兩個都不希望接手一個空蕩蕩的上林苑,無論如何,想要做事情,就不能把那些經年老吏都處置了。
  雲琅在書房也忙碌了好久,擬定出了接手上林苑之後的粗略章程,太陽就已經快要落山了。
  宋喬送了兩次茶水,點心,見雲琅在忙,就拿了一個花繃子安靜的坐在旁邊繡花。
  直到雲琅放下手的毛筆,宋喬給雲琅倒了一杯茶水道:“卓氏不會進門吧?”
  雲琅有些慚愧的道:“不會!”
  宋喬笑了,拿過雲琅的手,用手帕擦拭著指頭上的墨痕道:“一個聰明絕倫的人,能被一個女人逼到這個地步,也真是難得。”
  雲琅陪著笑臉指指心口道:“心中有愧,即便有再高的才智也是白搭,越是高級的解釋,這時候全會變成謊言,自己窩心,你們聽了傷心,還不如不解釋。”
  宋喬笑道:“我是一個很無趣的人,性子又清冷,其實不適合做一家的女主,不過呢,妾身這幾年一直在努力。
  所以說,夫君行差踏錯,也有妾身的不是。
  蘇稚就是一個長不大的孩子,仗著您寵愛他,處處由著性子肆意胡為,回頭妾身會管教她的。”
  雲琅瞅著宋喬道:“你弄錯了,我寧願你跟蘇稚一樣在我跟前撒潑打滾,也不喜歡看見你這幅賢惠的模樣。
  夫妻之道其實就是一個相互占有的過程,心不舒服,我們打架,吵架,抹脖子上吊都成,就是不要把自己弄成一個賢惠的婦人。
  怒火是要發泄出來的,所有的壞心情全部淤積在心才會壞事,最後就會弄得形同陌路。”
  宋喬歎息一聲把身子靠在雲琅的身上低聲道:“妾身何嚐不想跟小稚一樣跟您胡鬧,撕扯一番,隻是,諾大的一個家,都跟您吵架,被人看見了,日子還怎麼過。”
  雲琅笑吟吟的拉起宋喬,沿著樓梯下了樓閣,命梁翁打開家的錢庫大門,最後牽著宋喬來到了地下的錢庫。
  讓梁翁把錢庫大門關上,一個時辰之後再打開,地道不準有一個人存在。
  一切都安排妥當了,雲琅就把錢庫的蠟燭全部點亮,頓時,諾大的錢庫就滿是被燭光照耀出來的珠光寶氣。
  “以後,我們兩就在這吵架!”
  “妾身不會吵架……”
  “你這個臭婆娘,一天到晚的端著一個貴婦的架子,偏偏就學不會貴婦的模樣,還有臉管我!”
  “你你你……”
  “你什麼你,早看你不順眼了,今天是你在找罵,幹脆就好好地罵你一頓。”
  “妾身……啊?不,明明是你不對,你背著我與蕩婦偷情,讓我顏麵掃地,平日你要什麼沒給你,就你胡作非為,在這樣下去,你信不信我一把火把這個家給點了。”
  “給你蠟燭,現在就點,燒不光你就是在放屁!”
  “我點,我點,有種把我放出去點房子,這全是金銀珠寶點不著……”
  兩人暴怒的聲音在庫房回蕩,最後混合成轟響,也不知道經過了多長時間,宋喬才軟軟的靠在一箱子金錠道:“美了,不吵了,還有些精彩的罵辭,下回再說。”
  雲琅也疲憊的靠在另外一箱白玉上,隨手抓起兩顆珍珠一丟一丟的道:“讓我好好想想你的壞處,下次再罵。”
  雲琅拉扯一下庫房的繩子,守在地道外邊的梁翁一頭霧水的打開庫房,見雲琅攙著宋喬從庫房出來,連忙道:“咱家的庫房除過侯爺跟少君,細君,沒人進去過,莫不是短少了什麼?”
  雲琅沒好氣的道:“滾!”
  梁翁立刻落荒而逃。
  蘇稚站在地道口一邊咬著一隻果子,一邊鄙夷的道:“師姐有身孕,你們要想胡來,挑一個柔軟,暖和的地方!”
  

Snap Time:2018-11-18 06:02:13  ExecTime:0.1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