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漢鄉》全文閱讀

作者:孑與2  漢鄉最新章節  漢鄉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漢鄉最新章節第九十章 看你咋了(18-11-17)      第八十九章 美人的威力(18-11-17)      第八十八章 胡亂下蛋的肥杜鵑(18-11-17)     

第二章 雲氏子的作用


  第二章雲氏子的作用
  “雲琅走到哪了?”
  阿嬌站在荷塘邊上瞅著快要枯萎的荷葉問道。
  大長秋躬身道:“八日前的軍報說已經到了上郡,正在分派軍糧,如今過去這麼長的時間,此時應該受阻於壺口。
  過了壺口,就有兩條路,一條路是沿著渭水溯流而上直抵上林苑。
  另一條就是繼續沿著大河順流而下進入弘農郡,就不知道雲琅準備怎麼走。”
  阿嬌將手的一枝幹蓮蓬丟進荷塘怒道:“他為何不早日回來,在大河上晃蕩什麼?”
  大長秋驚愕的道:“要開辟一條受降城到京師的水路啊,這是很重要的一件事啊。”
  阿嬌淡淡的道:“有什麼重要的,無非是給朝廷多開一條財路而已,他當初就想把生意做到西域去,那時候我覺得他是在異想天開,誰知道短短兩三年就被他做成了。”
  大長秋連忙道:“論到產出,天下那比得上我上林苑,商道開了,收益最多的依舊是我長門宮,貴人的天下藥鋪才開始鋪設,需要的錢財多的幾乎不可計數,這條商道開拓之後我們才有足夠的財力支應。”
  阿嬌哼了一聲道:“我現在改主意了,不想弄得全天下都是藥鋪,家就一個小女子,要那麼大的權勢做什麼。”
  大長秋笑道:“我家公主可不同於外人。”
  阿嬌忍不住笑了,背著手在荷塘邊上走了一圈,伸伸腰肢道:“都不知道是在為誰忙碌!”
  大長秋苦著臉道:“陛下是去了北地,那些地方並不適合您去,您不能因為這點事情就開始埋怨陛下。”
  阿嬌怒道:“我也想去北地走走不成嗎?我又不是皇後,不需要幫他盯著後宮,天下之大,我哪去不得?
  非要禁我的足!”
  大長秋連忙拱手道:“您不是皇後,誰是皇後?難道是那個躲在皇宮麵如同小雞一樣的衛氏?
  據老奴所知,她們母子如今在食不知味的過日子,唯恐有一天您會拿著刀子進皇宮呢。”
  阿嬌冷笑道:“我會那麼幹嗎?”
  大長秋抬頭看著天小聲道:“小公主滿月那一天,您把鎧甲都穿好了……”
  阿嬌歎息一聲道:“總是不甘心,算了,算了,想起來都煩心,給雲琅八百加急,讓他快些回來,我要跟他打麻將!”
  大長秋小心的問道:“您可是對雲氏這兩年沒有任何新的東西出來感到煩悶了?
  其實雲氏這兩年並沒有停下來,僅僅是桑蠶一道,我們就已經完成了當初的計劃,現在,全長安的絲綢都出自我上林苑,蜀地的絲綢已經在長安沒了立足之地。
  另外啊,渭水上跑的平底船源源不斷的將產出送去了長安,陽陵等地,現在的長安在冬日吃兩口青菜已經不算什麼稀奇事情了。
  更不要禽蛋了,就算是中戶之家,如今飯盤也開始出現雞子了,基本上沒人把這東西當命一樣的看待了。
  這些變化都是這兩年才出現的,長安,關中已經有了繁榮的模樣,隻要再過幾年等富貴城完全起來了,長安將比往年富庶幾倍不止!”
  阿嬌煩躁的道:“都說了不準再提,隻是讓你快點讓雲琅回來,怎麼就這麼多的廢話!”
  大長秋不說話了,最近一段時間以來,阿嬌又開始變得暴躁了,能看的出來,她在努力的克製自己,可惜,本性使然,她快要故態萌發了。
  雲琅是該早些回來,大長秋早就發現了,雲琅身上有一種讓人寧靜下來的氣質。
  麵對這個少年人,不管心中有多少疑惑都能從他那得到解答,不論心中有多少怒火,在見到雲琅之後多少都會慢慢的消散。
  這大概就是出塵之氣吧……大長秋剛剛想到這,雲琅那張賤兮兮的麵容就浮現在他的腦海中,這張臉無論如何都跟出塵之氣聯係不到一起,大長秋想了好久,卻沒有找到一個更加合適的詞匯來表述。
  雲琅就是雲家的靈魂,雲家的精氣神。
  沒了雲琅的雲氏就變得讓人麵目可憎。
  與大漢其餘家族沒有什麼區別,仆婦們死板板的幹活,主人死板板的生活,如果不是還有老虎跟雲氏大女以及紅袖的存在,大長秋根本就沒興致去雲氏。
  而阿嬌貴人,已經一年多沒有踏進雲氏的大門了。
  那條連接雲氏與長門宮的小路上,也滿是落葉,一些藤蔓已經占據了大半個小路,如果雲琅繼續在外麵多待一年,那條小路就會完全消失。
  雲琅當然不會認為自己有這種人見人愛的特質,他如今站在河邊上,瞅著咆哮的大河一頭栽進壺口。
  “果然是萬長河一壺收啊!”
  曹襄背著手站在一塊巨石上大發感慨。
  在他背後的小路上,無數的車馬正在繁忙的轉運著貨物,何愁有坐在一輛馬車上,手抓著鐵臂弩目光炯炯的盯著那些屬於皇帝的金銀。
  “很可惜啊,大河從這斷掉了,否則我們可以一路進入關中。”
  曹襄撇撇嘴道:“掉進河的兩千擔糧食要從你的俸祿扣除,還有泡水的三千多張羊皮價值少了一半,這也要從你的收益扣除……
  還有,我掉進河兩次,你一次都沒有理睬我,光顧著救你小老婆了,這件事我也給你記著。”
  雲琅笑道:“總的來說,這一路還算順利。”
  曹襄笑道:“一日夜在河道跑了六百,尤其是那個月圓之夜,坐在快逾奔馬的木筏上確實痛快,那一路上的景致也美的讓人窒息。
  哈哈,不知去病他們如今在那?”
  雲琅大笑道:“大河的河道其實就是最近的一條路,走陸路不但要翻山還要越嶺,遇到不能走馬的地方還要繞道,他這時候要是能走出朔方郡就算他走的夠快了。”
  “接下來我們該怎麼走?走渭水還是直接走大河?你要知道走渭水是最近的,走大河可就跑去左內史屬地了,看樣子你打算在朝邑這地方上岸是不是?”
  “走大河,如你所說,我們將在朝邑上岸,從哪到驪山不過兩百之遙,我們隻要跟少府監交割完畢,事情也就完了,就可以回家了。”
  兩人正說著話,忽然看見一座巨大的木筏從瀑布上麵突然冒頭,在最高處稍微停頓了一下,然後倒豎起來順著湍急的河水重重的砸在壺口半腰處的平台上,諾大的木筏轟然散開,原本捆綁整齊的木料,翻滾出平台再一次砸在另一個平台上,發出比瀑布轟鳴還要大的巨響,最後跌落在深不可測的瀑布深潭,盤旋幾周之後,就被水流拋出水潭,再一次順著水流去了下遊。
  第一個木筏跌落成功,緊跟著就有更多的木筏從瀑布上遊跌落,重複剛才發生的那一幕。
  等到木頭飄落到了下遊水流平緩處,就有駕著羊皮筏子的民夫負責在河撈木頭,綁上繩子之後,自然就有人把一根根的巨大木料拖到河邊,最後用巨大的騎馬釘子釘起來用繩子綁縛結實,又一個木筏就很快出現了。
  “還坐木筏?”曹襄指指剛剛成型的木筏問道。
  “不用了,木筏繼續走大河,我們走陸路,糧食已經沒有了,現在有的隻是皮張,藥材,金銀銅,以及各色寶石,走官道其實就不錯。”
  曹襄用力的踩踏一下堅實的大地笑道:“我也不想坐木筏了,這東西看著威風,實際上太辛苦,也太冷了。”
  雲琅搖頭道:“我們此次探路成功,以後不知道還有多少人要靠這條水道謀生呢。
  慢慢會好起來。”
  雲琅看著圍在河邊看熱鬧的鶉衣百結的百姓不由得歎口氣,這距離世上最富足的城市長安不足兩百,百姓就已經困頓成了這個模樣。
  

Snap Time:2018-11-17 16:50:54  ExecTime:0.1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