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漢鄉》全文閱讀

作者:孑與2  漢鄉最新章節  漢鄉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漢鄉最新章節第九十章 看你咋了(18-11-19)      第八十九章 美人的威力(18-11-19)      第八十八章 胡亂下蛋的肥杜鵑(18-11-19)     

第一四六章 沒道理的戰爭


  第一四六章沒道理的戰爭
  霍去病得到小狗兒的傳來的消息之後一點都不驚訝。
  帝國對西域的布置據他所知,已經開始三十一年了,直到建元二年張騫出使西域,帝國才算是真正開始經營西域。
  在西域匈奴人的勢力非常的強大,以至於很多部族都紛紛西遷,其中大月氏就是其中的一個。
  最初的時候,大月氏人就居住在祁連山一帶,隻是因為受不了匈奴人的盤剝,這才西遷去了大漠綠洲。
  元朔二年的時候,在外流浪了十餘年的張騫終於回到了長安,也就是從這一年開始,大漢真正拉開了反擊匈奴的大幕。
  雲琅曾經問過何愁有張騫真正的身份,何愁有每次都笑而不談,很快就岔開了話題。
  於此,雲琅就再也沒有問過,因為他已經明白了。
  霍去病突然提出要解救鏡鐵山的漢奴,這讓雲琅更加的感到驚詫。
  在這之前,他甚至連鏡鐵山在那都不知道,同時,他也相信,霍去病知道鏡鐵山這個地方的時間絕對不會比他早多少。
  一且似乎都是地方將領的抉擇……雲琅卻能從中看到一條明顯的事物發展的脈絡。
  受降城下一站,霍去病雖然陣斬了渾邪王,自己也損兵折將,一時間,困頓到了連守城的兵卒都不夠的地步。
  然後,就在這個時候,曹襄去了長安哭訴一番之後,皇帝立刻就給了曹襄兩千精銳……
  雲琅從不相信曹襄的眼淚會如此的珍貴,更加不相信皇帝因為寵愛曹襄,就會冒著曹襄把羽林軍掏空的危險,任由他肆意胡為。
  而何愁有這個把規矩視作生命的人,在這一刻居然牢牢地站在曹襄這一方,任由他使用羽林軍武庫來裝備兩千新軍。
  因此,當霍去病怒氣衝衝的要去拯救大漢邊民的時候,雲琅答應的非常痛快,連磕巴都沒有打一下……
  霍去病是知情人,何愁有也是知情人,總體上來說,這一戰是霍去病與何愁有的配合之戰。
  是在皇帝主導下的一係列戰爭中的一環。
  “回去告訴何愁有,一個半時辰之後,我將發起進攻!”
  小狗兒偷偷看了一眼霍去病的神色,點點頭表示記住了,就重新打馬回到了鏡鐵山集市。
  何愁有睜開眼睛瞅著進來的小狗兒道:“將軍給了多少時間?”
  小狗兒抱拳施禮道:“路上耽擱了兩刻,還有一個時辰零兩刻將軍就會發起進攻。”
  何愁有點點頭看了華耳朵一眼,華耳朵就出去了,與此同時,看護著四個胡人的何右等人,立刻將一尺長的鐵刺刺進了那四個胡人的後腦。
  此時,那個胡姬反而沒了剛開始的恐懼之色,大大方方的來到何愁有的下首跪坐了下來,即便一具胡人身體就在距離她一尺的地方劇烈的顫抖,她依舊麵不改色。
  帳篷沉默的驚人,何愁有似乎已經睡著了,胡姬也垂著頭一言不發,其餘少年軍將士紛紛坐在地上,做最後的休整。
  不知不覺,一個時辰過去了,何愁有睜開了眼睛,見華耳朵已經回來了,就低聲道:“束甲!”
  帳篷的人,包括何愁有與那個胡姬同時起身掀開各自身邊的箱子,開始頂盔摜甲。
  一刻鍾過後,帳篷已經站滿了甲士,何愁有手持長劍杵在地上,豎起耳朵傾聽外麵的動靜。
  小狗兒卻把目光放在麵前的一杯茶水上。
  茶水平靜無波,橙黃清澈。
  “此戰以製造混亂為主,以刺殺匈奴大將為目的,與我們同行者,共有繡衣使者三十二名,披甲者為自己人,莫要誤傷,也莫要被同伴誤傷。”
  何愁有的聲音在帳篷響起,顯得詭異而陰森,而帳篷外邊,依舊是人來人往的鬧市。
  茶水開始微微的泛起漣漪,何愁有揮劍砍破了帳篷,八個少年軍軍卒加上那個胡姬幾乎是同一時間扣動了弩機。
  喧鬧聲遮掩了弩箭機括的爆響聲,也掩蓋了弩箭破空的尖嘯……
  慘叫聲突兀的從四麵八方響起……
  市場的遊逛做生意的胡人幾乎沒有任何準備,當第一聲慘叫響起乃至連片的慘叫聲爆起之後,早就習慣這種突然襲擊的胡人們,在第一時間確認了弩箭飛來的方向之後,就潮水般的後退……
  “將這些胡人驅趕到軍陣之前,將軍需要用這些人來衝擊匈奴營地……”
  小狗子大叫了一聲,就重新給弩弓上好了弦,繼續發射。
  逃跑不及的匈奴人紛紛倒地,然後被洶湧的人潮從身上踩踏過去。
  即便是在發射弩箭的功夫,小狗子依舊注意著周邊的狀況,很快,他就發現,跟他們做著同樣事情的人很多,遠比何愁有說的三十二個人多……
  奔跑,射殺,驅趕,小狗子的雙腿在不斷地倒騰,他不但要與同伴保持合作,還要有目的的擊散一些小型的反抗集團。
  來這做生意的胡人,沒有誰是手無縛雞之力的弱者,相反,他們都是各地的豪雄。
  一個身高超過八尺的胡人,在背後挨了一箭之後,忽然停止了奔跑,轉過身,隨手抓起兩個胡人,就向近在咫尺的華耳朵砸了過去,華耳朵側身避開,那兩個胡人砸在地上,腦漿迸裂,慘烈至極。
  短弩被砸掉了,華耳朵的短矛剛剛刺出去,就被壯漢用胳膊給夾住了,他單手捉住短矛,稍微一用力就把華耳朵拋上了半空。
  何右的鏈子錘陰損的從人群中擊出,重重的擊打在壯漢的胯下,等滿是尖刺的鏈子錘收回來的時候,壯漢狂吼一聲,抱著下體在地上翻滾……
  何愁有在人群中頗有些閑庭信步的意味,長劍每一次揮出,就有一顆首級淩空飛起,而後跌落在人群中,於是,更大的騷亂就被製造了出來。
  突襲,隻能造成短暫的混亂,等這些胡人與繡衣使者們拉開距離之後,他們也就穩住了陣腳,手持武器的胡人武士們,第一時間就在各自首領的帶領下,向繡衣使者乃至少年軍們發起了反擊。
  一時間,繁華的集市上箭如飛蝗。
  一支鐵騎突兀的從胡人背後殺出,上千匹戰馬嘶鳴著衝入人群,剛剛站穩腳跟的胡人,頓時星散。
  就在此時,鏡鐵山礦區濃煙四起,殺聲四起,存留在礦區的漢奴們,也在同一時間暴動,他們用鐵錘,用鋤頭,用叉子,鐵棍,木棒用所有能用的武器,向昔日殘害他們的匈奴監工發起進攻。
  匈奴人的軍營中,此時才有號角聲響起,而就在這個時候,霍去病統領的大軍驅趕著無數的胡人向軍營撲了過來。
  那些被追趕的上天無路入地無門的胡人們,越過淺淺的壕溝才踏上匈奴軍營的土地,就被密集的狼牙箭射倒。
  霍去病一聲令下,第一支火箭在天空中帶著黑煙落入匈奴營地之後,上千支火箭就再一次騰空而起。
  幾乎是一瞬間,大群的胡人就湧進了匈奴軍營,他們並不準備在這停留,如同潮水一般踩踏著匈奴人的牛皮帳篷向軍營的另一端奔逃。
  小狗子停下腳步,胸口火辣辣的痛,雖然隻有短短的兩刻,他卻覺得宛如一生那麼漫長。
  就在這一刻,他看見華耳朵從天空掉下來之後被無數隻腳踩上去的慘狀,他也看見何右的一隻臂膀在空中飛舞,一同飛走的還有他的鏈子錘。
  他看見何愁有如同蒼鷹一般踩踏著胡人的頭顱在半空飛奔,所到之處人頭滾滾,也看見一個粗壯的繡衣使者被裹挾在人群中飛奔,兩邊的胡人還不斷地用刀子刺他的身體,也看見那個胡姬在戰爭剛剛開始,就找了一支箭插在自己身上,然後藏在一堆屍體中間裝死。
  一千鐵騎擦著他的身體衝進了匈奴人的軍營,而後,原本就混亂的匈奴軍營就變成了一鍋粥。
  

Snap Time:2018-11-20 05:54:31  ExecTime:0.1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