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漢鄉》全文閱讀

作者:孑與2  漢鄉最新章節  漢鄉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漢鄉最新章節第九十章 看你咋了(18-11-18)      第八十九章 美人的威力(18-11-18)      第八十八章 胡亂下蛋的肥杜鵑(18-11-18)     

第一一六章 劉徹的王霸之術


  第一一六章劉徹的王霸之術
  驪山,曹氏莊園。
  一年半沒有回家,曹襄自從去了中軍府交割了軍務之後,就一頭鑽進家,把大門關上,準備好好的享幾天天倫之樂。
  即便是母親那,曹襄也不準備現在就去,而是想要把這一遭邊寨之行清理清楚了,再跟母親仔細討論一下。
  牛氏給他生的胖兒子如今正趴在他的肚皮上睡覺,任由曹襄擺弄他的手腳也不醒來。
  風姿綽約的牛氏坐在水池邊上挽著長發道:“您就不要擺弄信兒了,讓他好好地睡覺。”
  曹襄歎口氣道:“這小子一定要爭氣啊,謀算雲氏家財就靠他了。”
  牛氏連忙靠近丈夫身邊低聲道:“真的能謀算到?妾身不在乎雲家的錢財,主要是一些店鋪妾身很想要。”
  曹襄大笑道:“有本事讓你兒子把雲氏大女娶回來,莫說店鋪,就算是你想要上天,阿琅說不定都能辦到。”
  牛氏白了曹襄一眼,把兒子從曹襄的肚皮上抱過來親昵的道:“我兒子一定行的。”
  眼瞅著妻子肥碩的臀部在眼前晃蕩,曹襄覺得小腹一陣發熱,把手探過去攬住妻子的腰身道:“把孩子送給嬤嬤。”
  牛氏扭動了一下腰身,掙開曹襄的懷抱吃吃笑道:“走了一遭邊關,夫郎變得越發粗暴了。”
  曹襄不甘心的重新抱住妻子的腰身道:“邊關之地入牛馬的都有,你夫郎隻是欲火難填,已經算是正人君子了。”
  牛氏挨不過曹襄的糾纏,剛剛把兒子送給了嬤嬤,回過身笑吟吟的看著曹襄,撫摸著他的麵頰道:“可憐的……”
  迫不及待的曹襄剛剛將牛氏剝成一隻大白羊,就聽曹氏揭者在浴室外低聲道:“啟稟侯爺,蠶室首領何愁有來訪!”
  “呃……”曹襄立刻就僵住了……
  何愁有坐曹氏的觀山樓上,喝著茶水,就著精美的點心觀賞眼前的驪山。
  見曹襄匆匆趕來,就大方的擺擺手道:“不用這麼著急,欲望不能盡性,會傷身子的。”
  他僅僅瞅了曹襄一眼,見他眉間的紅潮尚未褪盡,就知道他剛才在幹什麼。
  曹襄有氣無力的施禮道:“老祖宗駕臨,曹襄哪敢怠慢。”
  何愁有看著曹襄不由得笑了,自斟自飲了一杯茶道:“到底是上過戰場的人,比起以前從容的太多了。”
  曹襄小心的湊過來,給何愁有重新倒了一杯茶道:“天色已晚,老祖宗今日不妨就安歇在曹家。”
  何愁有瞅著眼前的驪山,背著手來到角樓曼聲道:“有勞了,吃食安排的景致些,早上在謝氏可沒有混到一碗飯吃,盡施禮了。”
  曹襄向揭者使了一個眼色,揭者就直奔雲氏去借廚子去了,曹氏的廚子雖然不錯,比起雲氏的廚子依舊不如。
  “三天後隨我回受降城!”
  “啊?按照軍律我們至少還能多留十天。”
  何愁有正色道:“在我們離開受降城的時候,渾邪王來犯受降城,霍去病,李敢,趙破奴夜襲匈奴大營,雲琅謝寧以戰車正麵硬撼匈奴,一場大戰下來,雖然陣斬匈奴首級兩千七百餘,騎都尉也戰損過半,堪稱人人帶傷。
  如今,匈奴人雖然退去了,然受降城中也兵力匱乏,軍司馬雲琅十萬火急的求援文書兩天之內就來了兩封。
  你如果還想在家停留十天,老夫是沒有什麼意見的,可以慢慢來……”
  曹襄霍然起身,看著何愁有道:“中軍府可有援軍計劃?”
  何愁有冷笑一聲道:“西部將軍府說無兵可派,想要援兵隻能從羽林少年軍中調遣。”
  “蘇建!我必不與你幹休!”曹襄握緊了拳頭咆哮不休。
  “勞煩何公幫我要一下中軍府的調兵文書,小子這就開始準備物資,後日,我們就立刻啟程前往受降城!”
  何愁有笑眯眯的道:“知道著急了?,調兵文書在這,不過啊,公孫敖那一關你恐怕不好過吧?”
  曹襄麵色鐵青,一拳擂在桌子上道:“他在大青山下肆意妄為不聽將令,我就弄不明白,這樣的庸才不立刻斬首難道還要留著害人不成?”
  何愁有嘿嘿笑道:“你亞父不在大青山殺他,誰有辦法呢?到了京師,他無論如何都算是有功之臣,陛下斥責他兩句,已經是在幫你亞父平息部將怒火了。
  如今,公孫敖又成了擴編的羽林軍大統領,這完全合情合理,你埋怨什麼呢?“
  曹襄急躁的在地上轉著圈子道:“他必定會為難……”
  曹襄把話說到這發現何愁有依舊笑眯眯的,他的雙膝一軟,噗通一聲跪倒在地,連連叩頭。
  何愁有歎息一聲道:“也罷,老夫凶名在外,想來那公孫敖也不敢給老夫下絆子。必定給你們挑選兩千最好的兒郎!”
  “隻有兩千?”曹襄顫聲問道。
  何愁有笑道:“以霍去病偏將軍的官職,統禦五千大軍已經是陛下格外開恩了。”
  曹襄連忙道:“已經戰損了一半啊……”
  何愁有聳聳肩膀道:“規矩就是這樣的,隻有等以後慢慢的添補。
  此事沒有商量的餘地,你快去準備把,等老夫今日吃飽喝足了,明日好去羽林軍挑選將士。”
  曹襄知道事情到了這個地步已經無法更改,就誠心誠意的給何愁有施禮,吩咐揭者一定伺候好何愁有,他自己則騎上馬直奔陽陵邑。
  何愁有一笑,就端著茶杯重新欣賞起麵前的這座驪山,黃昏的陽光將這座奔馬形狀的山脈裝點得更加美麗。
  “霍去病,雲琅陣斬了渾邪王?”阿嬌抱著閨女淡淡的問道。
  大長秋笑道:“殊為難得,隻是他們也折損過半。”
  阿嬌擦拭一下閨女流出來的口水,無所謂的道:“軍國大事我曆來是不參與的,這一點你應該知道。”
  大長秋笑道:“自然所有的事情都是奴婢去做。”
  阿嬌哼了一聲道:“這一次你就不要去做了,有何愁有在,我們就會多做多錯。”
  大長秋皺眉道:“騎都尉與公孫敖已經結下了死仇,曹襄想從羽林衛中調出兩千兵馬,恐怕很難。”
  “陛下這個人啊最喜歡幹強人所難的事情,明知道騎都尉與公孫敖不合,偏偏就要調用羽林衛的大軍,明明知道公孫敖會為難騎都尉,又把一個何愁有放在所有人中間。
  如此一來呢,騎都尉調兵調的不痛快,公孫敖給戰兵給的也不痛快。
  雖然沒有一家痛快的,事情卻一定會順遂的進行下去,這就是他的王霸之道。
  小的時候是這樣,大了依舊如此,看樣子等陛下老了,這毛病還是不可能改掉。”
  阿嬌拖長了聲音,一下子就把劉徹的本來麵目給大長秋說了出來。
  大長秋倒吸了一口涼氣道:“何愁有願意為騎都尉奔走?”
  阿嬌歎口氣道:“光是一個於單跳舞,就給陛下掙來了足夠多的臉麵,一掃我大漢這些年麵對匈奴時的頹氣。
  何愁有這個老賊雖然官職是沒法子高升了,他對錢財曆來不感興趣,一個涉安侯就算是給這個老賊給足了榮光。
  老賊子麵子全有了,他如何會不幫騎都尉這支帶給他榮光的軍隊呢?”
  “涉安侯是陛下封給匈奴左賢王於單的。”
  阿嬌掩嘴輕笑一聲道:“你是這麼認為的麼?”
  大長秋欽佩的看著越發具有大家氣度的阿嬌道:“是我誤解了。”
  阿嬌笑道:“我隻是把全副心思都拿來琢磨陛下,自然知道的就多一些。”
  

Snap Time:2018-11-18 06:00:26  ExecTime:0.0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