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漢鄉》全文閱讀

作者:孑與2  漢鄉最新章節  漢鄉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漢鄉最新章節第九十章 看你咋了(18-11-19)      第八十九章 美人的威力(18-11-19)      第八十八章 胡亂下蛋的肥杜鵑(18-11-19)     

第四十七章 奇怪的屍體


  第四十七章奇怪的屍體
  “不成,某家現在還需要伺候陛下,暫時還不敢死,倒是過上幾年,說不定就成了。”
  老宦官出奇的沒有發怒,坐在一張凳子上,朝蘇稚揮揮手道:“女娃還是出去吧,即便是山門中人,幹這樣的事情被人知道了也不好找婆家。”
  蘇稚擔憂的瞅瞅雲琅,見他皺著眉頭示意她出去,就卸掉口罩走出了帳幕。
  “我之所以告訴馬夫那麼多事情,是想讓他稟報士師知曉我到底在白登山幹了些什麼,沒打算讓他去送死!”
  雲琅憤怒的幾乎在顫抖。
  老宦官輕笑一聲,伸出手道:“文牒拿給我吧,雖說是阿嬌貴人自行其是,也不好讓陛下知曉。”
  雲琅把文牒遞給了老宦官,一言不發,用灰白色的麻布,仔細的將馬夫的屍體包裹起來,這個人很無辜,且死的毫無價值。
  老宦官看了一眼手上的文牒,就打著了火折子,將文牒給燒掉了。
  “此事到此為止!趙破奴並非繡衣使者!”
  雲琅低低的歎息一聲。
  老宦官眼看著文牒被燒掉了,就重新坐在凳子上看著雲琅道:“有什麼話不能對你的上官說,偏偏要對一個不知底細的繡衣使者說呢?”
  “事關皇家清譽,繡衣使者知道,要比上官知道要好!”
  “這人不是繡衣使者!”
  老宦官有些不耐煩了。
  雲琅吃了一驚道:“不是?”
  “哼,你以為這個世界上沒有人敢冒充繡衣使者是麼?”
  聽著老宦官疾聲厲色的訓斥,雲琅下意識的點點頭。
  “有些人恨不得將你碎屍萬段,你居然沒有多少感覺,連起碼的警惕之心都沒有,是不是覺得有阿嬌,長平護佑,你就能橫行無忌了?”
  “我以為……”
  “你以為什麼?一個馬夫跑進你的帳幕告訴你他是繡衣使者,你就相信了他的鬼話?
  還把如此重要的機密和盤托出,某家聽說你有大漢百年風韻碩果之稱,這就是你的智慧麼?”
  “馬夫……繡衣使者……”
  “你以為繡衣使者就能無法無天了?你以為繡衣使者在辦事之前沒有什麼章法麼?你以為繡衣使者會潛身馬夫,守護在你身邊麼?
  你聽到的民間傳說未免太多了吧?”
  雲琅被老宦官劈頭蓋臉的一頓訓斥弄得有些暈頭轉向,指著馬夫的屍體道:“他真的不是繡衣使者?”
  老宦官冷冷的道:“自然不是!”
  “他是誰?”
  “某家也想知道,此人確實是一把好手,六個繡衣使者圍殺此人,追殺了一百六十,居然折損了三個,最後得到的也隻是一具屍體。”
  聽老宦官這樣說,雲琅立刻掀開馬夫屍體上的麻布仔細的檢查了起來。
  “身中刀劍創傷七處,弩箭傷兩處,致命傷乃是服毒……砒霜!死士?”
  老宦官似乎有些疲憊,一隻手輕輕揉捏著鼻梁最上方,輕聲道:“你都告訴了他一些什麼事情?”
  雲琅警惕的瞅著老宦官,一言不發。
  老宦官怒道:“該警惕的時候你什麼都說,不該警惕的時候你居然疑神疑鬼!”
  雲琅苦笑一聲道:“被嚇怕了!這人到底有沒有把我跟他說的話傳出去?”
  老宦官掏出一枚印信遞給了雲琅鄙夷的道:“看清楚,看清楚了再說話!”
  雲琅拿著印信左看右看,一邊試探性的問道:“您怎麼知道我說的都是大漢機密事?”
  老宦官哼了一聲道:“一個死間,從你的帳房出來之後,立即鬼鬼祟祟的離開,如果不是事關重大,如何會這樣?更重要的是他居然沒有把你一刀宰掉,你知道是什麼原因麼?”
  雲琅腦袋上的汗水一下子就滲出來了,吸著涼氣道:“是為了給他爭取逃跑的時間。”
  老宦官站起身,收回印信,輕輕地用指節叩叩桌子道:“嘴上說出來的未免會有遺漏,你今日就在這,讓著具屍體陪伴著你,把你說給他的事情,全部寫成文書,我明日清晨來取!”
  老宦官走了,雲琅頓時汗出如漿,身體冷嗖嗖的,汗液卻汩汩的往外冒。
  瞅著馬夫那張發青的臉膛一陣陣的後怕。
  老宦官沒說錯,這個人當初應該很想給他一刀的……
  當時兩人離得那麼近……
  雲琅呆坐了良久,耳邊傳來武士沉重的腳步聲,這一刻,這座帳篷的守衛應該非常嚴密吧。
  “終日打雁,還是被大雁啄瞎了眼睛啊”
  通過這件事情證明,沒人能夠永遠保持清醒,也沒有人能隨時保證自己做事不出紕漏。
  直到現在,雲琅終於確定,自己將一些多餘的秘密交出去,對他是非常有利的,也是一種減負。
  兩隻手玩八個球,遲早會掉下來的。
  再次看了馬夫的屍體一眼,屍體上絮狀屍斑開始大麵積的出現,而屍體右下腹已經開始出現屍綠了,這說明馬夫已經死了超過八個時辰了。
  再過兩個時辰,屍體腸胃麵沒有消化的食物就會發酵,這具屍體也就會開始發臭,肚子開始鼓漲了。
  雲琅不想跟一具出現了巨人觀的屍體待在一起,就決定快點把老宦官要的東西寫出來。
  在竹簡上寫字向來是雲琅深惡痛絕的,他發誓,這次回去之後就把紙張給造出來,先不管它是不是代表人類發展史上的一大突破,他至少要擯棄廁籌這麼古怪的東西,自從來到大漢,很多時候在清洗那地方的時候,他都覺得自己快要變成印度人了。
  跟劉陵的事情一定要說清楚,最好從劉陵去雲家莊子開始寫起,當然,銀壺的事情還是不能說,估計劉陵也不會告訴別人。
  事情太多,再加上竹簡不是好的寫字的物品,等雲琅寫完之後,才發現,自己洋洋灑灑的寫了足足有二十斤重的竹簡。
  帳篷外麵已經微微的泛著明光,這該是天快亮的時候了。
  雲琅並沒有聞到屍體腐敗的味道,不由得將目光投注在那具屍體上。
  他輕輕地敲了一下屍體,發現屍體硬邦邦的,與他預料的開始溶解狀況並不相符。
  他忽然想起砒霜有防腐作用……隻是,那需要大量的砒霜才成,至少半斤!
  想到這雲琅就對屍體很感興趣了,什麼樣的人會吞下去半斤砒霜來自殺?
  那東西不是糖,味道並不好!
  丟下手的竹簡,雲琅就戴上厚厚的口罩以及鹿皮手套開始進行常規解剖……
  太陽出來的時候,老宦官再次來到了帳幕,在他麵前有一具狼藉不堪的屍體,以及一個非常興奮的雲琅。
  他手多了兩個蠟丸。
  雲琅滿懷希望的期待老宦官能當著他的麵打開蠟丸瞅瞅,結果,老宦官帶著二十斤重的竹簡,以及兩顆蠟丸匆匆的走了,臨走前,還特意吩咐護衛們,把屍體要燒的幹幹淨淨。
  “這麼說,蠟丸是你從馬夫的胃找到的?”霍去病繼續拿著肉包子啃,絲毫不受雲琅話語的影響。
  “對啊,我開始還擔心屍體腐敗會有味道,結果,天亮了,屍體還是那副樣子,最奇怪的是連蒼蠅都沒有一隻,這就很值得懷疑了。”
  雲琅又些得意。
  霍去病看一眼手上的包子皺眉道:“我們能不能不要每頓飯都吃包子?即便是美味,天天吃也會厭煩的。”
  “我在跟你說正事呢!”雲琅對霍去病胡亂岔開話題的行為很不滿。
  霍去病瞅著雲琅道:“你的正事是好好地改善一下兄弟們的夥食,不是拉開屍體找蠟丸。
  不要跟這個老家夥往近走,任何跟他親近的人最後都沒有什麼好下場,至少有一半,是被他親手幹掉的。”
  

Snap Time:2018-11-19 16:55:31  ExecTime:0.1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