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漢鄉》全文閱讀

作者:孑與2  漢鄉最新章節  漢鄉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漢鄉最新章節第九十章 看你咋了(18-11-18)      第八十九章 美人的威力(18-11-18)      第八十八章 胡亂下蛋的肥杜鵑(18-11-18)     

第六十九章 )


  第六十九章北方有佳人
  在大漢國,說起來是一個國家,不如說這隻是一個國家的雛形。
  偉大的帝王隻能用強大的武力讓這片國土上的所有人低頭,並接受他的命令。
  然而,很多時候帝王的命令並不能準確的傳達到每一個人,甚至會被一些人藐視。
  一大群自以為占據了智慧製高點的人倔強地認為,帝王隻能統治人的肉體,而作為智慧的君王,他們才統治著這片廣袤的土地。
  在遙遠的地方,那的人還處在茹毛飲血之中,即便在這樣嚴酷的環境,統禦他們肉體的王,與統禦他們頭腦的智者也開始有了不可調和的矛盾。
  每當匈奴的王開始張開雙臂向昆侖神祈求的時候,昆侖神總是用燒過的牛骨頭告訴匈奴王,他們該去漢地搶劫了。
  白災來臨時昆侖神會這樣告訴單於,部族矛盾不可調和的時候昆侖神也會這樣告訴單於,遇到祭祀昆侖神的大日子的時候,昆侖神也是這樣告訴單於的。
  總之,去漢地是昆侖神解決草原上所有問題的靈丹妙藥,隻要這個藥方開下來,所有的矛盾都會迎刃而解。
  即便是餓著肚子,匈奴人也想著漢地的糧食跟美麗的女人。
  不過,自從一個叫做劉徹的人登上皇位之後,大匈奴的使者就再也沒有從漢地帶回美麗的公主,跟好吃的糧食。
  彈汗山,杭愛山,龍城,在這幾年變得不怎麼安穩了,漢人軍隊也似乎學會了劫掠。
  尤其是這一次,白羊王,樓煩王的損失實在是太嚴重了。
  軍臣單於認為自己有責任幫助可憐的樓煩王,白羊王討回他們失去的財富。
  “陛下以樓煩王,白羊王對他不敬的理由,吊死了隨同軍臣單於使者一起來的兩個匈奴大當戶,然後說軍臣單於英武了得,不因為兩個愚蠢的小王的無恥行徑就損失了威嚴,決定將自己的堂妹,一個真正的大漢公主嫁給軍臣單於做大閼氏。
  軍臣單於的使者威脅陛下,大漢公主恐怕會遭遇匈奴大當戶一樣的命運。
  陛下不以為意,認為軍臣單於,不會因為兩個卑賤的下人,就會傷害一個真正的高貴的大漢公主。”
  曹襄說完話之後,就看著安靜的坐在一邊的劉陵。
  劉陵似乎沒有任何反應,就在曹襄以為劉陵被嚇傻了,準備提醒她一下的時候,劉陵笑道:“還有什麼?”
  曹襄攤攤手道:“沒了,陛下把軍臣單於的使者將庸安排在了館驛,就再也沒有理會過。”
  雲琅苦笑道:“這可能是最糟糕的情況。”
  劉陵笑道:“錯了,這是最好的結果,至少,軍臣單於知道了一件事。”
  “什麼事?”曹襄不解的問道。
  “我是被皇帝送去匈奴之地送死的……”
  雲琅搖搖頭,很想說這並不是什麼優勢,劉陵卻沒有給他說話的機會,欠身道:“本想與雲兄好好相聚兩日,現在看來,我必須先期回長安,如果不能降服將庸,我可能會沒機會活著去匈奴。”
  說完話,就起身離開了平台,每一步都走的很穩,沒有絲毫的驚慌。
  “這女人很厲害啊!”曹襄目送劉陵離開,忍不住低聲道。
  雲琅咬著牙齒道:“如果她不死,不出五年,我們在大漢就能聽到她的消息。”
  劉陵的馬車早就準備好了,她也沒有什麼東西好收拾的,來雲家,本身就沒有攜帶太多的行禮。
  劉陵麵無表情的坐在一輛隻有蓋子的馬車上,如同一尊雕像。
  雲琅來到馬車邊上,將一個漂亮的木頭盒子遞給了劉陵,劉陵打開盒子,隻見盒子安放著一個精美的纏枝紋提梁銀壺,以及四個同樣紋飾的銀杯。
  雲琅歎息一聲道:“這東西有一個好處,那就是能極大的減少一個人的壽命,三十年的壽命估計能縮短到五年,也能讓一個人以後的子嗣成為癡呆或者畸形人。
  當然,要做到這一點,你就必須用這個提梁壺煮酒,或者煮湯給你的目標人物吃。
  一兩次可能不要緊,如果用的時間長了……效果會非常的顯著。”
  劉陵緊緊地抱著木盒問道:“如果我不小心喝了這麵的東西呢?”
  雲琅看了劉陵一眼道:“少喝無妨,如果……你自求多福吧。”
  “沒有人能查出來嗎?”
  雲琅看著碧藍的天空悠悠的道:“幾百年內,應該無人能夠察覺。”
  劉陵詫異於雲琅的自信,不過,她還是非常開心,將木盒小心地用頭巾包裹起來,雙目微紅,瞅著雲琅道:“我們是朋友嗎?”
  雲琅笑道:“當然是,我還特意為你寫了一首歌。”
  劉陵眼中的眼淚終於蓄滿了眼眶,流淚笑道:“既然如此,為什麼不親自唱給我聽?”
  雲琅,摸摸自己滿是淤青的臉歎息一聲道:“原以為等你走的時候,我臉上的傷應該已經好了,誰知道你會離開的這麼突然。
  這首歌原本應該是白衣美少年站在陌上為你送行時唱的,那時候,美少年白衣飄飄,佳人絕塵遠去應該很美。
  現在沒法子了,我的臉已經看不成了,你要是覺得難受,就閉上眼睛,幻想一下我沒有傷的時候的樣子,再聽這首歌。”
  劉陵笑的越發厲害,眼中的眼淚如同瀑布一般縱橫,搖頭道:“你本來就是美少年,就算是滿臉淤青,也比世上所有的男子都要美……”
  雲琅的眼珠子也有些泛紅,輕輕地拍著馬車欄杆唱道:“北方有佳人,絕世而獨立。
  一笑傾人城,二笑傾人國。
  寧不知,傾城與傾國,
  佳人難再得!”
  雲琅一連唱了三遍,劉陵眼中的淚水越來越少了,跟在雲琅身邊的紅袖,蘇稚卻哭得稀嘩啦的。
  等雲琅唱完,劉陵抱著木盒子站在馬車上大笑道:“我記住你的情誼了,現在,大漢的翁主要去北方了。
  禦者,為我駕轅。目標,龍城!
  看啊!大漢國的翁主就要去北方了!
  雲琅別為我難過!
  幾年後,鴻雁會告訴你大匈奴的閼氏是如何的威風!
  到時候,我會讓你成為大漢國最榮耀的將軍!”
  雲琅揮手告別劉陵,那個倔強的女子,卻再也沒有回頭,雲琅不知道自己將來還有沒有機會再見到她。
  在他所知道的曆史中,她死於長安,在張湯的拷問下,吞金而死。
  《史記淮南衡山列傳》曰:淮南王有女陵,慧,有口辯。王愛陵,常多予金錢,為中長安,約結上左右。
  曆史上關於劉陵的記載隻有這幾十個字,僅此而已!!!!
  現在多少有了一些變化,她去了北方。
  雲琅也特意查了周易,卦曰:見龍在田,利見大人!
  這個卦象很好,很符合劉陵目前的處境,隻是不知道,軍臣單於是不是可以讓她龍飛九天的大人。
  “劉陵根本就配不上那首歌,她腰上有很大的一個坑,我看見過。
  你該吧這首歌給我師姐的,說不定她就會喜歡你!”
  蘇稚在雲琅的耳邊不斷地尖叫,這個被嫉妒心折磨的快要發瘋的少女,這一刻顯得極為失態。
  “傻丫頭,你要是有了寶貝會怎麼做?”
  “藏起來啊!”
  “很聰明啊,我也是這麼幹的!”
  “你的意思是說我師姐是你的寶物,你要把她藏起來,不讓別人知曉?”
  “廢話,大漢國遍地色狼,你會不知道嗎?”
  “那你為何把那麼美的一首歌給了劉陵?”
  “傻丫頭,那個可憐人需要這首歌!”
  

Snap Time:2018-11-18 15:38:41  ExecTime:0.1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