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古天宗》全文閱讀

作者:萬古劍塵  萬古天宗最新章節  萬古天宗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萬古天宗最新章節第一千四百零二章 晉升化鼎將功折罪(18-10-08)      第一千四百章 道法斷崖行舟無渡(18-10-08)      第一千四百零一章 靈台重辟易道鼎化神仙(18-10-08)     

第一千二百零八章 青丘公主天狐白靈


  
  玄劍宮內,明光照影,一人一狐,對坐無聲。
  當斷愁嘴說出那句沒興趣的時候,白靈不禁睜大眼睛,透著高興,也透著狐疑不信。
  在青丘山的時候,母後和族的長老就經常對她說,人性狡詐,人言欺善,人心險惡,人多貪婪.......尤其是要小心玄天宗的那些瘋子魔頭!
  所以她不相信斷愁會如此好說話,而且是在逼問她說出空間通道的下落後,居然一副毫無興趣的樣子。
  裝的!
  一定是裝的!
  母後說的果然沒錯,人類都是一群偽君子,披著羊皮的狼!
  嗯.....劍平是我的朋友,他不算。
  這一瞬間,白靈心是怎麼想的,斷愁無從得知,想必知道了也不會在意。
  不過他說的確實是實話,有六道天輪在,他隨時都能打開一條通道,去往瀾川大陸,根本無需那條空間通道。
  隻是今時今日的玄天宗,早已經不複上古強大,他現在努力積蓄實力,圖謀發展,好不容易讓宗門有了一點起色。
  在這個檔口,別人不來招惹他,他已經是謝天謝地,又怎麼可能會再去主動招惹別的勢力。而且對他來說,這周邊豎立的敵人已經夠多了,妖族那邊,他實在分身乏術無心顧及,隻祈禱他們不會越界,入侵到中天大陸這邊來才好。
  “前段時間,你被劍池長老抓的時候,關在籠子內,似乎一直在裝瘋賣傻,想要逃出去,如今不在偽裝,那能否向我透露一下,你的身份尊姓大名。”
  “據我所知,你們青丘狐族的印記,都以紅白青紫金五色劃分,其中以金色最為尊貴,血脈強大,為天生皇族青丘之主,次為紫,亦有仙狐血脈,青為聖,紅白皆次之。但為什麼你剛才在額間顯示靈狐印記的時候,鳳尾花卻是赤金之色!”
  對於去往瀾川一事,不管白靈信或不信,斷愁仿佛都隻是隨口一說,之後不等再問,目光已是帶著一抹異色,落在她身上,緩緩說道。
  聞言,小狐狸好像被問到要害,頓時緊張起來,目光閃躲,吞吞吐吐,竟是半天不曾開口回答。
  見狀,斷愁劍眉微蹙,目光一冷,道:“怎麼,你的身份有問題?是不能說,不敢說,還是......不願說!”
  話音未落,小黑在座下一聲怒吼龍吟,張口就是一道漆黑冰冷的恐怖龍息,擦著她的身子飛過,徑自轟擊在玄劍宮的巍峨宮門上,激起層層劍光如水散開。
  玄劍宮毫發無損。
  然而,一條寬俞數丈,長達一兩百丈的巨大龍炎溝壑,卻帶著恐怖滔天的威勢,如同衝擊波一般,粉碎虛空,焚滅一切,在她眼前從她身邊,轟轟轟呼嘯碾過。
  白靈毫不懷疑,這一口龍息噴吐在她身上,瞬間就會讓她灰飛煙滅,汽化成渣。
  當然,九尾狐一尾一命,即使死掉一次,她也能夠馬上複活過來,隻是要斷去一尾,折損修為而已。
  不過這對小黑來說,似乎也不是什麼問題,在力量達到絕對碾壓的時候,噴一口龍息,和噴三口有什麼區別?
  並沒有!
  所以在被如此赤、裸、裸威脅之後,白靈麵對斷愁愈漸冰冷的目光,猶豫一瞬,最終還是選擇屈服,低聲道:“我叫白靈,是九尾狐族的......公主。”
  “九尾狐公主?”
  斷愁眼中露出一抹驚訝,雖然此前他已經想過對方來曆不凡,卻沒想到,西門吹雪隨手抓到的一隻九尾狐,居然剛好就是一位公主。
  要知道,九尾狐族以母係為尊,公主便等於皇子,有繼承大位的資質,而在瀾川大陸十大妖族的勢力當中,青丘山也以絕對的實力,在上麵占了一席之地,而且在種族大戰之中保持中立,排名相當不低。
  如果說白靈是狐族公主的話,那她母親..........
  斷愁眼中閃過一抹精芒,道:“白靈,你是青丘公主,那青丘之主是你什麼人?”
  “是我母後。整個青丘就我一位公主,赤金色的鳳尾花,是因為我生具九尾天狐的血脈,修煉起來要比別人要困難百倍,但母後說我,有成為狐族史上,第一位十尾天狐的資質。”
  白靈這次回答的十分幹脆,反正現在該說的不該說的,她都已經說了,與其屈打成招,再被斷愁折磨,倒不如自己痛快一點,把該交代的都老實交代了。
  果然如此!
  聞言,斷愁瞳孔凝縮,麵色微變,他之前已經猜到了白靈的身份,現在開口其實隻是再確認一遍罷了,但當答案真正宣之於口的時候,他還是不免嚇了一跳,有些震驚。
  什麼是金枝玉葉?
  眼前這隻可憐兮兮的小狐狸,就是了。
  什麼是天之驕子?
  眼前這隻瑟瑟發抖的小狐狸,就是了。
  什麼是家國希望?
  眼前這隻又哭又尿的小狐狸,就是了。
  ..............
  毫無疑問,白靈的身份就相當於一國儲君,真正的東宮太子。
  甚至不誇張的說,因為天狐血脈的緣故,她的重要性,幾可比肩現在的十階妖神青丘之主,比起那大漢王朝大明王朝的太子,還要尊貴的多。
  斷愁有些彷徨,有些惆悵,有些難以置信,貌似就在剛才,他把一位妖族公主,未來的青丘之主,嚇哭了?而且還嚇尿了?
  額........
  斷愁沉默,很想忘記剛才的畫麵,然而大殿上那亮晶晶的一灘水漬,實在讓他不知該說什麼好,也不知道這位公主殿下,知不知道她小便失禁的事情,估計就算不知道,事後也應該能夠回想起來吧.....
  念及於此,斷愁不禁又有些惆悵。
  如果此後,妖族當中,一直保持中立的青丘狐族,開始向人族發難,那毫無疑問,斷愁居功至偉,不說從此流芳百世,至少這遺臭萬年他是沒跑了。
  想到這,斷愁愈感自己責任重大,鄭重問道:“白靈,你恨我嗎?”
  “不恨。”白靈抬頭畏懼的看了他一眼,弱弱說道。
  斷愁皺眉,不悅道:“說實話!”
  “不......恨。”後者有些遲疑,依舊搖頭。
  “到底恨不恨!”斷愁喝道,座下龍虎怒吼,咆哮大殿。
  “恨!!恨死你了!!!斷愁,總有一天,這個場子我會找回來的,本公主不會放過你的!!!”
  白靈炸毛,齜牙咧嘴,突然放飛自我,歇斯底吼道。
  “.............”
  
  

Snap Time:2018-12-12 09:26:07  ExecTime:0.0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