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古天宗》全文閱讀

作者:萬古劍塵  萬古天宗最新章節  萬古天宗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萬古天宗最新章節第一千四百零二章 晉升化鼎將功折罪(18-10-08)      第一千四百章 道法斷崖行舟無渡(18-10-08)      第一千四百零一章 靈台重辟易道鼎化神仙(18-10-08)     

第九百九十四章 入我道門可曾取名


  
  半個時辰過去,水虺終於點頭,結果自是皆大歡喜,讓諸人暗自鬆了口氣,宋瑾瑜精致的玉顏上,也久違的露出一抹笑容。
  “嘩啦啦........”
  隨即,在斷愁的指點下,宋瑾瑜毫不猶豫,戴上心神鎖鏈,金玉環扣緊鎖右手皓腕,拂手之間,鎖鏈招搖,在虛空中發出嘩啦啦的輕響,不斷延伸,另一邊環扣符刻閃耀,也隨之迎風擴張,懸掛長空。
  “嘶!”
  水虺一聲低吟嘶吼,在宋瑾瑜鼓勵期盼的注視下,直立起來,高昂著龍首主動向那鎖鏈金環伸去。
  “嗡......”
  虛空如水,泛起陣陣漣漪波紋,一道絢麗的金紅光彩,照耀整座山林。
  待所有光華散去,虛空已不見任何鎖鏈環扣,風林夜月,一頭巨大猙獰的水虺,蒼發飛舞,嘯月龍遊,在其脖頸地方,赫然有一圈金色的環紋,與一身墨黑龍鱗相襯,不顯差異醜陋,反而更添一種神秘威嚴之感。
  在那龍首之上,龍角之旁,尚還站立著一尊窈窕倩影,青絲飛舞,紅衣如火,傲立風中,遨遊天地。
  少頃,水虺龍遊落下,宋瑾瑜背負神弓,宛若一尊英姿勃發的沙場女將,玉顏嬌冷,大步流星走出,向著斷愁折身拜下。
  “多謝宗主賜寶,有了這心神鎖鏈,弟子和水虺前輩終於做到心意相通,可以相互交流了。”
  宋瑾瑜再次開口言謝,說到後麵,話間驚喜卻是再也無法掩藏。
  凶獸噬主她倒並不如何害怕,但是言語不通,靈智未開,卻讓宋瑾瑜心頗為憂慮,一直想不到解決的辦法,偏偏兩者間的實力,又是獸強主弱,她根本難以約束管製,要是日後惹出什麼禍事來,那後果還真是不堪設想。
  不過現在一切問題都已解決,斷愁賜給她的心神鎖鏈,發揮出的作用,竟是意想不到的好,在肉眼看不見的虛空深處,他們被一條紅色鎖鏈連接,各係一環鎖扣,所有的交流,幾乎都可在念動間完成,盡知對方所想。
  比起它在七殺劍君座下,還要默契萬分。
  此外,這心神鎖鏈分擔承受傷害,和跨越空間的傳送能力,宋瑾瑜雖然還沒來得及親試一下,但鎖鏈相連,她也能領會到鎖鏈的玄妙之處,知道這兩種神通,在真正需要的時候,發揮出的威力究竟有多大。
  這等寶物,雖無攻防之用,卻比起很多靈寶都要珍貴玄妙。
  斷愁淡淡一笑,坦然受了宋瑾瑜一禮,待她起身,方才看了一眼她身邊的水虺,道:“如今你已成功將它收服,入我道門,可曾為其取名?”
  聞言,宋瑾瑜微微一怔,看著身邊眸光猩紅,冷冷凝視斷愁的水虺,不禁露出一抹苦笑。
  水虺是上古蠻荒凶獸,極難開啟靈智,如今雖然有心神鎖鏈,但僅僅隻能和她做到心意相通,互相交流,至於別人說的什麼,它簡單渾噩的思維,卻是難以理解,也根本不想理解。
  直到現在她才知道,在水虺眼,沒有是非善惡,它區分世間生靈,隻有兩種,一種是獵物,另一種是朋友,就連親人同類這個概念都是不存在的。
  可以想見,這千萬年來無盡輪回,七殺劍君對其教化,最多也隻是讓它區分出了朋友和獵物的簡單定義,至於名字,一次次輪回新生,又怎麼可能會有。
  是以,聽到斷愁問話,宋瑾瑜才猛然想起,自己還沒給靈獸取名,隻是一味地喚它水虺前輩,當下搖了搖頭,有些歉然道:“是瑾瑜疏忽了,水虺前輩幾經曆劫轉世,到如今,還未曾有真正的姓名。”
  “嗯,也好,既如此,那這名字就由我為它取吧!”
  斷愁含笑點頭,理所當然的說道。
  “噗......”
  此言一出,四方徒然安靜,蕭雲諸將一滯,有些怪異的看著斷愁,又看了下小黑小白,再看向宋瑾瑜和那水虺,皆是搖頭,目光中滿是同情之色。
  就連小黑、小白都互視了一眼,不勝唏噓。
  典猛這一瞬,更是忍耐不住,麵皮抽動,笑出了聲音。
  什麼意思?
  老子特麼就取個名字,你們幾個什麼反應?
  笑!笑的這麼刺耳!你丫還敢笑?!
  斷愁麵色一黑,心萬馬奔騰,一陣腹誹咆哮,隱藏在大袖中,握著酒仙葫蘆的手,都有些顫抖,目光帶著殺意,掃視一圈,笑聲戛然而止,所有人的神色,都在瞬間恢複肅然。
  見此,斷愁方才滿意的點了點頭,看向宋瑾瑜,微笑道:“瑾瑜,你可有意見?”
  “額......全憑宗主做主。”
  猶豫片刻,宋瑾瑜苦笑說道。
  其實打心眼,她是想要拒絕的,從小黑小白這兩個名字來看,就可以想見斷愁這方麵的能力,究竟有多糟糕。
  尤其,還沒有一點自知之明。
  難以想象,要是讓他為水虺取個名字,會叫什麼。
  奈何這,斷愁是宗主,無論願與不願,都隻能屈居於淫威之下。
  後者默默祈禱,千萬不要像小黑小白一樣草率,反倒是水虺本尊,沒有絲毫異樣,隻是有些奇怪的看了宋瑾瑜一眼,它能清楚感知到,主人此刻內心極為緊張。
  但這附近又沒有任何危險,這讓它很是費解。
  斷愁沒有理會諸人反應,見宋瑾瑜答應,遂將心中原本就想好的名字,說了出來,淡然道:“慳庾!從今以後,就叫它慳庾吧!”
  “慳庾?”
  宋瑾瑜微微一怔,原本以為斷愁隨口,就會叫個小水、小蟲之類的名字,往好聽點也頂多是什麼小蒼、小龍,卻沒想到會是這樣一個突破風格,八竿子打不著的名字。
  這一刻,別說是宋瑾瑜,就連蕭雲諸將,也一個個神色錯愕,大出意料之外,小黑、小白更是瞪大眼睛,難以置信的看著自家主人,莫名感到悲傷。
  “怎麼,這名字你們都不喜歡?”斷愁見眾人反應,不禁皺眉問道。
  宋瑾瑜回過神來,搖了搖頭,連忙道:“並非不喜,隻是有些驚訝,此名和宗主以往風格,大有出入,不知慳庾是何寓意?”
  
  

Snap Time:2018-12-12 08:57:06  ExecTime:0.1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