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古天宗》全文閱讀

作者:萬古劍塵  萬古天宗最新章節  萬古天宗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萬古天宗最新章節第一千四百零二章 晉升化鼎將功折罪(18-10-08)      第一千四百章 道法斷崖行舟無渡(18-10-08)      第一千四百零一章 靈台重辟易道鼎化神仙(18-10-08)     

第六百二十四章 他一直很強


  
  注意到神通領域的人很多,明白其中關鍵的更多,驚歎爭議,不絕於耳。
  眼見隨著地脈力量的瘋狂抽取,大地法則凝化領域不斷擴張,在巫驚絕的周身,地脈之力牽引如龍,頭頂,戍土金剛琢震顫,一道威能莫大,褚煌如山的巨大光環再次凝現。
  恐怖的聲勢威壓,冠蓋天地,充斥在領域內的每一個角落,令人肝膽欲裂,駭然窒息。
  古有河,以沙化海,浩瀚無際,沉落仙神!
  十地,戍土神光,河沙海!
  從巫驚絕出聲,到現在凝聚整個沙海領域威能的戍土神光出現,不過眨眼夫,幾乎在神光出現的同時,第四重戍土神光攻擊已至。
  十地戍土神光,一重接一重,迅猛無比,威力奇大,範圍極廣,以斷愁現在的修為境界判斷,躲是絕無可能的,更何況,他心中有所圖,不能躲,也不想躲!
  “轟...........”
  此次神通威能,遠勝前麵三重神光,僅從那浩大的聲勢,破空之聲如滾雷咆哮,便知前三重的威能,加起來,恐怕也比不過這第四重,化生領域的神光強大。
  想到十地神通,戍土神光才激四重,尚有威力更強的六重連綿攻擊,連喘息還手之力都不會留下,頓時所有人無不暗暗咋舌,才真正知道十地戍土神光的赫赫威名,是怎麼得來的。
  “能擋幾重?”
  狂風之中,斷愁忽然輕笑出聲,視那當空壓下,整個大地都為之沉陷的恐怖視若無睹,淡然出聲。
  聲音在狂風之中,又非靈力灌注激揚,但詭異地是,無論遠近,方圓天地所有人皆是清晰聽聞。
  在聲音入耳的同時,絕大多數人都是忍不住微微皺眉,隻覺得耳膜刺痛,寒毛豎起,似有無數把細小的利劍攢刺。
  其言,銳氣逼人,如劍鳴響!
  “吟..........”
  一股磅的劍意,龍吟升霄,斬幕夜辰,直衝天際。
  劍勢凝聚如擎天古劍,以斷愁為中心,黃沙掃蕩,裂沉坍塌,數十夜空雲海,皆被那無匹霸絕的鋒芒之氣,絞散一空。
  掌中,金色鋒芒在握,一隻威嚴劍目的金色麒麟衝出,踏月咆哮,震破九霄天闕,渾沉肅重的天地,連帶空間靈氣,都在瞬間粉碎撕裂。
  天上地下,唯此,一人一劍!
  這時再看,人依舊是這個人,沒有三頭六臂,青麵獠牙,沒有法天象地,寶相莊嚴。
  一襲紫衣,迎風獵獵,紫氣生雲,雷光燁燁。一如先前,但卻已然無法直視,仿佛就在這一那,斷愁整個人化作了一柄絕世神劍,通天貫地,霸道絕倫。
  所有人都感覺雙眼一陣刺痛,就連目光都無法落下。
  更有修為不繼者不知進退,目光崩碎,鋒芒之氣順著神識目光斬戮而回,不禁麵容扭曲,一聲慘叫,透過雙手掩麵的指縫,依稀見得兩行血淚流出,卻是已被鋒芒之氣戮瞎雙目。
  周遭曠野山林,虛空大地,瞬間寂靜,相視駭然。
  “天麟碎月,逆斬山河!”
  恐怖的劍氣鋒芒,撕天裂地,帶著斷愁的聲音傳入耳中,盡是錚錚劍鳴,現在仿佛看一眼,都會覺得黑夜刺目,滿天都是劍氣,就連呼吸的空氣,吸納的靈氣,都感覺銳利無比,如利劍穿腸!
  那之間,所有一切都仿佛失去了聲音,沒有了色彩,隻見得漫天劍氣縱橫,包裹住那個身影,手執三尺寒鋒,渲染如金,一步步,踏天登月,仿佛踩在無形的階梯一般,迎著轟然落下的第四重戍土神光而去。
  鷹擊長空,劍碎山河!
  那種一往無前之勢,那橫絕天地的萬丈劍氣,惟我惟劍,斬天滅道的劍勢、劍意,令山河作古,乾坤變色!
  “好恐怖!”
  “劍修!這才是真正的劍修!!”
  “傳聞不假,玄天宗之主在劍道上的造詣,確是登峰造極,隻此一劍,脫境下劍道第一人,當之無愧!”
  一個接一個聲音,從各處驚呼而出,連續幾聲,一個比一個震駭,那些歸源真人相繼變色,啞然失聲。那些龍虎宗師,一個個神情恐懼,麵無血色。
  諸如築靈、化鼎之流,更是在那磅驚天的劍道威壓下,生生被壓伏在地,瑟瑟抖。
  這也幸好離得夠遠,古象城內參加法會的修士,都是三朝各派,各大世家的精英,趕來觀戰的又都在築靈境以上,能夠禦器飛空,是以心性修為都不算差。
  所以,四周觀戰之人雖然驚懼惶恐,但也沒有出現屎尿齊流,不能自抑的尷尬景象。
  而這恐怖威勢,前後加起來,不過彈指一揮間。
  由此,就可見出斷愁顯露劍道,從召化天麟,到踏天出手,度有多快了,電光石火,不足以形容那那的鋒芒。
  “老醉鬼,你現沒有,這家夥又變強了!”
  道玄眸中露出一抹震驚,轉有些凝重的說道。
  醉道人不語,隻是不覺間已經放下了手中的酒葫蘆,汩汩瓊漿灑落雲霄而不自知,他眯著眼睛凝視著遠處身影,劍光隱耀,竟是前所未有的銳利,認真。
  身後,驚風從驚駭中回過神來,怔怔的看著醉道人,這是他第二次看到醉道人這般淩厲認真。
  第一次,是在他被帶回蜀山之時,掌教真人說他朽木難雕,不可收,那個時候,醉道人也是這般神態,目如利劍,咄咄逼人,前所未有的認真,最後逼的清虛掌教不得不讓步妥協。
  想不到今日,在那玄天宗之主與人交戰時,醉道人一改醉態,又一次在他身上,看到這般神態。
  “玉清在閉關,他,一直都很強!”
  沉默良久,醉道人說了句讓人摸不著頭腦的話,旋即目光渾濁,不再言語,隻是臥在劍上,飲酒長吟,似醉非醉。
  道玄微微一怔,不懂這老醉鬼,怎麼突然把話扯到玉清那瘋子身上了,沉吟一瞬,卻是想起了兩人十年後的紫霄約戰,頓時明白過來。
  “連你,也感到壓力了嗎?!”道玄喃喃自語,腦海中不禁浮現出,那個道劍在手,不苟言笑的冷漠身影。
  (本章完)
  
  :。:
  
  

Snap Time:2018-12-12 08:49:13  ExecTime:0.0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