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古天宗》全文閱讀

作者:萬古劍塵  萬古天宗最新章節  萬古天宗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萬古天宗最新章節第一千四百零二章 晉升化鼎將功折罪(18-10-08)      第一千四百章 道法斷崖行舟無渡(18-10-08)      第一千四百零一章 靈台重辟易道鼎化神仙(18-10-08)     

第五百七十七章 一無是處惹是生非


  
  十冰湖,淵沉死寂,寒煙嫋嫋,彌漫四野。』天籟小說Ww『W.
  湖邊山丘之上,兩名青年一坐一躺,緊閉雙眸,寂然無聲,猶如兩塊頑石,沒有絲毫生氣可言。
  倏而,一道劍光自雲空垂落,一名身著紫色道袍的青年道人,踏步走出。
  盤坐在地的青年,頓時生出感應,緊閉的雙眸豁然睜開,蘊露鋒芒,待他看清來人之後,先是一怔,繼而大喜,忙起身拜見:“師父!”
  斷愁微微點頭,揮手放出一股柔和的靈力,將其托起,轉看向一旁暈迷未醒的唐天策,不禁劍眉一蹙,道:“這小子怎麼了?”
  吳越搖了搖頭,眼中亦是透著一抹不解,有些遲疑道:“先前師父和那屍王交手,我倆修為太低無法靠近,在殿外被一道血色神光掃出大殿,墜入冰湖。”
  “之後,一股恐怖的氣息威壓,籠罩了整個天地,就看到他顯露出了僵屍真身,沒過多久,那氣息威壓散去,他就倒地不起,變成了現在這個樣子,暈迷已有七天了。”
  斷愁聞言,心中微動,簡單的察看了一下他的身體,現他身上,除了一些不輕不重的傷勢外,並沒有顯露什麼其他異常,倒是無需多加理會。
  這小子不是人類,一個有著不死之身的旱魃僵屍,這點傷勢,對他來說問題不大,哪怕不吃任何丹藥,過個一兩天,也能自己痊愈恢複。
  當然,想是這麼想,最後斷愁還是給他服了一枚血參丹。
  邊上,吳越沉吟半晌,怔怔的看著麵前的身影,張了張嘴,欲言又止。
  斷愁給唐天策服下丹藥,扶起他的身子,一手抵在後背,運功助其煉化吸收體內的丹藥之力,同時,仿佛腦後長了一隻眼睛一般,頭也不回的說道:
  “你雖然不喜多話,性子沉默,但向來秉直剛正,從不遮遮掩掩,這次怎麼跟那兩個丫頭一樣了?有什麼就說。”
  聽得此言,吳越麵色一緩,深吸一口氣,帶著一抹擔憂愧疚,道:“師父,您與那屍王一場大戰,不知結果如何?是否受傷?”
  斷愁麵色如常,淡淡說道:“天地是海,肉身是船,而神魂則是行船的人,需要有船來承載,才能駛向彼岸。將離已非上古的屍族君王,如今不過是依托帝棺神血,凝聚新生的一道元神,一個沒有肉身,失去力量的孤魂野鬼罷了。”
  緩緩收回靈力,斷愁將唐天策交給吳越,起身負手,望著底下冰湖,繼續說道:“既然遇上,就斷沒有放過的可能,敢打我徒弟的主意,總是要付出代價的。”
  “放心吧,為師沒事,些許小傷,早已恢複痊愈,那將離,現在已經被我用鎮龍釘徹底滅殺了,再無作亂的可能。”
  吳越沉默的點了點頭,眸中卻是隱隱露出一抹感動,他雖然沉默少言,不通人情世故,但又不是天生腦子少根筋,誰對他好,對他不好,還是心清楚明白的。
  他自作主張深入摩雲澗底除魔斬屍,還因此連累大師姐和三師妹遇險受傷,本就是目無師長,悖逆師言,為了他這麼一個天資愚鈍,執拗頑固的弟子,斷愁實在沒有理由犯險來救。
  但斷愁偏偏就來了,為了救他,不惜闖入古墓天地,殺上這上古屍王寢居葬身的屍祖大殿。
  這看似雲淡風輕微不足道樣子,但吳越卻很清楚,將離絕不是那麼好對付,他雖然不清楚上古屍王究竟有多強大,但從這毀天滅地的威壓恐怖來看,就能知道,斷愁即便勝了,也勝的絕不輕鬆。
  而他口中已經無礙的傷勢,想來也一定不是什麼小傷,簡單就可以輕易恢複。
  這一切,都是為了他,為了救他這個不成器的弟子,為了給他這個不成器的弟子護短出頭!
  靈渺峰上諸多仙門道派的冷眼非議,南海隱市的縱容遇險,青蒼山中佛子糾纏,到現在摩雲嶺的一意孤行,自他拜師入門以來,點點滴滴猶如走馬觀花,在腦海回放。
  吳越心中愈感沉重,都說師父有事弟子服其勞,但他這個徒弟,自打入門的那一天起,就沒有為師門,為師長,乃至師姐師妹,分過任何憂愁,反倒是惹出了不少麻煩,屢屢連累同門師長,為他解難渡厄。
  都說大師姐林小媛總也長不大,老是闖禍,三師妹司徒玲天生帶煞,命中不詳,但在吳越看來,最一無是處,惹禍生事的就是他。
  三人中,大師姐看似瘋癲胡鬧,無法無天,但卻粗中有細,為人仗義有擔當,即便生性貪玩,天資極佳,也從未有過半分懈怠,南海遇險是為了司徒玲,此次遇險,是為了他吳越。
  大師姐,其實一直在默默地用自己的方式,保護著大家。
  三師妹是星河元胎道體,為天生的災厄之體,傳聞誰隻要和其親近,誰就會有災厄降臨,因此,司徒玲性子清冷,拒人於千之外,看似溫婉柔弱,實則內心剛強。
  她生長在仙道世家,經曆家道中落,從小跟著爺爺孤苦無依,曆經冷暖,故而,司徒玲雖然年紀不大,修為不高,但一路摸排滾打下來,心智早已成熟老練,明晰是非,精擅人情世故。
  她也從不感情用事,極少主張,所以無論何時,都對師父長老,師姐師兄聽之任之,明明能看出事情的問題,也從不反駁爭辯,言淺即止。
  司徒玲****夜夜除了瘋狂的修煉,便很少再與他人過多親近交流,吳越知道三師妹並非不想與大家親近,隻是在恐懼在害怕罷了。
  她不想禍及同門,就隻能逃避,可一旦出了事情,看似冷漠理智的師妹,卻總會在最關鍵最需要的時候,義無反顧的站出來,給與支持。
  這是在用另一種方式,保護同門!
  吳越很慚愧,他沒有天資,就連拜師斷愁,努力修煉,更多的也是出於私心,為了證明自己,努力提高自己的實力,希望終有一日,能夠重回故土,誅滅禁地的魔頭,為家族報仇。
  (本章完)
  
  

Snap Time:2018-12-11 12:09:51  ExecTime:0.0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