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古天宗》全文閱讀

作者:萬古劍塵  萬古天宗最新章節  萬古天宗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萬古天宗最新章節第一千四百零二章 晉升化鼎將功折罪(18-10-08)      第一千四百章 道法斷崖行舟無渡(18-10-08)      第一千四百零一章 靈台重辟易道鼎化神仙(18-10-08)     

第二百七十五章 真火炎龍法寶護主


  
  一樣的冰鸞,不一樣的神韻!
  以法寶冰鸞千幻尺施展出來的神通,與先前化形凝成的相較,乍看起來,似乎相差不遠,但是隻要稍稍注意一下,就會發現天與地的差距。
  斷愁神色一凝,左手凝指點於眉心,一抹紅光乍現。
  此時的冰鸞,與先前不同,再不是隨意可破了,觀其模樣,賀彥明顯然是以血脈引動了法寶本身的冰鸞之魂。
  “嗤”
  轉瞬之間,斷愁與賀彥明之間的空間距離,先是真空乍現的寒氣凝結,再傳來如裂帛一般的響聲,待得一切驚現,眼前寒光閃爍,一隻冰藍色的鸞爪,已然當胸抓下。
  那間,隱然還能見得,在冰藍鸞爪之後,一雙滿是酷寒與冷厲的兩顆銳目,在閃著殘忍的光芒。
  “哼!”
  斷愁冷哼一聲,不閃不避,左手自眉間伸離,迎著凶悍鸞爪,一指點出。
  “轟”
  赤紅色炎火轟然傾泄,匹煉若虹,焚煉真空,隆隆震響,仿佛在熾熱的黃沙大地上,一條炎龍自火山破出,攜著無盡熔岩,驚人的高溫,仰天咆哮。
  霎時間,就連周天的寒氣,都為之震顫,隱有消融的跡象。
  此時,在斷愁左手指尖上,一點赤紅璀璨若火陽,一條火紅色的炎龍,轟然破出,與迎麵而來的冰鸞撞擊在了起來。
  頃刻間,冰與火的交鋒,冷與熱的對抗,在這寒煙島上,激蕩擴散,爆出了無限的璀璨。
  其中,有晶瑩的冰淩,有炫目的火花,更有須臾之間,四季變化的詭異。
  斷愁與賀彥明也在這炎龍與冰鸞的交鋒之中,分別被瞬間爆發出來的恐怖氣浪震開,倒飛出了十餘丈的距離。
  待得煙消雲散,舉目望去,但見得兩人之間的空地上,一個豁然大洞顯露,半邊焦土半邊寒霜,匯成了如太極般的陰陽分離,別有一番景象。
  斷愁負手於後,衣袍迎風獵動,頭頂天麟震顫嗡鳴,劍氣森森,而那爆發出怒火炎龍的紅光,再不見蹤跡。
  賀彥明臉上一抹嫣紅閃過,似是逆血上湧,麵前冰鸞千幻尺微微顫動著,如有無限的不甘,滿是躍躍欲試之意。
  “三昧真火!”
  賀彥明咬牙切齒地說道,那炎火巨龍分明是由三昧真火凝成,他怎麼也沒想到,斷愁竟然還掌握著這般恐怖的禦火神通。
  尤其是那三昧真火,雖然對方還未將真火煉至大成,但其本身焚山煮海,遇水騰苒,不滅不息的特性,卻是正好克製了他的冰鸞神通。
  不過到了現在,斷愁卻是懶得再搭理對方,多費口舌,不過以神通論高下,其他的一切,皆是虛妄。
  袍袖一展,滿目金光倏而大亮,層層疊疊,朦朧炫目。
  卻是一根金光閃耀的繩索,溢滿當空,兜天罩下。
  金色繩索分有九節,其上遍布符印,甫一從袖口探出,見風拉長,在真空中遊曳如龍,接天連地,向著對麵的賀彥明捆縛而去。
  成功逼出了對方的底牌,斷愁再無顧忌,一身靈寶,也不再掩蓋,甫一出手,便把縛龍索祭了出去,直欲將這老妖怪一舉擒拿。
  在斷愁漠然的目光下,賀彥明神色一凜,憤憤不平之色頓時不見,整個人方才警懼了起來,便見得,整個天地一片金光,滿目盡是繩索覆蓋,盈滿無缺,仿佛天網一般,當頭罩下。
  旋即,擠壓撕裂之聲,不停地自冰淩之海傳來,周身上下,仿佛有浩瀚天地在不斷壓迫緊縮。
  與此同時,金色繩索遊弋纏繞,其上三十六道符印,齊齊大亮,耀起一股柔和金光,溫暖無比,讓人不自覺將心神沉入其間,昏昏欲睡,不願抵抗。
  “戾!!”
  就在此時,有驚天鸞鳴戾響雲霄,在無人禦動的情況下,冰鸞千幻尺,垂下一道冰藍晶幛牢牢護持其主,而後迎空反擊,蕩出漫天尺影,與縛龍索爭鋒相對。
  “這是”
  鸞鳴聲中,賀彥明豁然驚醒駭然失色,幾乎不能自持,到了他這個級別的修士,對法寶神通的強弱自有一番理解,在這一那時間,他分明感受到了一種極端的危險。
  那是一種生命不能由自己掌握的恐怖,尤其是在見得那個飛速近前,如蛇纏繞,似龍盤卷,近乎天網擒拿的恐怖繩索時,更是心中寒徹,好像周身血液,也都為之凝結。
  若不是,在最關鍵的時刻,冰鸞千幻尺自行護主,垂下一道冰藍色的屏障,籠罩在賀彥明的周身上下,怕是他連這驚駭的時間都不會有,便會陷入無盡的沉睡當中。
  開玩笑,縛龍索是後天靈寶級的存在,在前世神話中,就連闡教金仙黃龍真人都被其捆縛擒拿,毫無抵抗之力。
  有著無上的威能,隨著斷愁的修為日高,這名震封神的靈寶,也漸漸顯露出了擋者披靡之威。
  這賀彥明,雖然在覺醒了體內的冰鸞血脈後,有著近乎歸源真境的威能,但近乎就是近乎,就算有了足夠的實力,也沒有相應的感悟與之匹配。
  他對大道本源的領悟,道法神通的運用,依舊停在龍虎巔峰,自然不算真正的歸源境真人。
  在縛龍索忽視一切的恐怖威能之下,若不是冰鸞千幻尺本能的護主,大局早已經定了。
  便是此時此刻,賀彥明也如一腳踩踏在懸崖邊上,隨時可能被縛龍索破防擒住,陷入沉睡之中。
  在這般情況之下,他已然被逼到了絕境,仰天長嘯。
  兩行鮮豔帶著冰藍凝霜的血淚,自其晶白不似人類的眼眸中流出,將一張還算慈眉善目,仙氣滿盈的臉龐,渲染出悲涼與瘋狂之色。
  “斷愁,這是你逼我的!!”
  狂風呼嘯,亦不能掩蓋,一聲尖銳如鸞啼的厲吼之聲。
  聲音入耳,斷愁神色微凝,暗自警惕,霎時間心弦緊繃,如臨大敵一般,未有絲毫放鬆。
  古往今來,因為一時大意,陰溝翻船的事例不勝枚舉,他可不認為這老妖怪是在虛張聲勢。
  
  

Snap Time:2018-12-12 08:29:06  ExecTime:0.4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