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古天宗》全文閱讀

作者:萬古劍塵  萬古天宗最新章節  萬古天宗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萬古天宗最新章節第一千四百零二章 晉升化鼎將功折罪(18-10-08)      第一千四百章 道法斷崖行舟無渡(18-10-08)      第一千四百零一章 靈台重辟易道鼎化神仙(18-10-08)     

第八十三章 怪我咯


  
  “師父您要相信徒兒,我絕對沒有要傷害您的意思。”
  帶著一絲哭腔,林小媛著急的解釋道。
  聽到這,斷愁心中思索猜測,林小媛可能已經察覺到了自己不是真正的“斷愁”,所以才會在煉獄鎮魂曲的魔音中,迷失自我。
  目光掃過,看著林小媛略顯慌亂的眼神,斷愁知道自己沒有猜錯。這小丫頭怕是已經知道自己是個冒牌貨了,隻是現在還在遮掩,不願承認罷了。
  想通之後,斷愁看著麵前的小丫頭,心中歎息,久久無言。
  或許是氣氛過於沉悶,見斷愁久久不願說話,林小媛懷著忐忑不安的心情,看著斷愁,小心翼翼的道:“師父,您還在生我的氣嗎?”
  聽到林小媛小心翼翼的問話,斷愁不禁莞爾。
  搖了搖頭,斷愁笑罵道:“你這小丫頭,平日不好好修煉,就愛胡思亂想,整天瞎琢磨。為師差點就死在你手,我難道還不能生你的氣嗎?”
  聞聽此言,林小媛先是一愣,旋即喜笑顏開,斷愁如此說話,那就是擺明了不生氣,不再計較這件事了。
  林小媛頓時鬆了一口氣,知道此事算是翻篇了。
  “師父,您身為玄天宗之主,大人有大量,宰相肚能撐船。我相信您一定不會為難我的,對不對?”
  雨過天晴之後,林小媛頓時恢複了往日的活力,略帶幾分討好的說道。
  “哼!”
  斷愁聞言,沒好氣的翻了個白眼,冷哼一聲,竟是懶得回答。
  眼見斷愁還有些生氣,林小媛也不以為意,當即開始轉移話題。
  帶著一絲好奇,林小媛笑嘻嘻的問道:“師父此行前往流雲宗,可還順利?不知道那些流雲宗的老雜毛有沒有刁難您。徒兒這些日子可是日夜記掛著您呢!”
  伸手給了小丫頭一個暴栗,斷愁笑罵道:“沒大沒小,身為女子,卻沒有一點女子該有的溫婉和儀態。教了你這麼多,現在又在學琴,怎麼還是開口閉口老雜毛?真是一點規矩都沒有!”
  “不說你要像那些大家閨秀一樣,氣質沉穩,儀態端莊。好歹你也得有幾分小家碧玉的模樣吧。真是在山野慣了,以後你怎麼嫁的出去?”
  “啊!師父,你公報私仇!!”
  捂著頭,林小媛疾步後退,痛聲高呼,憤怒的指責斷愁“公報私仇”。
  斷愁聞言,頓時滿頭黑線,心中甚是無語。
  不滿的看了斷愁一眼,林小媛哼哼唧唧道:“哼!我從小就被您帶回山,整天麵對的都是你們這些糙老爺們,怎麼可能會有大家閨秀、小家碧玉的模樣。”
  “沒有變成漢子,我就已經萬分慶幸了!!”
  “糙老爺們?漢子??”
  聞聽此言,斷愁頓時一愣,沒好氣道:“小丫頭,要不是當年為師及時出現,你早就被山獸給吃了!!現在你的意思是,怪我咯?”
  “難道怪我?”林小媛麵無表情的看了斷愁一眼,不答反問。
  呼吸一窒,斷愁聞言,頓時語塞。
  “再說了,流雲宗的那些老雜毛都不是什麼好東西,本來就是一肚子壞水,我也沒有說錯啊。”
  “至於嫁不嫁的出去,這個我都不急,師父,你著急什麼?徒兒還這麼年輕,貌美如花的,怎麼會嫁不出去。你就這麼想早點把我送出去嗎!!”
  “哼!!反正我是打定主意了,要一心跟隨師父尋仙問道,到時候要是沒人要我,我就賴在山上不走了,陪著您,直到您老坐化隕落,把宗主之位傳”
  “啊!!師父,你又打我!!”
  聽著小丫頭絮絮叨叨,沒完沒了的。到了後麵,更是越說越離譜,斷愁終究是忍無可忍。一步踏出,伸手又給了小丫頭一個暴栗。
  “哼!!”斷愁冷哼,瞪了小丫頭一眼。
  形勢比人強,大丈夫能屈能伸,識時務者為俊傑,林小媛顯然深諳此道。雖說她不是大丈夫,但她卻是一個小女子!
  臉上帶著一絲討好的笑容,林小媛撒嬌道:“師父,你還沒回答我呢!流雲宗的那些老額那些人有沒有為難你啊!”
  雙手負於身後,斷愁踏步走出玄劍宮,看著遠處浩渺雲煙,淡淡的說道:“這個世界上已經沒有流雲宗了。以後,方寸山上隻有一個宗門,那就是玄天宗!!”
  話音落下,斷愁袍袖輕拂,一柄罡劍虛空顯化,貫射而出,斬在雲層之中,劍氣席卷攪動,頃刻間,數方圓,天空澄淨如洗,萬雲煙被劍氣蕩開,不能靠近分毫。
  天光映照,現出雲層下方巍峨宮闕。仿佛印證了斷愁的話一般,聳天屹立的山門中,玄天宗三字放出耀眼仙光,燁燁生華。
  跟在斷愁身後的林小媛,聽到他的這番話,微微一怔,心中若有所思。出神的看著下麵恢弘的宮樓,林小媛喃喃道:“師父,你究竟是怎麼做到的?”
  聲音極弱,微不可聞,若不細聽,根本無從察覺。似是發問,又狀似自語。
  然而,斷愁卻注意到了,轉身摸了摸林小媛的頭,笑了笑卻不回答。而是反問道:“小丫頭,你那寒玉古琴祭煉的怎麼樣了?”
  見斷愁不願說,林小媛也知趣的不再問。
  聽到他的問話,林小媛頓時麵色一苦,訕訕的說道:“已經進行了初步的祭煉認主,隻是後來山中出現了異動,徒兒唯恐宗門有失,所以就停下了對寒玉古琴的祭煉,連忙趕回了宗門。”
  眼見斷愁有發怒的跡象,林小媛麵色一緊,急忙說道:“不過,徒兒也算陰差陽錯,雖說沒有完全煉化寒玉古琴,但是卻已經突破到養魂中期了。”
  掃了小丫頭一眼,知道她並沒有說謊。
  但是,斷愁依舊有些好奇,故作驚訝的問道:“哦?小丫頭,我記得你前些天才突破到養魂境吧。什麼機緣,讓你這麼快突破至養魂中期?”
  點了點頭,林小媛有些茫然的看了斷愁一眼,迷糊道:“師父,我也不知道。就是那天山中出現異動之後,徒兒就趕回了宗門,在大堂中好像聽到有人在念經唱歌,然後”
  “然後怎麼了?”斷愁好奇的問道。
  林小媛聞言,俏臉泛紅,扭扭捏捏,有些不好意思的道:“然後我就睡過去了,醒來就發現自己突破了。”
  ...
  
  

Snap Time:2018-12-17 03:52:06  ExecTime:0.0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