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聖王》全文閱讀

作者:雪滿弓刀  永聖王最新章節  永聖王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永聖王最新章節第1196章兵行險著(18-06-07)      第1195章龍族,不能低頭!(18-06-07)      第1194章約戰(18-06-06)     

第1183章心神不寧


  一百多年的恩怨,直到今日,終於了結。
  天地之間,一片靜寂。
  群修望著站在廢墟上的那道身影,神色複雜。
  “荒武立道,布武蒼生,好大的氣魄!
  星月宗宗主突然搖了搖頭,揮手道:“罷了,罷了!從今日起,我星月宗與你的恩怨,一筆勾銷!”
  要知道,大乾廢墟上,北域道會上,星月宗也有不少天驕,隕落於蘇子墨之手。
  而如今,北域十大上門的宗主說出這番話,可謂是分量極重!
  “素聞荒武之名,今日一見,才知傳言非虛。”
  火雲穀穀主也站了出來,揚聲道:“荒武道人,火雲穀與你的恩怨,也就此作罷!”
  歸根結底,這些宗門與蘇子墨之間,沒有什麼深仇大恨。
  無論是大乾廢墟,還是北域道會的大戰廝殺,都怪不得蘇子墨。
  天行宗宗主輕輕一歎,沉聲道:“荒武道人,天行宗今後也不會再找你的麻煩。”
  轉眼間,北域十大上門之中,已經有三大上門的宗主站了出來,表示不再與荒武交惡!
  “荒武,我慕容家,也不再追究舊日恩怨。”
  慕容家的族長是一位中年美婦。
  停頓少許,慕容家族長又道:“若是你真能創立武道,讓天下眾生皆可修行,我會親自上門,拜見道賀!”
  四大修真家族之中,也有一個站了出來!
  蘇子墨對這些宗主、族長微微頷首,算是回應。
  至於其他上門世家,卻都沒吭聲。
  歐陽、端木兩大世家,在北域的勢力,僅次於琉璃宮,還要在諸多上門家族之上!
  他們的族長地位尊貴,成名許久,自然不會向一個返虛道人主動和解。
  至於其他勢力,有一些宗主雖然也有心和解,但礙於顏麵,隻是沉默不語。
  可還有一些宗主,卻另有心思!
  龍虎閣宗主麵無表情。
  龍虎閣的情況,與其他上門世家不同。
  因為,在一年前,龍虎閣參與到了巫蠱之禍中!
  而龍虎閣有大半的修士,都去攻打縹緲峰,隨後折在蘇子墨的手中。
  龍虎閣宗主很清楚,這件事,蘇子墨絕不會善罷甘休!
  而他,也咽不下這口惡氣!
  正如李長老所言,荒武必須死!
  否則,等荒武踏入法相境,將沒有多少人能製住他,到時候,遭殃的就是龍虎閣!
  李長老已經聯合陰鬼宗、七殺宗、血霧觀、玄天神教、宇文家的五位合體大能,共有六尊合體大能聯手!
  此時,李長老等人應該已經到了。
  龍虎閣宗主相信,六尊合體大能聯手扼殺一個返虛道人,絕對不會出現任何意外!
  龍虎閣宮主與血霧觀觀主等人對視一眼,不著痕跡的點了點頭。
  這一會兒的功夫,已經有不少修士陸續離開。
  龍虎閣宗主等人也沒有在原地停留,隨著眾人離去。
  不到半個時辰,燕國舊都附近的修士,就已經走得七七八八,隻有蘇子墨的一些好友故人留了下來。
  猴子幾個、念琦、桃夭、小凝、姬瑤雪、老仙鶴等眾人聚在一起,神色輕鬆,隨意的閑聊著。
  小凝得知桃夭這個可愛的童子,就是蘇子墨庭院中那株桃樹所化,更是嘖嘖稱奇。
  眾人之中,隻有蘇子墨微微皺眉,似乎另有心事。
  眾人也沒多想。
  隻當是蘇子墨親手鎮殺大敵,了結這樁恩怨,心情複雜而已。
  “公子!”
  就在此時,人群中響起一聲輕喚。
  猴子等人稍微一愣,旋即對視一眼,麵露喜色。
  小狐狸!
  他們與小狐狸朝夕相處一百多年,對於小狐狸的聲音,自然最熟悉不過。
  人群分開。
  正見到一個火紅色的狐狸,朝著蘇子墨跑了過來,晃動著毛茸茸的大尾巴,神色激動,眼中盡是重逢後的喜悅。
  蘇子墨拋去心頭雜念,露出笑意,微微敞開雙臂。
  小狐狸縱身一躍,直接跳進他的懷中,探出腦袋,用力的在這溫暖的胸膛上蹭了蹭。
  嗅著這熟悉的氣息,小狐狸覺得無比幸福。
  蘇子墨揉了揉小狐狸的腦袋,心中一動,似有所覺,下意識的向前望去。
  隻見不遠處,正站著一位白衣女子,絕美無暇,出塵脫俗,像是謫落凡間的仙女!
  在場的女子,青青、可可、小凝,均是難得的美女,各有特色。
  姬瑤雪身為周天子,更是集高貴美豔於一身,氣質出眾,光彩奪目。
  但這位白衣女子現身之後,這些女子的光彩,似乎瞬間黯淡了下去。
  不要說是蘇子墨,就連猴子、靈虎這些妖獸,見到白衣女子,都是腦海中轟的一聲,恍然出神。
  “玉妃?”
  蘇子墨心中一震,下意識的脫口喊了一聲。
  話剛說出口,他就自覺不妥。
  玉妃,是大乾天子對她的封號,他當麵直呼玉妃,實在有些不敬,他的身份也對不上。
  果不其然,聽到這兩個字,白衣女子微微皺眉,似乎有些不悅。
  “公子,娘娘道號玉真哦。”
  小狐狸悄悄說道:“玉妃是娘娘曾經的名號,早就不用啦!”
  蘇子墨點點頭。
  “見過玉真前輩。”
  蘇子墨連忙躬身,拱手行禮。
  他望著這位白衣女子,腦海中不自覺的浮現出,地穴中看到的那一抹驚豔身影,有些失神。
  這真是怪不得他。
  隻是玉真娘娘的容貌,都能讓人難以忘記,更何況,是那具冰肌玉骨,完美無瑕的身體。
  就在蘇子墨稍有失神之際,突然感覺到一陣寒意!
  他不禁打了個激靈。
  隻見不遠處,玉真娘娘正惡狠狠的瞪著他,寒生問道:“你剛才在想什麼!”
  “沒什麼。”
  蘇子墨神色訕訕,有些心虛。
  若是這位玉真娘娘真動了怒,一心要挖他的眼睛,他可真是沒辦法抵抗。
  “公子,你方才怎麼了,大戰之後反而憂心忡忡的?”
  雖然分別百年,小狐狸還是一眼看了出來,蘇子墨的狀態不大對勁。
  “不知怎麼,總有些心神不寧。”
  蘇子墨皺眉說道。
  這是心血來潮,絕不會無緣無故!
  蘇子墨看了玉真娘娘一眼,隨後搖搖頭。
  玉真娘娘雖然說過狠話,但在她的身上,蘇子墨感受不到什麼殺機。
  但這種心神不寧的源頭在哪?
  究竟哪出了問題?
  蘇子墨突然問道:“我閉關這些天,北域有什麼大事發生?”
  “也沒什麼。”
  念琦搖頭道:“諸多宗門勢力,都是在等著看你與玄宇道君這一戰。”
  停頓少許,青青想了想,又道:“不過,要說異常之事,倒也有一件。就是龍虎閣、血霧觀等一些上門的太上長老,突然宣稱離開宗門。”
  蘇子墨略一沉吟,臉色大變!
  

Snap Time:2018-11-21 07:23:07  ExecTime:0.0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