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花的全能保安》全文閱讀

作者:老施  校花的全能保安最新章節  校花的全能保安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校花的全能保安最新章節第一千四百九十九章有人默默付出(4更)(18-07-20)      第一千四百九十八章抵達莫斯(18-07-20)      第一千四百九十七章你太過分了!(18-07-20)     

第八百七十九章李雷曝光


    879

    審訊室那厚重的鐵門被人從外麵推開。

    許太平倒在地上,所以隻看到了幾雙皮鞋出現在自己的麵前。

    他眯著眼抬頭看向這幾雙皮鞋的主人,發現燈光剛好打在他們的後腦勺上,所以看不清這些人的樣子。

    這幾個人將許太平從地上給扶了起來,隨後架著許太平離開了審訊室。

    “回頭告訴那個約克,讓他多吃點牛肉,不然沒力氣,打起人來,一點感覺都沒有。”許太平笑著說道。

    “死到臨頭了,就別嘴硬了。”扶著許太平的一個人冷笑道,“等你到了黑獄,你就笑不出來了。”

    “黑獄,我聽說那是一個很有意思的地方。”許太平笑道。

    周圍的人沒有說話,扶著許太平往外走,然後下了樓,上了一輛黑色的麵包車。

    車子悄無聲息的往遠處開去。

    與此同時,約克的辦公室。

    約克站在徑直前麵,看著鏡子的自己。

    他十分滿意的笑了笑,雖然自己長得並不帥氣,但是身上卻又一股常人沒有的男人氣概。

    就在這時,約克辦公桌上的電話忽然響了起來。

    約克走到電話機前頭,將電話接了起來。

    “你把許太平抓走了?”電話那頭傳來了佩奇的聲音,可以感受的出來,佩奇的聲音似乎蘊藏著怒火。

    “沒錯。”約克笑著說道,“這人竊取了我國的絕密情報。”

    “放屁。”佩奇惱怒的說道,“這人在到咱們國家的時候,解救了一飛機的乘客你知道麼?從那時候開始我就讓人盯著他,一直盯到現在,幾乎二十四小時不間斷,他怎麼可能有時間去竊取什麼情報?約克,就算栽贓,你也要找一些說的過去的事情你說是麼?”

    “栽贓?這是不存在的,他就是竊取了。”約克笑著說道。

    “那你的意思就是說,我手底下的人都是廢物?”佩奇問道。

    “我可沒這麼說,這話是你說的。”約克說道。

    “約克,這件事情,我會向局長說的,我希望到時候你還能這麼從容。”佩奇說著,冷漠的掛斷了電話。

    “找局長?你找吧,哈哈!”約克得意的笑了笑,將電話給掛斷了。

    另外一邊,佩奇掛斷了電話後,立馬給FBI的局長喬治打去了電話,然後簡單的將許太平的事情說了一下。

    “佩奇,人都會有失手的時候,你手底下的人說是二十四小時的盯梢,但是誰知道有沒有疏漏呢?在許太平的宿舍發現了咱們的絕密資料,這是千真萬確的事情,這件事情你就不用管了。約克會處理好的。”喬治說道。

    “我…明白了,長官。”佩奇說著,掛斷了電話。

    此時的佩奇已經知道,這一次的栽贓行動,或許根本就不至少約克一人所為,從喬治的言談可以看的出來,或許,這喬治就是主使者之一。

    “許太平啊許太平,我也沒有辦法了,你得罪了太多人,這一次,沒有誰能救得了你了。哎。”佩奇歎了口氣,隨後給自己手底下那兩個監視許太平的特工打去了電話,讓他們返回總部報道。

    在這許太平的車,往不知名的地方開去。

    許太平坐在車,頭上被套著頭套,所以他不知道自己接下去要去向何方,至於那個黑獄,許太平聽說過,但是卻從沒有在別人的嘴得到過證實。

    黑獄,是米國的十大監獄之一,據說專門關押重刑犯,麵有黑幫的老大,也有毒梟,甚至於還有XX分子。

    那是一個沒有任何秩序的地方,在那麵的人沒有任何的人權,一旦被關進黑獄,除非是總統或者FBI局長親自下令,不然的話,一般情況下是絕對不可能從麵離開的。

    許太平了解過黑獄,但是了解的並不多。

    這類監獄在全世界各個國家都有,而且基本上都是一個尿性,許太平類似的監獄進去過好幾個,對於黑獄,他並不覺得好奇,也一點都不覺得恐慌。

    他的人設已經做好了,自然而然會有人幫他脫困。

    華夏武術協會,貝克恩市的分會。

    “無論如何一定要讓米國方麵短時間內將許太平釋放,這關係到我們華夏武術協會的臉麵,我相信許太平一定不可能是間諜的!”張元彬拿著電話嚴肅的說道。

    “這次的行動是由FBI局長喬治親自下令,要讓FBI短時間內放人有點不太可能!”電話那頭傳來一個有些生硬的聲音。

    “這我不管,我們華夏武術協會每年要為你們米國創造多少的稅收這你是清楚的,如果不能夠盡將許太平脫困,那不好意思,我們華夏武術協會不排除會做出一些對應的舉措。”張元彬說道。

    “我試試吧!”電話那頭的人說道。

    張元彬掛了電話,看向身邊的林誌,問道,“外交部那邊怎麼說?”

    “正在溝通。”林誌說道。

    “你再去聯係一下我們所有能夠動用的關係,許太平這樣的人,一定不能讓他被人冤枉!”張元彬說道。

    “是!”

    安聯中心。

    羅傑步的走到了正在帶人參觀安聯中心的菲德爾的身前。

    “菲德爾,我剛得到消息,那個許,被FBI的人抓起來了!”羅傑小聲的對菲德爾說道。

    “什麼?!”菲德爾驚訝的問道,“你說的是真的?”

    “千真萬確,說他是間諜,現在他人已經被FBI帶去了分部那!”羅傑說道。

    “羅傑,這些人交給你!”菲德爾說著,直接轉身往外走,一邊走他還一邊拿起電話打了出去。

    果不其然,許太平的電話無法接通。

    菲德爾趕緊給獨孤九和打去了電話,告知了他許太平被FBI帶走的消息。

    “我剛知道了。”電話那頭的獨孤九和隻回了這麼幾個字。

    菲德爾掛了電話,給自己的老子打去了電話。

    “爸,我不管怎麼樣,請您一定要給FBI施壓,如果不行的話,就給米國政府施壓,許是我的救命恩人,我不能坐視他就這麼被FBI的人給抓起來!”菲德爾激動的說道。

    “我知道了,孩子!”電話那頭傳來一個低沉的男人的聲音,“我現在就給米國的總統打電話。”

    “拜托了,爸爸!”

    另外一邊,貝克恩市某酒店。

    獨孤九和站在巨大的落地窗前麵,拿著手機打了個電話出去。

    “動用我們獨孤家的一切關係,解救許太平,不管是給米國政府施壓,還是給FBI施壓,反正,要讓他們在短時間內放人,告訴他們,如果不放人,我不排除讓趙家出麵的可能。”獨孤九和冷冷的說道。

    “知道了,少爺!”

    貝克恩大學。

    夏瑾萱正在主持營救許太平的行動,有人臉色猶豫的走到了夏瑾萱的年輕。

    “夏瑾萱,有一件事情,我不知道該說不該說。”這人小聲的說道。

    “怎麼了?”夏瑾萱問道。

    “就是,今天下午的時候,我,我看到,李雷他,偷偷的進了許主任的宿舍。”這人說道。

    “什麼?!”夏瑾萱眼睛陡然瞪大,說道,“你說的是真的?”

    “是,是啊,因為我就住在許主任宿舍的隔壁嘛,那時候我剛好出門倒垃圾,結果就看到李雷走進了許主任的宿舍,我還以為是李雷去找許主任呢,所以也沒多想,但是許主任出了這麼個事情之後,我覺得李雷的事情就有點玄乎了。”這人說道。

    “你們馬上把李雷給我找來!”夏瑾萱大聲的喊道。

    周圍的人都詫異的看著夏瑾萱,不明白為什麼夏瑾萱忽然要找李雷。

    夏瑾萱剛想說點什麼,不過卻是猛地一下停住了,她改變了一下口氣,用稍微緩和的語氣說道,“畢竟李雷也是咱們的同學,讓他過來,能幫多少幫多少。”

    “我去找他吧,我是他舍友。”一個人說道。

    “好的,那辛苦你了!”夏瑾萱點了點頭,隨後,那人轉身離去。

    大概十幾分鍾後,一臉不耐煩的李雷被人帶著來到了夏瑾萱的麵前。

    “你們幹什麼?我很忙的好麼?”李雷不耐煩的說道。

    “李雷,你先坐下。”夏瑾萱說道。

    “要幹嘛?”李雷問道。

    “李雷,我問你,許主任對你,好麼?”夏瑾萱問道。

    “對我?你說怎麼才叫好?保護我?這是他的職責吧。”李雷說道。

    “你還記得那天,你們被貝弗利那些人打,是誰站出來讓他們用那汙濁的水給噴了一身的?”夏瑾萱問道。

    李雷臉色微微一僵,說道,“這是他該做的不是麼?”

    “這個世界上從來沒有什麼事情是誰該做的,而且上次的事情你們錯在先,應該被噴的是你們,而不是他,他是要保護你們,但是沒有規定說要為你們的錯誤買單。”許太平說道。

    “所以呢,你想說什麼?”李雷皺眉問道。

    “我想說的是,我們任何一個人,都曾經或多或少的接受過許主任給我們的好,麵對許主任,我們就算沒有感恩之心,也不能去傷害他,你說是麼?”夏瑾萱問道。

    “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李雷臉色有些僵硬的說道,“我還有事,我要先走了。”

    說著,李雷轉身就想往外走。

    “李雷,你栽贓陷害許主任這個事情,我可以既往不咎,但是現在,你必須幫我們救出許主任!”夏瑾萱忽然大聲叫道。

    夏瑾萱的話,讓在場的所有人都驚駭的看向了李雷。

    李雷的臉色陡然變紅了起來。

    

Snap Time:2018-07-22 15:05:13  ExecTime:0.3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