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極品仙帝》全文閱讀

作者:六一快樂  重生之極品仙帝最新章節  重生之極品仙帝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重生之極品仙帝最新章節第1212章強殺!(18-09-06)      第1211章憑什麼要給你麵子?(18-09-06)      第1210章火鳳涅!(18-09-05)     

第19章一曲浣溪沙


  搞定了藥材的問題後,李晨就準備去郊區的雲霧山走一趟,踩踩點。
  雲霧山,是座茶山。以雲霧茶和綠茶,聞名於天下。
  這有萬畝茶園,微風拂過,綠波蕩漾。淡淡茶香,沁人心脾。
  不錯,這的靈氣,果然比市區濃鬱不少。
  如果,能在這擺一個小型聚靈陣,修煉的速度,將會事半功倍。
  到那時,自己就有把握,在三個月之內,突破瓶頸,晉級先天境界。
  李晨在雲霧山轉悠了將近兩個時辰,流連忘返。直至夜幕初降,他這才想起回家的事情。
  路邊,一家洗頭房前:有幾個穿著十分涼的姑娘,正百無聊賴的玩手機。
  當她們看到李晨這樣一個小帥哥路過時,都激動的瞪大了眼睛。
  就在這時,一個四十多歲,畫著濃妝的老女人,朝李晨小跑過來。
  “這位小哥,要不要洗個頭?”
  她話剛說完,就直接拽住了李晨的胳膊,開始往店拽。
  “小哥,我們這的洗頭技術可好了。不管是洗小頭,還是洗大頭,都是一絕,你要不要試試,包你滿意!”
  李晨鑽了一下午的山溝溝,頭發弄得有些淩亂,而且還沾了不少枝葉。如果就這樣回去,肯定會被葉初雪罵。
  不過!
  這小頭,大頭都是什麼鬼?
  “姑娘們,有客人來了,開始幹活!”
  老女人像是古代的老鴇一樣,扯起嗓子吆喝了一句。
  那群穿著涼的女孩,見客人是個小帥哥,就都紛紛放下手機,花枝招展的圍了過來。
  李晨被她們嘰嘰喳喳的,弄的有些煩了,就直接坐在了按摩椅上。
  “其他的服務不用,洗個頭就行!”
  一聽說李晨隻要洗頭,不要其他服務,這些花枝招展的女孩們,感覺沒勁,就都又各自散去。
  老板娘衝著一名十六七歲的女孩招了招手,喊道:“浣溪,你過來給客人洗頭!”
  被稱作浣溪的女孩,急忙應了一句,就過來給李晨洗頭。
  女孩臉盤白白淨淨,眉眼清清亮亮。粉雕玉琢的俏臉之上,還有兩個淺淺的酒窩,就像是四五月的青澀蘋果,充滿青春活力。
  李晨百無聊賴,就隨口問道:“你叫浣溪?”
  浣溪輕輕的點了點頭,應道:“嗯,蘭浣溪!”
  李晨微微一笑,道:“浣溪,不錯,好優雅的名字。根據晏殊的詞牌名:《浣溪沙》取的吧?”
  說完,他就帶著感情,把那首傳頌千古的《浣溪沙》給背了下來。
  一曲新詞酒一杯,去年天氣舊亭台。夕陽西下幾時回?
  無可奈何花落去,似曾相識燕歸來。小園香徑獨徘徊。
  蘭浣溪眼波流轉看著李晨的側臉,羞澀的味道:“你是學生吧?”
  李晨點了點頭,道:“嗯,學生。你呢,看你年紀不大,也在上學吧?”
  蘭浣溪眼眸微微有些濕潤,淚眼婆娑的搖了搖頭,聲音凝噎的說道:“不上了,爸爸在工地上摔傷了,媽媽還久臥病榻,弟弟今年要考高中,處處都要錢!”
  說到傷心處,蘭浣溪的眼淚,就忍不住啪啪的往下滴落。
  李晨最怕女孩哭了,一時間有些手足無措,趕緊把話題轉開。
  “對了,問你一個事情,前麵的雲霧山,早上幾點鍾開始有露水?”
  蘭浣溪趕緊抹了一把眼淚,說:“大概四點半就有了!”
  四點半?
  葉初雪的家在市中心,距離這三十多公。半夜三更,也肯定打不到車。
  算了,不回去了。
  先在這將就一晚吧,省的來回跑,麻煩!
  洗完頭後,李晨掏出一遝鈔票,遞給了蘭浣溪。
  “你們這提供住宿吧?”
  見到李晨隨便一掏,就是好幾千大洋。頓時間,老板娘和其他幾個花枝招展的女孩,全都驚得瞪大了眼睛。
  敢情這不但是個小帥哥,還是個富二代呢!
  頓時間,她們對李晨的態度,就有了180度的大轉變,全都對著殷勤笑意圍了過去。
  “有,有,有,這個必須有。帥哥,你還要其他服務嘛,大活五百,小活三百,包夜一千。這的姑娘隨你挑,絕對包你滿意!”
  李晨有些不耐煩擺了擺手,說:“不要,我住一晚就走!”
  說完,他就匆匆上了樓。
  那幾個花枝招展的女孩,看著李晨的背影,開始嘰嘰喳喳的討論起來。
  一個女孩說:“切,都來這了,還裝什麼正經?”
  “聽浣溪說,他還是個學生呢,可能是學習壓力大,想來這放鬆放鬆。可又因為是第一次,我們這麼多人,他不太好意思!”
  “嘻嘻,麗麗說得對。我剛才還看到他臉紅了,說不定還是個童子雞呢!”
  ……
  一聽到“童子雞”,這些花枝招展的女孩,眼睛都不禁一亮。
  李晨身材魁梧,長得還很帥氣,如果還是童子雞的話,她們寧願倒貼錢,也要和對方XXOO一場。
  一個濃妝豔抹的大波浪女人,挑了挑眉毛,得意洋洋的說:“小麗,小紅,我們來打個賭,看看誰今晚能吃了這個童子雞?”
  “賭就賭,誰怕誰。我在網上買的各種製服,還有承認興趣用品,今天下午剛剛送到貨,正好借著這個機會,試一試效果怎麼樣?”
  聽到她們的議論,蘭浣溪俏臉羞紅,低聲說道:“他隻是在這簡單的過一晚而已,不需要那種服務!”
  不等蘭浣溪話音落地,一名抽香煙的女人,就開始對她冷嘲熱諷。
  “哎呦喂,你又不是他肚子的蛔蟲,怎麼會知道他不需要那種服務?”
  “就是啊,隻準你自己賺錢,還不讓我們賺點?”
  頓時間,一群花枝招展的女人,就對蘭浣溪開啟了群嘲模式。
  蘭浣溪是老板娘的一個遠房親戚,因為家境實在是困難,又是未成年,不能進城打工,就隻好被送到這來,賺錢補貼家用。
  不過,她性子很倔,就像是周敦頤《愛蓮說》所言那樣: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漣而不妖。
  前段時間,曾有一位大老板,願意花五萬塊錢,來買她的第一次,可都被她給拒絕了。
  一條錦鯉魚,遊到了泥鰍群居的汙水塘。那麼她遭到泥鰍們的排擠,就已是必然事情。
  不過,現在的蘭浣溪年紀還太小,不懂這些事情。
  從校園淪落到這風塵之地,她都已經感覺很委屈了。可萬萬沒想到,就連這幾個姐妹,也都不接受她,經常排擠,挖苦,群嘲她。
  頓時間,蘭浣溪感覺整個天都塌了半邊,心酸酸的,委屈的直抹眼淚。
  晶瑩的淚珠,就跟斷了線的珠子一樣,稀嘩啦的往下滴落。
  老板娘還算是念幾分親情,就衝著她們嚷了一句:“行了,都少說一句,浣溪已經夠可憐的了,你們就都別嘲諷她了!”
  那幾個風塵女孩,也不甘示弱,反唇相譏起來。
  “切。她可憐,我們就不可憐了嘛?每天都有不同的男人,在我們身體進進出出,連來大姨媽時,都不能消停。下麵都腫了,我們有說什麼嗎?”
  “就是,都來這洗頭房了,還裝什麼純?早晚也是被男人給睡的命,被誰睡不是睡?”
  老板娘擔心犯眾怒,沒人替她賺錢,也就選擇了偃旗息鼓。
  “浣溪,這天已經黑了,基本上也不會有客人來了。你先回房睡吧,明天一大早,你還得去山上給你媽媽采藥呢!”
  蘭浣溪凝噎的點了點頭,就轉身回自己的房間去了。
  見蘭浣溪離開,麗麗她們幾個女孩,也就停止了罵戰,把重心又轉移到帥氣多金的李晨身上。
  她們從在各式各樣的製服,來回挑選適合自己的服裝,準備給我們的李晨同學,上演一場大尺度的製服……誘惑!
  ……
  收藏呢,推薦呢,到小樂碗來!!!
  

Snap Time:2018-11-15 02:18:14  ExecTime:0.0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