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麵之紈生涯》全文閱讀

作者:昨夜大雨  位麵之紈生涯最新章節  位麵之紈生涯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位麵之紈生涯最新章節第565章:蜀山劍山(18-02-21)      第564章:宿世情緣(18-02-21)      第563章:完婚(18-02-20)     

第370章:耍帥老道差點被人拍死


    其後幾天,秦觀修煉的更加秦觀,很將第七層的修為鞏固下來。

    這幾日吃飯時,秦大壽就不停念叨。

    “那老道除魔的東西準備好了,說是明日出發。”

    “那老道帶著五十名衙役出發,去尋找那旱魃了。”

    “我聽人說,好像在牛家莊有所發現,說是牛家的一座祖墳,那老道要扒墳,可是牛家不幹,你也知道,牛家以前是出過進士的,怕壞了家族風水。”

    通過老爹的念叨,到是讓秦觀知道了這件事情的最新進展。

    這日吃午飯時,秦大壽臉色有些不好看,秦觀發現後問道,“父親,怎麼了。”

    “哎,那老道士回來了,不過是被抬回來的,這次去的衙役都死了十幾個人,那妖怪太厲害,把老道打的重傷,還驚動了那旱魃,這下廣陵有難了,觀兒啊,咱們要不要去其他地方躲一躲啊。”秦大壽道。

    秦觀一驚,問道:“怎麼會這樣,那老道長呢?”

    “還沒死,不過奄奄一息的,怕是撐不過今天了,不過那老道也是個做事情的人,嘴還念叨說,讓咱們趕緊請高人,要不然那旱魃就要出來,到時候屍行天下,廣陵必將生靈塗炭。”秦大壽憂心忡忡的說道。

    秦觀眉頭一緊,他知道,這件事情他不能不管了,因為這已經牽扯到了自己家人的安危。

    吃過午飯,秦觀就來到縣衙,此時那天道宗老道士,就被停在這,等死。

    秦觀看到他的時候,也是嚇了一跳。

    老道渾身漆黑,好像被放到爐子烤過,整個人都成糊了,麵目全非,原本那把漂亮的胡子,已經不見了蹤跡,身上道袍破爛的成了乞丐裝。

    躺在床板上,出氣多近氣少,好像馬上要斷氣的樣子。

    知縣,主簿,縣尉,有頭有臉的鄉老士紳也都在,一個個愁眉苦臉的,不知道現在應該怎麼辦。

    秦觀看了看老道,伸手把住他的脈搏,眾人一愣,不知道秦觀要做什麼,狄知縣問道:“少遊,你會看病嗎?”

    秦觀搖搖頭沒說話,繼續把脈,不多時放下手,將老道扶起來,有人剛想阻止,看看秦觀又閉了嘴,秦觀將老道扶正,擺成盤膝打坐的姿勢,從懷掏出一枚丹藥,塞入他的嘴,在後背一拍,那顆丹藥就滑入了道士咽喉。

    “咕嚕嚕~”

    老道士獨自一陣轟鳴,

    “噗~~~~~~~~~~~~~~~~~~~~~~~~~~~~~~~~~~~~~~~~~”

    竟然放了一個大屁,眾人聞到一股惡臭,被熏得掩鼻跑出了屋,秦觀一揮手,就將那股臭味直接丟出去,頓時院中的人又聞到了那股惡臭,眾人再躲。

    秦觀看著悠悠醒來的老道,說道:“老仙師,可曾好些了。”

    那老道看看秦觀,用微弱的聲音說道:“多謝道友搭救,之前也曾見過道友,卻沒有發現竟然是同道中人。”

    “既然道長好了,那也不枉我花費一顆靈丹。”秦觀道。

    那老道卻是歎了一口氣,說道:“雖然道友這顆靈丹讓我肌體恢複,可是我中了那旱魃的屍火之毒,卻是沒有解,我沒有方法自救,最多拖不過三五日的。”

    秦觀笑了,這老道到是奸猾,還想讓自己幫他解了屍火毒。

    秦觀道:“你且和我說說那妖怪的事情。”

    老道吸了一口氣,艱難說道:“前日我們到了牛家鎮,我發現那的陰煞之氣最重,最後確定那牛家祖墳就是旱魃藏匿之地,原本那處宅地也算一塊好地,可是卻不知道怎的,最後竟然變成了絕地。”

    “一開始牛家不同意,最後還是縣令下令,那牛家才願意啟墳,昨日正午時分,我本想著借助陽氣最重的時候壓製陰氣,可在開館的一那,棺內妖物忽然爆出傷人,連殺十幾名衙役,最後我就與他鬥了起來。”

    “可沒想到,那妖物經過千年時光,已經達到玄屍境界,也就是成了俗稱的飛僵旱魃,不懼陽光,渾身堅若混鐵,我帶去的法器根本不能傷他,好在我有一首符篆的手段,差一點就將他降服,可是那旱魃卻噴出一口屍火,我一個不慎被他灼傷,差點殞命。”

    “好在他不懼陽光卻不喜陽光,周圍沒了人,就又自己回了墳墓之中,想來現在還在那處古墳之中呢。”

    元彤說完,看向秦觀道:“道兄,此妖不能留啊,如果在給他些時日,讓他練到天屍境界,到那個時候,沒有金丹大能不能滅他,必為一方大患啊。”

    “你還有能控製那妖屍的符咒嗎?”秦觀問道。

    “還有一些,不過,隻能短暫壓製,卻是控製不住。”元彤道。

    “短暫壓製就好,都給我吧。”

    元彤瞪大眼,那些靈符可都是自己好不容易煉製的,這位伸手就要,不過人家救了自己,給他也是應該的。

    在我的法兜麵。

    秦觀也不客氣,拿起元彤的兜子,從麵抓出一把符篆,元彤心疼的臉上直抽抽,秦觀又問他怎麼用,老道一一說明,秦觀算是掌握了這些符。

    秦觀又拿出一枚解毒丹,喂入道元彤嘴,又用一隻碗倒了一些水葫蘆的清水,喂給元彤喝下。

    喝下這碗水,元彤隻覺如飲妙泉靈液,原本好像被烤幹的身體,得到了極大的滋潤,整個人也好像恢複了精氣神,不似剛剛瀕死的狀態。

    元彤知道自己死不了了,心中大喜,“多謝道兄,還沒請教道兄名諱,是何門派。”

    “蜀山劍宗,秦觀。”

    秦觀說完,直接出了屋。

    元彤愣愣的看著秦觀的背影,嘴喃喃道,“沒想到,竟然是蜀山劍宗的弟子,大派弟子就是有錢,難怪能拿出兩顆極品丹藥救治自己的傷勢呢。”

    等秦觀離開後,知縣覺得那股味道沒了,才帶著人進來,卻發現那老道長精神的很,不像之前要死的樣子,眾人又驚又喜,知縣問道:“道長,你好了。”

    老道搖搖頭,“隻是死不了了而已,想要恢複還需要些時日。”

    “哎呀,那旱魃怎麼辦,你不是說,如果不及時滅了那妖邪,會為害世間嗎。”

    老道說:“已經不用老道了,自有高人去收拾那畜生。”

    

Snap Time:2018-02-21 23:24:28  ExecTime:0.1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