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麵之紈生涯》全文閱讀

作者:昨夜大雨  位麵之紈生涯最新章節  位麵之紈生涯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位麵之紈生涯最新章節號外:大雨開新書啦......(18-08-08)      番外:月光篇(18-08-08)      第955章:願用一生,換愛你三年(大結局)(18-08-08)     

第328章:滅了這個畜生,給大人一個交代


  “對,就應該關起來,不就是玩了他姑娘嗎,又不是我讓她自殺的,竟然敢去州府告我,豈有此理。”林文博氣呼呼道。
  林通判指著兒子罵道:“你以後給我消停點,朝廷也是有法度的,不是你想如何就如何,如果哪天碰到不能碰的人,你要吃個大虧。”
  “是,爹爹,兒子今後一定老老實實的。”林文博裝作乖巧的說道。
  雖然他嘴上說的好聽,可是林通判知道,自己這個兒子肯定是死性不改,過不了幾天又會原形畢露。
  “算了,你出去吧。”林通判揮手趕人,林文博如蒙大赦,趕緊行禮出了書房,沒有回自己房間,而是帶著幾個狗腿子,直接出了林府。
  在家太過憋屈,外麵才是他的天下。
  閑來無事,帶著幾個狗腿來到夜市,夜市人來人往很是熱鬧,一個個攤位挑燈夜賣,折扇玉簪、絹花繡帕無一不有。
  在一處賣折扇的攤位前,看到一把精致的檀木折扇很是精巧,打開看了看,也不問價格,抬腿就走,那個賣折扇的商家咧了咧嘴,終究沒敢說出一個字。
  這街上誰不知道這林文博,是濟安城有名的紈,欺行霸市欺男霸女無惡不作,如果他敢張嘴要折扇的錢,砸了攤子都是小事,沒準今晚他都別想完整的回家。
  走在街上,人群自然散開,林文博邁著八字步,一副浪蕩模樣,怡然自得。
  忽然,林文博眼前一亮,他看到前麵有一個極其標誌的女子,在一個攤位前挑選絹花,紅紅的燈籠下朦朦朧朧,讓女子更顯美麗,一身翠綠羅衫,身材曼妙火熱,林文博不自覺的咽了一口唾沫。
  “真是個妙人啊。”
  林文博還在發愣,卻見那女子回頭對他微微一笑,然後抬腳就往前走。
  林文博被這回眸一笑勾的魂兒都去了一半,抬腿跟去,那女子走路嫋嫋娜娜,可卻速度不慢,林文博始終追不上,忽然,見那女子進了一處宅院大門,在進去時,回頭對著林文博又是一笑。
  林文博不認識這處宅院,不過看去也不是什麼官宦人家,最多就是一處富戶而已,林文博嘴角勾起一抹賤笑,吩咐自己的幾個跟班,“你們就守在外麵,哪也不要去,少爺先去偷個歡兒。”
  然後就進了那處宅院大門。
  進入大門,看到前麵一抹綠色身影一閃而逝,林文博色迷心竅緊隨其後,穿過一處長廊,前麵那個女子進了一間房中,林文博搓搓手,一臉色笑的輕聲道:“美人我來了。”
  說著進了房間。
  房間內燭光搖曳,一個女子正坐在床上,衣衫半解,林文博不管不顧就撲了上去。
  不多時,兩人呼哧呼哧成就了好事。
  “啊~~!”
  一聲女子的尖叫在這處宅院中響起。
  頓時驚起無數人,很多人叫嚷著跑過來,卻看到令他們震驚的一幕,隻見床上兩個光潔的人兒,還糾纏在一起,叫聲是從一個丫鬟嘴發出來的。
  管家過來,看到這一幕,喝退眾人,立刻去通知老爺,不多時,一個身穿錦服的男子過來,看到眼前情況,氣的胡子顫抖,咬牙說道:“奸夫**,不知死活的東西,將他們綁了,丟入水塘淹死。”
  這時管家上前,小聲說道:“老爺,這男子好像是林通判的兒子,濟安城有名的紈林文博。”
  那老爺氣的呼呼直喘氣,“原來是他,哼,綁了,派人去把林行遠叫來,看看他兒子都做了什麼事情。”說完一甩衣袖,氣呼呼的離開這。
  林通判已經睡下,卻被人叫起來,一看是州府衙役班頭朱前,告知讓他立刻趕往知府大人府,林通判以為是有緊急公務,一邊穿衣服一邊問道:“朱前,知府大人有何要事深夜叫本官前去。”
  朱前一臉便秘表情,不知道應該怎麼開口。
  “怎麼,和我還不好說嗎。”林通判有些不悅的說道。
  朱前隻得說道:“大人,您的兒子林文博,睡了大老爺新納的小妾九姨娘,被抓了現行,現在大老爺正在氣頭上,您還是些去看看吧。”
  林通判就是一愣,身子僵硬的緩緩轉過來,一臉不敢置信的看向衙役班頭,說道:“你說什麼,再說一遍。”
  朱前癟著臉道:“文博公子夜入知府後宅,被人發現時,文博公子與九姨娘兩人還赤條條的抱在一起,知府老爺大怒,讓您趕緊過去。”
  “怎麼可能,怎麼可能。”林通判喃喃道,忽然反應過來,甩開給他穿衣服的丫鬟,步往外走,嘴喊道:“備轎,不,備馬,立刻去知府大人宅子。”
  林通判以最速度感到知府宅院,進到大廳就看到一臉陰鬱的程知府,林通判趕緊行禮:“大人,這,犬子...”
  “哼,你教的好兒子,管家,帶林通判去看看他的兒子都做了什麼好事。”程知府一甩衣袖,轉身不再看林通判。
  林通判額頭的汗都出來了,想說些什麼,可又不知道如何開口,隻得拱拱手,隨著管家去了後院,來到後院,林通判一眼就看到了光著身子被捆綁結實的兒子,嘴上被堵著一塊破布,瞪著驚慌的眼睛。
  林文博的那幾個狗腿,也被捆綁丟在地上,有的已經血肉模糊,顯然是已經被用了刑罰。
  “嗚嗚嗚嗚~~。”
  看到自己老爹,林文博仿佛見到了救星,用力掙紮,嘴發出嗚嗚聲。
  林通判心那個氣啊,上前抬手對著林文博的臉,掄圓了就是一耳光,“啪”的一聲,就把林文博抽的倒在地上。
  “嗚嗚嗚~~”
  林通判破口大罵,“孽子、孽子!”
  真不知道這孽子哪來的膽子,竟然偷人偷到知府大老爺的院子來了,這不是找死嗎。
  林通判左思右想,不再理會躺在地上,如一隻白蛆還在掙紮的兒子,步回到正廳,對著背身而立的程知府深深一躬身,“大人,孽子做下這等事情,真是罪該萬死,我這就親自動手,滅了這個畜生,給大人一個交代。”
  

Snap Time:2018-11-21 19:46:46  ExecTime:0.0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