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麵之紈生涯》全文閱讀

作者:昨夜大雨  位麵之紈生涯最新章節  位麵之紈生涯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位麵之紈生涯最新章節第786章:得寶後天靈根(18-05-22)      第785章:壓寨夫人(18-05-22)      第784章:隨地大小便者,殺!(18-05-22)     

第297章:賤人最可怕


    耶律宏基今年五十多歲,執政二十餘年,在他執政期間,力壓遼國各大家族,將皇權提升到一個新的高度,遼國經濟發展的很,說起來,他絕對算得上是一代雄主。

    而且耶律宏基野心勃勃,欲圖吞並整個趙國,統一天下。

    他差一點就要成功了。

    如果沒有秦觀,或許他真的有可能成功,可惜,出了一個妖孽般的秦觀,攻入草原逼著遼國簽下和約,也讓遼國失去了最好的一次機會。

    耶律宏基麵色冷峻,一雙眼睛盯著秦觀,威勢十足,如果有可能,他真的想在這殺死秦觀。

    秦觀也看著耶律宏基,麵對對方的威勢,秦觀絲毫不懼,淡淡一笑,對著耶律宏基拱手行禮,說道:“秦觀見過遼皇,您比我想象中要威風的多。”

    轉頭看向坐在遼皇旁邊,一身盛裝,卻冷著一張臉,一對大眼睛如刀子般瞪著秦觀的七公主耶律晴日,笑著說道:“七公主比以前更漂亮了。”

    “哼。”

    耶律晴日冷哼一聲,將頭轉到一旁。

    終於,耶律宏基開口了,“秦觀,你來迎娶我的女兒,可帶了聘禮。”

    秦觀假意一愣,說道,“娶公主還要聘禮嗎,我還以為隻有嫁妝呢。”

    “陛下,秦觀從小家特別困難,我的媽媽告訴我,窮人的孩子早當家,所以我努力上進,娶公主就是為了多拿一些嫁妝,好改善一下家的生活條件。”

    遼國眾臣都是一副便秘表情,心中腹誹,除了皇家,全天下可能數你秦觀最有錢了,還窮人的孩子早當家。

    耶律晴日轉頭猛地瞪向秦觀,如果眼睛可以射箭,她的大眼睛射出的肯定是八牛弩箭。

    原來娶自己,就是為了嫁妝。

    耶律宏基臉上僵硬。

    好一會兒才冷聲說道:“所以你就把朕的皇宮拆了,連地毯、門框、牆壁都不放過,讓朕現在還隻能住在金帳。”

    秦觀臉色不變,理直氣壯的說道:“陛下,之前我們敵對,所謂對敵人,要像秋風掃落葉一般的冷酷,秦觀隻不過掃的幹淨了一些,唉,沒辦法,小時候家窮,勤儉節約慣了。”

    所有人心中隻有一個想法。

    這秦觀,太無恥了。

    而大皇子看向秦觀的眼神,卻是充滿擔憂。

    什麼人最可怕。

    武功天下第一,不可怕。

    文采天下無雙,不可怕。

    不要臉的賤人,最可怕。

    像秦觀這種文采天下無雙,武功天下第一,又臭不要臉的賤人,最最可怕。

    “今晚金帳設宴款待秦觀,秦觀遠來,就先去休息吧。”遼國皇帝直接趕人了。

    晚宴上,遼皇座於主位,秦觀坐在主客位置,一眾遼國大臣作陪,遼國人沒有幾個喜歡秦觀的,應該說,就沒有一個喜歡他的。

    很多人上前勸酒,大有將秦觀灌倒的架勢,熊二手放在腰間的佩劍上,冷視這些遼國官員。

    秦觀知道這些家夥的想法,來者不懼,大皇子上來,和秦觀連幹三碗烈酒,秦觀酒到杯幹也喝了三碗,緊接著是二皇子,又是三碗,左丞相,雖然老家夥已經六十多,可酒量不俗,也喝了三碗。

    北院大王耶律重信,南院大王蕭楚材心恨極了秦觀,也上來敬了三碗,秦觀也是第一次見到這兩位入侵趙國的主帥,看著他們冷著臉的樣子,心中隻覺得暢。

    遼國眾人越喝越驚訝,發現秦觀已經喝了幾壇酒,竟然沒有一點要醉的跡象,無不暗暗稱奇。

    他們絕對想象不到秦觀有水葫蘆這種作弊的利器,把酒碗端起來,酒水就瞬間被水葫蘆吸的一幹二淨,秦觀隻是擺擺樣子而已。

    遼國皇帝一直盯著秦觀,此刻心也對秦觀感到佩服,最起碼這氣勢,這酒量,就可算是一位人物。

    就連一晚上坐在哪,始終冷著一張臉的耶律晴日,對秦觀的酒量也感到驚訝不已。

    最後說了一句,“真是一個酒桶。”

    終於差不多了,眾人退下去,遼皇開口問道:“秦觀,你現在身為燕王,可謂是趙國重臣,又把手宋遼邊境,你以後對兩國的關係有什麼看法。”

    “互惠互利,合作共贏。”

    新聞聯播看多了,秦觀張嘴就來。

    “怎麼說。”遼皇問道。

    “陛下,發動戰爭,無非就是為了搶奪更多的資源,讓本國百姓過的更好,我說的對吧,其實如果我們大趙與遼國能夠合作,絕對可以做到共贏。”

    “我覺得,我們應該促進溝通,加強合作,比如在經濟貿易方麵,隻要我們合作的好,絕對可以做到互利互惠,大家一起發財,戰爭什麼的,並不是我們想要的,大趙國是最愛好和平的國家了。”

    “如果遼國想要開疆擴土,完全可以向北,向西發展嗎,西夏、回紇、回鶻、黑汗,那有的是地盤,如果您總是選擇最難啃的骨頭,最後隻會兩敗俱傷,一事無成,您說對嗎。”

    秦觀的話有軟有硬,讓遼皇已一窒。

    遼皇盯著秦觀說道:“你很自信。”

    秦觀微笑道:“,我確實有這種自信,如果陛下有興趣,我可以給您看一件小玩具。”

    “什麼東西。”

    “金帳可不好拿出來,不如我們到外麵去,我給您演示一下如何。”秦觀道。

    “可以,就看看你的小玩具。”

    眾人一起出了金帳,秦觀指著遠方一處火堆說道,“陛下,您看那處火堆距離我們有多遠。”

    “大概200步。”

    “您看好了。”秦觀剛說完,手中忽然多了一個綠色的長管子,所有人都感到十分驚訝,不知道秦觀從什麼地方拿出來的。

    秦觀打開瞄準器,對準火堆,手指按下發射鍵。

    “~嗖~”

    秦觀手中的長管子忽然發出一聲大響,竄出一道火苗,下了人們一跳,可是緊接著,人們就看到那處火堆處,轟的一聲爆炸開來,火星濺射出去幾十米遠。

    所有人都被震驚了,愣愣的看著秦觀手的棍子。

    可是下一秒,秦觀把手一晃,那個長長的管子,竟然在所有人的注視下消失不見了。

    

Snap Time:2018-05-23 09:36:04  ExecTime:0.1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