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麵之紈生涯》全文閱讀

作者:昨夜大雨  位麵之紈生涯最新章節  位麵之紈生涯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位麵之紈生涯最新章節號外:大雨開新書啦......(18-08-08)      番外:月光篇(18-08-08)      第955章:願用一生,換愛你三年(大結局)(18-08-08)     

第263章:我的朋友叫傑克


    沈崢這時也站出來說道:“陛下,臣也舉薦一人,臣舉薦樞密院副使馮侖。”

    皇帝想了想也點了頭,“嗯,也可以,就由馮侖做和談副使吧。”

    和談使節團很組成。

    官員就達到了四十多人,隊伍很是龐大。

    這時副相楊萬和開口問道,“使節團組成了,可是此去遼國有兩三千路,路途遙遠,就算馬加鞭也需要走上一個多月,可是這段時間,我們如何通知秦觀,遼國南北兩軍還要攻打我們怎麼辦。”

    皇帝笑著舉了舉手中的密信說道:“你說的這一點,秦觀已經想到了,他已經和遼國方麵商議好,要求他們命令南北兩院,立刻停止攻擊,同時允許我們使用遼國的通訊,與中京聯係,回頭禮部就派人,將咱們的意見寫成書信,去遼國大軍耶律重信那邊,讓他們送過去。”

    聽到這個話,很多人都覺的非常滑稽,

    原來打生打死的,現在卻用對方的通訊通道傳遞信息,感覺很是奇妙。

    這時皇帝再次開口,嗓音洪亮的說道:“自遼國入侵我國以來,秦觀就屢立戰功,在攻下南京析津府後,又一路打了好幾場大仗,無一敗績,殲滅長城守軍八千,攻占北安州殲敵兩千,在草原上全殲耶律石率領的兩萬禦林軍,攻占澤州殲敵兩千,攻占鹿鳴山隘口殲敵俘虜遼兵共計三萬,攻占渝州城殲敵兩千,最後攻占遼國大都中京大定府,遼國道宗皇帝耶律宏基倉皇逃去上京城,擒獲皇族幾十人,還有一眾遼國大臣。”

    “如此功績,曠古爍今,大趙國立國未有之事,確實乃是我大趙國之軍神,朕決定,封秦觀觀文殿大學士、鎮國大將軍,永安國公銜,等秦觀還朝之後,另有封賞,諸位可有異議。”

    原先秦觀是觀文殿學士,現在加了一個大字,以前是鎮遠大將軍,現在是鎮國大將軍,以前是永安縣公,現在是永安國公,統統上調一級,現在秦觀是妥妥的正一品大員了。

    最重要的是,皇帝後麵還加了一句,回來另有封賞,賞什麼,難道要封王爵不成。

    不過在這個時候,正是皇帝高興,大用秦觀的時候,誰也沒有站出來反對,就連曾毓也理智的選擇了退避,閉上眼睛不言不語。

    沒有人反對,這條就算是通過了。

    而在滁州北院大營,耶律重信氣的直接掀了桌子,破口大罵:“一群無能的廢物,十幾萬大軍竟然擋不住四萬趙國軍隊,讓他們打下中京,現在竟然落得要和談的地步,之前的一切努力全都作廢了,真是一群廢物,廢物。”

    而在鄭州南院大營,接到遼國來信,蕭楚材看過之後深深的歎了一口氣,滿含無奈,“功虧一簣,今次之後,怕是遼國再也沒有南侵一統中原的機會了,時也命也,沒想到趙國竟然出了一個秦觀,如此妖孽,還如此年輕,怕是今後遼國有難了。”

    雖然耶律重信和蕭楚材滿是氣氛與不甘,可是有遼皇耶律宏基的命令,他們不得不停手。

    還有一個原因,那就是耶律重信和蕭楚材的家人,現在全都在秦觀手呢。

    如果他們擅自行動,秦觀是真的敢殺人。

    此刻秦觀在幹嘛?

    吃火鍋。

    火鍋其實從漢代就有,隋唐即已經很興盛,到了大趙,平常的酒館就可以吃到火鍋。

    雖然和現代有些區別,不過大體差不多,秦觀覺得唯一少的就是辣椒。

    大趙國是沒有辣椒的,不過秦觀有啊。

    他的空間,現在還存著一批植物種子呢,其中就包括辣椒,秦觀將子取出來,以後留著種植,辣椒交給廚師讓他們做一個麻辣火鍋,遼國這有最好的牛羊肉,還有蘑菇菌類。

    兩相一結合,那叫一個美味啊。

    其他人辣的直叫喚,可是卻舍不得這種美味。

    熊二問道,“少爺,這是什麼東西啊,紅紅的,吃下去就像吃了一團火,辣入肺腑真是痛,以前怎麼沒見過這種東西。”

    秦觀笑著說道:“這種東西,是我一個朋友,從十萬之遙的極西之地,穿過茫茫大洋帶來送給我的,我敢說,如今整個大趙國,包括大遼國、西夏、吐番、波斯、大宛等等國家都是沒有的。”

    熊大道:“這東西如此珍貴,少爺給我們吃豈不浪費了。”

    秦觀到:“無妨,等今年天氣轉暖,到時候把種子種下去,就可以收獲更多,也就不稀奇了,不過是一位調料而已。”

    “我不僅有這些,還有很多作物種子,事宜在旱地耕種,可畝產千斤,甚至三五千斤的都有。”

    眾人驚呆了。

    潘良呆呆的道:“大帥,我知道南方稻米每畝可產三百多斤,北方小麥可產一百七八十斤,從沒有聽說可以產千斤的作物,更別說三五千斤了。”

    薛牧也跟著問道:“大帥,您說這些種子是從十萬之遙的地方極西之地得來,需要穿過茫茫大洋,什麼人能走十萬,穿過茫茫大海啊。”

    熊大看這兩個家夥質疑少爺,不高興的說道:“怎麼,你們不信。”

    兩人一驚,立刻點頭,“信信,大帥的話我們自然信的。”

    看過也不去管這兩個家夥,看向旁邊的韓玉卿,笑著說道:“玉卿信相公的話嗎。”

    韓玉卿看著秦觀,笑著說道:“相公就多有神異之處,想來相公的朋友也必有其神異,穿過茫茫大海也未必不能,如果真有如此豐產的糧食,那以後北地的百姓就可以吃飽肚子了,對百姓來說,相公這是做了一件大功德之事,就是不知道相公那位朋友叫什麼。”

    秦觀笑笑,說道:“我那位朋友叫傑克史派羅,他有一艘不拒風浪,能夠穿過層層迷霧的大船,叫黑珍珠號,嗯,具體細節以後我在給你講。”

    韓玉卿聽後說道:“名字有些怪異,不像是咱們大趙國的人。”

    “確實不是大趙國的,他是異族人。”

    秦觀夾起一片羊肉,在沸騰的水涮了涮,沾了點野韭菜花醬,送入口中。

    “嗯,還是大遼國的羊肉正宗,回去的時候,記得帶上個十萬八萬隻的。”

    熊大點頭,“好的少爺。”

    “對了,牛也弄上個十萬八萬的。”

    “好的少爺。”

    秦觀現在很放鬆,他已經接到趙國來信,皇帝同意和談,遼國南北院大軍已經接到遼皇耶律宏基的命令,原地不動,休兵罷戰等待和談結果。

    從趙國到遼國路途遙遠,使節團最少要走一個半月,這段時間他就徹底閑下來了。

    就等著遼國使節團和趙國使節團來中京,參加這場世紀和談了。

    

Snap Time:2018-08-19 11:52:16  ExecTime:0.1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