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麵之紈生涯》全文閱讀

作者:昨夜大雨  位麵之紈生涯最新章節  位麵之紈生涯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位麵之紈生涯最新章節號外:大雨開新書啦......(18-08-08)      番外:月光篇(18-08-08)      第955章:願用一生,換愛你三年(大結局)(18-08-08)     

第225章:救援大原城


  “砰砰砰砰。”
  “噠噠噠,噠噠噠。”
  在寂靜的夜,清脆的槍聲傳的很遠。
  秦觀已經在開始實彈射擊教學了。
  其實他也是個新手,隻在烏克蘭軍事旅遊中,痛的玩了一回,至於說水平,那隻能用“我會扣扳機”幾個字來形容了。
  就這樣,一晚上,這些家夥們已經掌握了最基本的槍械使用原理。
  天色已經發亮,秦觀讓人們休息一下,一會兒準備回軍營。
  看著滿地的子彈殼,秦觀有些肉痛,不是因為幾個錢,主要是有錢在這個位麵也買不到啊,他穿越回現代時空的機會隻剩一次了,他可不想浪費在買東西上麵。
  “將所有彈殼都撿起來,我告訴你們,這一顆子彈,可就價值一兩銀子呢,你們以後用的時候,注意不要胡亂打,知道嗎。”秦觀說道。
  眾人大驚。
  “一顆子彈就一兩銀子,一兩銀子一貫錢,這也太貴了吧。”
  “我看了,彈殼是用銅打造的,當然貴了。”古代銅就代表的錢。
  “看看這地上,咱們一晚上,可就花了幾千貫啊。”
  “其實也不奇怪,這麼厲害的機關器,自然會價比黃金,如果一顆子彈能夠打死一個遼國騎兵,那遼國騎兵就隻值一貫錢,如果是這樣的話,我們大趙國隻需要拿出40萬貫,就能將遼國滅國。”
  “如果能將遼國滅國,朝廷就算是拿出四百萬、四千萬都願意啊。”
  眾人一聽,確實是如此,這麼算來,一顆子彈一兩銀子,還真的不貴。
  秦觀發現這個說話的家夥頭腦很是清醒,問道:“你叫什麼。”
  “少爺,小的叫王泉,泉水的泉。”
  “讀過書嗎?”
  “讀過一些,”
  “家什麼情況。”
  “就是雄州本地人,去年兵災逃到雄州城內,少爺招廂軍我就入了廂軍,父母健在,父親進了勞務隊做活。”
  秦觀拍了拍他的肩膀,對著所有人說道:“都給我好好做,你們現在都是我的親兵家將,以後有機會,都會給你們一個出身。”
  “謝少爺。”所有人齊齊應道。
  第二天行軍,秦觀依舊沒有全速前進,當熊大報告說距離大原城還有四十時,秦觀命令紮營,派出探子前去大原城偵查情況。
  同時找來匠人,命令他們改造出十輛大車,這些大車,秦觀要求安裝固定架,為了放置機槍用的,還要弄上機槍手站立托架,放子彈的木箱,四周增加擋板。
  這就是妥妥的古代裝甲車啊。
  工匠的速度很,隻用了一個時辰就弄好了,當天夜,秦觀帶上古代版裝甲車、百名家將,又找了一處安靜的地方繼續訓練。
  回到營地後,探子回來匯報,秦觀了解到,三天前大原城被圍後,第二天阿那史開始攻城,不過攻擊的並不猛烈,現在大原城並沒有丟失。
  秦觀覺得自己的想法沒錯,遼軍就是在釣魚,想用大原城,將救援軍隊調過來,然後消滅。
  秦觀和熊大熊二看了半天地圖,又研究了如何擺陣、如何伏擊,翌日,秦觀的兩萬大軍前進三十,隨即擺開陣勢。
  大原城巡撫衙門內,巡撫段仲秋,布政使沈相言,指揮將軍等人愁眉不展。
  段仲秋問道:“死傷情況如何。”
  指揮將軍回到:“死傷兩千多人,要不是遼軍攻的不猛,恐怕我們就頂不住了。”
  段仲秋臉上露出怒色,“那秦觀為何現在還不來救,難道他怯戰打算不來了嗎,老夫定要狠狠參他一本。”
  沈相言看了看段仲秋道:“遼軍用的就是圍點打援的計謀,而且就算信安軍來了,他的一兩萬步兵,又如何打得過遼軍的三萬騎兵呢。”
  “老夫不管,上峰有命叫他來救援,秦觀不來我就要參他一個抗令。”段仲秋道。
  段仲秋很怕死,至於別人死不死他才不管呢。
  就在這時,有校尉步進來,行禮後說道:“大人,接到消息,信安軍援軍趕到大原城北十五,已經擺開戰陣。”
  段仲秋一聽,臉上隨即露出喜色,“終於來了。”
  此時阿那史也收到了手下的匯報,信安軍的出現並沒有隱藏,所以遼軍的外圍哨探自然發現了。
  阿那史一聽,露出笑意,對拉刺說道:“我就說信安軍一定會出城的,現在省了我們去攻打他們的城堡,在平原上,還不是我們騎兵的天下。”
  拉刺問道:“那我們是否全軍出擊,先消滅了信安軍。”
  阿那史擺擺手,“不用,我帶兩萬人過去足夠了,你留在這,繼續攻擊大原城,等我消滅了他們,回來就全力攻城,拿下大原,這的金錢和女人就都是咱們的了,哈哈哈哈。”
  拉刺道:“你要小心他們那個主帥,他很厲害。”
  阿那史笑道:“你是說那個叫秦觀的知府嗎,哈哈,一個讀書出身的家夥,能厲害到什麼地步,拉刺,我就說你是被嚇破膽了。”
  拉刺臉色難看,丟下一句話:“那祝你好運吧,”說完轉身就走了。
  得知信安軍擺陣的地方是一片平原,阿那史心中更加鄙夷,他自信帶著兩萬騎兵,幾個衝鋒就能將他們消滅。
  轟隆隆。
  騎兵隊伍抵達戰場,在距離信安軍戰陣一外停下,阿那史遠遠就看到信安軍隊伍中間的那杆帥旗,上麵繡著一個大大的‘秦’字。
  阿那史揮手,叫來自己的副將吩咐道:“分三路並行衝擊,我要一次就衝垮他們。”
  “是,將軍。”
  “嗚嗚嗚嗚.....”
  遼軍吹起牛角號。
  這是衝鋒的號角,遼軍騎兵開始跑動起來,前兩百米是慢跑,速度越來越,最後達到衝擊速度。
  “殺啊。”
  “砍掉他們的腦袋。”
  “滅了他們,咱們發財的機會就到了。”
  遼國騎兵揮舞著戰刀,一個個嗷嗷叫著往前衝,臉上露出興奮的光,好像不是戰鬥而是去收割人頭一樣。
  趙軍步兵在這些騎兵眼,就是一隻隻兩腳羊。
  騎兵衝擊的速度非常,轉瞬就到了信安軍戰陣前三四百米距離,就在這時,信安軍戰陣中,突然響起了密集的爆裂聲。
  

Snap Time:2018-11-21 19:34:08  ExecTime:0.0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