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麵之紈生涯》全文閱讀

作者:昨夜大雨  位麵之紈生涯最新章節  位麵之紈生涯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位麵之紈生涯最新章節第565章:蜀山劍山(18-02-21)      第564章:宿世情緣(18-02-21)      第563章:完婚(18-02-20)     

第215章:信安軍的艱難戰爭


    戰爭,就這樣在所有人都沒有預料到的時刻,爆發了。

    秦觀在竭盡所能,盡量減少百姓損失,所有人入城躲避。

    一開始,他有些後悔將熊大熊二他們留在邊軍,讓雄州萬分空虛,可是想想,他們在那,對邊境的力量也是一個補充。

    等安排好雄州地方事務,秦觀才想起來,韓世成帶著兩萬多信安軍,去阻擋兩萬遼國騎兵,這根本就沒有任何勝算,簡直是以卵擊石,可他又不得不佩服對方的勇氣。

    不行,我要去前線。

    把這個想法告訴徐通判,徐清極力反對,“大人,您雖然有總監軍頭銜,可您更是雄州知府,到前線太危險了。”

    秦觀搖搖頭,“兩萬大軍進犯,雄州哪不危險。”

    秦觀穿上鎧甲拿上霸王槍,帶著百名護衛,騎馬出了雄州,他沒有直接去信安軍,而是去了保德軍屯城。

    此時保德軍已經接到通知,也已經做好了戰鬥準備,不過保德軍的主要任務,是防禦西夏國一線,在沒有上峰的命令前,他們不敢隨意出動去支援信安軍。

    秦觀剛一進保德軍屯城,趙得成就趕來迎接,秦觀對趙得成說道:“發兵赤塘關,和信安軍一起阻敵可行?”

    趙得成搖了搖頭,為難的說道:“大人,不是得成不發兵,如果我們去支援信安軍,大夏國趁機從這一線進犯,邊境將沒有任何防禦能力,到時候西夏軍就能長驅直入,我,百死難辭其咎。”

    秦觀皺眉,他知道趙得成的難處,他們這些將軍,不是想怎樣打就能怎樣打的,兵部有嚴格的兵力部署,不是他們能隨意更改的。

    秦觀最後說道:“能否借我幾千兵。”

    “大人要多少。”

    “你的騎兵有多少人?”秦觀問道。

    “三千。”

    “把你所有的騎兵都給我,加上熊二的兩千騎兵,湊足五千,想來對信安軍那邊也能有些幫助。”秦觀道。

    趙得成咬了咬牙,“好的大人,我這就去集合騎兵。”

    半個時辰後,嘩啦啦啦,秦觀一馬當先,熊二、黃鸞鳳帶領五千騎兵緊緊跟隨。

    騎兵隊伍速度,隻用了半天時間,秦觀就趕到了信安軍屯城,見到熊大後,熊大告訴他,信安軍在赤塘關組織了一道防線,已經阻擋了遼國大軍一天時間。

    秦觀隨即命令道:“熊大,組織5000步兵,其餘人繼續看守屯城,我們前去支援信安軍。”

    赤塘關名為關,但他並不是嘉峪關山海關那樣的長城關隘,他隻是一個地名而已。

    四周是連綿的山林,中間一條山路,大趙國在山穀口,建了一座城門,平時作為關口,戰時用來阻敵。

    此時,赤塘關正在展開一場慘烈的爭奪戰,那些遼國士兵一個個扛著雲梯,嘴咬著樸刀,不要命的往上爬,城門上的信安軍士兵正在奮力將他們殺下去。

    韓玉卿提著長槍,戰甲染血,來到韓世成身前說道:“父親,敵人太多連綿不絕,我軍損失慘重,已經死傷不下兩千人,兒郎們要頂不住了。”

    韓世成沉著臉道:“能多頂一陣是一陣,到了平原我們更沒有優勢。”

    曲利坐在馬上,遠遠的看著自己的士兵撲上城牆,沉聲對副將說道:“加進攻節奏,日落前,必須拿下赤塘關”。

    “是。”

    副將領命去了,一會之後,遼國的進攻變得更加猛烈,已經有士兵能夠衝上城頭,遼軍與趙軍,在城頭展開了一場慘烈的爭奪戰。

    韓玉卿一把銀鈴槍舞動生風,一槍紮入一個撲過來的遼國士兵的咽喉,往外一挑,那士兵的屍體飛出城牆,砸在一隊正在爬雲梯的遼兵,嘩啦啦砸下去四五個人。

    忽然,一個如狗熊般強壯的遼國猛士衝上了城頭,手拿著一把長柄大錘,看到韓玉卿後,吼叫著撲上來就是一錘。

    錘子掛著呼呼的風聲,韓玉卿雙手一架,隻聽當啷一聲,韓玉卿連人帶槍被砸出去幾米遠。

    韓玉卿嘴角溢血,受了內傷,兩隻手臂如有千斤重,抬不起來,那狗熊漢子再次對著韓玉卿撲過來,兩名士兵跑過來,擋在韓玉卿身前,那漢子揮舞大錘,啪啪兩聲,將這兩名士兵拍飛。

    眼看重錘就要落到身前,旁邊伸出一隻長矛,噗的一聲,捅進壯漢的側肋,韓玉卿一看,是大哥救了自己,韓用僅剩的一隻手臂,單手持槍,將長矛捅進壯漢身體。

    “啊!”

    壯漢發出一聲怒吼,手大錘猛地甩出去,啪的一聲砸在韓的胸口,韓飛出去四五米遠,落地後胸口的鎧甲已經被砸出一個大坑。

    “噗,咳咳。”

    韓噴出一口鮮血,受傷不輕。

    韓世成揮舞長矛殺了幾個遼兵,就在這時,隻聽轟隆一聲,赤塘關的大門被撞破了。

    韓世成看情況已經無法挽回,大聲喊道:“所有人撤下城頭,我們推守第二道防線。”

    有士兵上前阻擋了一陣,將韓家三人撤下來,跨上戰馬帶著剩下的士兵,騎馬往開闊地跑去。

    “城門開了。”

    “殺啊!”

    遼兵騎兵吼叫著,衝進了赤塘關,而赤塘關後麵,就是雄州開闊的平原。

    在平原上,矗立著一隻軍陣,這是信安軍的‘八門陣’。

    陣法說起來神秘,其實不過是戰鬥時的隊伍排列而已,何種地形,麵對何種敵人,擺出有效防禦,有效殺敵的陣法,這就是軍陣。

    韓家三人騎馬進入軍陣,軍陣的口子立馬合並,剛剛到了麵,韓就已經堅持不住,一下摔下馬去,有士卒過來,趕緊將韓抬到後麵救治。

    此刻韓玉卿也是臉色慘白,她的兩條手臂受傷不輕,現在依舊不能提槍殺敵。

    看著殺過來的遼軍,韓世成滿臉嚴肅,他知道,今天信安軍,或許就要交代在這了。

    步兵對騎兵,本來勝算就少,隻能靠人數占優才能戰勝對方,可是如今自己隻有兩萬步兵,麵對遼國兩萬鐵騎,自己如何能戰勝,除非戰神下凡。

    “嘩啦啦。”

    追著韓家父子三人過來的遼軍先頭部隊已經殺到,人數不多卻氣勢洶洶。

    韓世成沉聲喊道:“弓箭手準備,放箭。”

    

Snap Time:2018-02-21 23:28:06  ExecTime:0.0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