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麵之紈生涯》全文閱讀

作者:昨夜大雨  位麵之紈生涯最新章節  位麵之紈生涯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位麵之紈生涯最新章節號外:大雨開新書啦......(18-08-08)      番外:月光篇(18-08-08)      第955章:願用一生,換愛你三年(大結局)(18-08-08)     

第212章:鄭達來了


  李選被秦觀這淡淡的眼神看的身上一緊。
  秦觀的話李選明白了,這位秦大人是想將那位裴監軍置於死地,沒證據,那也要變成有證據了。
  這是準備栽贓的節奏啊。
  李選咽了一口唾沫,沒想到這狀元郎,比他們還狠呢。
  李選突然打了一個冷顫,想想前幾天,如果不是自己看到幹爹的銅牌服軟,與這位秦大人和好,沒準也會是這裴方的下場吧。
  人家那是翁婿關係,到時候弄死自己,秦觀負責上報,隨便找個理由就可以搪塞過去,沒幾天人們就忘了自己,自己怕是要在這邊塞,變成一堆白骨了。
  “我明白了,秦大人,我會做好。”李選趕緊保證道。
  李選弄裴方,那是一點心壓力都沒有的。
  他是太監係的,裴方是文官係的,本就不對付,而這位秦大人,說起來應該算是武將係的,可也是文官係,不過秦大人與幹爹交好,這個大腿要抱緊,沒準以後還要靠著他上位呢。
  查賬,尤其是這種軍隊的賬目,李選最清楚不過了,隻派人查了半天,不過三分之一的賬目,根本不用栽贓,就查出了大約4萬貫的錯漏。
  想想也知道,這些錢都進了裴方的口袋。
  至於後麵,還不知道有多少呢。
  等賬目查完,呈到秦觀麵前,秦觀看過之後,滿臉怒氣的一拍桌子,喝到:“真是一個蛀蟲,短短三年時間,那裴方竟然貪汙十八萬多貫錢,真是貪得無厭。”
  “去把趙得成叫來,這件事情需要向他們宣布。”
  不多時,趙得成帶著幾名將校過來,秦觀將核對後的賬目交給趙得成等人,等他們看完之後,秦觀說道:“裴方負責軍需後勤,從往日的賬目中,查出他共貪汙十八萬貫,這些錢都是從軍械、武器、軍糧、士兵餉錢克扣的。”
  “我準備給朝廷寫奏折,你們可願意署名。”
  趙得成和幾個將校心都是波濤洶湧的,沒想到這秦大人還真是厲害,那個平時在他們頭上壓著的家夥,就這樣三兩下被弄下去了。
  趙得成道:“本將願意。”
  “我等也願意。”
  秦觀又帶著人,來到關押裴方的地方,將核對貪汙的賬目給裴方看,裴方看過之後先是臉色大變,繼而矢口否認,“秦觀,這些都是你栽贓陷害,就算到了京城,我也會到曾相國那去告你。”
  “,看看你有沒有那個機會了。”秦觀說道,隨後走出了關押房。
  裴方渾身發冷,他想到一個殘酷的事實,這是邊疆,距離京城兩千多路,就算他有機會被押解進京,可是秦觀會給他活著到京城的機會嗎。
  裴方跑到門前,抓著欄杆大聲喊道:“秦大人,我知道錯了,請秦大人給我一個活命的機會,秦大人。”
  第二天,有人拿來紙筆,讓裴方寫認罪書,裴方猶豫了半天,為了能多活幾天,最後隻能無奈的寫了自己的罪行,簽字畫押。
  秦觀的奏折,寶德軍軍方奏折,還有裴方的親筆認罪書,一起送往京城,至於押解裴方進京,秦觀才不會費那個工夫,就在這壓著吧,不過已經將他的監軍大印給收走了。
  速清理了信安軍、寶德軍,用摧枯拉朽甚至不講道理的方式,樹立了自己的威信,可以說,現在兩軍的監軍之權,已經掌握在秦觀手。
  誰說總監軍隻能是個頭銜,如果原本的監軍出事,他這個總監軍自然有管理軍隊的權利。
  秦觀和趙得成走在校場上,看著訓練的士兵,說道:“以後行軍打仗的事情,還是要交給你們,我已經委派熊二,暫時代管監軍之職,不過他不會過多插手軍隊的事情。”
  “現在寶德軍可有什麼困難。”
  趙得成對這位年紀輕輕的秦大人,現在可是不敢有一點怠慢,“邊軍累邊軍苦,邊軍隻能吃塵土,這就是人們對邊軍的描述,大人,這些兒郎們不怕打仗,不怕流血,可是如果拿著劣質刀槍、穿著紙片般的鎧甲、餓著肚子和遼國西夏人廝殺,兒郎們卻是心有不甘啊。”
  “你們以前沒有向兵部反應過嗎。”
  “怎麼沒有反應,可以說年年說月月說,可是誰又真的關心邊軍,好裝備都給了禦林軍,禁軍,誰叫他們是守衛京城的呢,我們卻....”
  說道這,趙得成閉了嘴。
  秦觀點點頭,之前看過了信安軍,現在也看過寶德軍,說實話,邊軍確實太苦了,基本物資都難以保障。
  趙得成想了想,看向秦觀道:“秦大人,我聽說你去信安軍,可是帶著無數牛羊,幾十車美酒的,寶德軍也是您的治下,您總不能太過厚此薄彼了。”
  秦觀一愣,隨即笑道:“好家夥,主意打到我身上了,我回去會想辦法給你們改善一下。”
  雄州城還有很多事務,秦觀不可能一直待在軍隊,熊大留在了信安軍,熊二留在了寶德軍,秦觀回去的時候,隻帶了百名騎兵護衛。
  秦觀回到雄州,卻十分意外的見到了一位好朋友。
  看到他秦觀十分高興,上前拉住他的說,拍了拍他厚實的肩膀說道:“鄭達,你怎麼來了。”
  鄭達攤攤手,“不是你寫信叫我來的嗎。”
  秦觀一愣,隨即想起,當初雄州缺糧食時,他確實想著是否可以讓鄭達運些糧食過來,畢竟這些大糧商,都在做南買北賣的生意,相信在北邊,應該也有鄭家的生意。
  不過後來雄州的那些糧商都被秦觀解決了,糧食問題也得到了緩解,就將這件事情給忘記了。
  他以為,就算鄭達接到他的信,也隻會給一位糧商掌櫃的通報,沒想到卻是鄭達自己過來了。
  “少遊兄,我不打算再考科舉了,我根本就不是那塊料,我已經和父親說好,準備從商。”
  秦觀點點頭,“其實從商也不錯,可以享受人生,比作官累死累活明爭暗鬥的舒服的多。”
  鄭達說道:“從商有從商的難處,其他不說,隻說如果有一個官員出來想要為難你,商人就可能破家,之前我考功名,主要是為了不受欺負。”隨即鄭達嘿嘿一笑道:“不過現在我不怕了。”
  “怎麼說?”秦觀疑惑問道。
  “你現在就是官,我以後做生意,就在你的地盤做,看誰還敢欺負我。”
  秦觀被鄭達說的哈哈一笑:“對,以後就跟著我,做生意,做大生意。”
  

Snap Time:2018-11-22 02:48:48  ExecTime:0.0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