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麵之紈生涯》全文閱讀

作者:昨夜大雨  位麵之紈生涯最新章節  位麵之紈生涯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位麵之紈生涯最新章節號外:大雨開新書啦......(18-08-08)      番外:月光篇(18-08-08)      第955章:願用一生,換愛你三年(大結局)(18-08-08)     

第203章:中埋伏


  秦觀的係統內,又跳出一條信息。
  “清繳山賊4129人,請問是否領取獎勵。”
  一個月時間,秦觀清繳了雄州大部分山賊土匪,或殺或抓,已經四千多人了,這已經是係統第8次詢問他是否領取獎勵了。
  “不領取。”
  秦觀關閉了係統。
  招收木芽寨的事情,由熊二負責,秦觀叫來紀如罡,問他關於天王山和金頭鷹的事情。
  紀如罡道:“天王山人數在四五百人左右,他們的頭領自稱劉天王,為人很是凶殘,經常對雄州境內的百姓下手,每年捋走的婦女就多達幾十人,算是名聲最臭的一夥山賊。”
  “至於金頭鷹,卻是一夥馬匪,來去如風,我也不知道其具體駐地在什麼地方,隻知道他們很厲害,敢和遼國人為敵,在這西南邊境,算是最有名氣的一隻。”
  秦觀想了想,說道:“如果我讓你去消滅劉天王,你可有把握。”
  紀如罡一愣,心就想到一個念頭,這位大人不會是通過這種方法來消耗木芽寨的人吧。
  不過他剛剛投效,沒有拒絕的權利,隻能說道:“大人,我願意去。”
  秦觀一笑:“放心,不是你自己去,熊大將軍也去,並且會帶上3000廂軍,你為先鋒探路。”
  紀如罡一聽,這才放下心來。
  熊大帶著紀如罡走了,又派出一批人,送木芽寨的老幼去雄州,如今秦觀這邊,能戰之兵也不過3000人而已,其中就有熊二那一支沒有任何戰鬥力的騎兵。
  大帳內,秦觀正在研究地圖,他想看看能否在地圖上,大致圈出金頭鷹的駐地位置。
  “報,我們的探子回來了。”
  大帳外有小校通報。
  “叫進來,”熊二趕緊說道。
  一名探子走進屋,渾身上下滿是灰塵,一看就是跑了不短的路趕來的。
  見到秦觀後,探子躬身行禮,“大人,我們找到金頭鷹的駐地了,不過懷疑那是他們的臨時駐地。”
  “哦,在什麼地方。”
  “在庫不齊。”
  秦觀看向地圖,驚疑道:“竟然在草原邊緣。”
  兩日後,秦觀帶隊來到庫不齊,此處已經是趙遼邊境,前麵就是一望無際的大草原,隻有幾處大山橫亙遠天。
  可是在抵達探子所說的地方之後,秦觀他們卻撲了一個空,那確實曾經有人駐紮過帳篷和人類生活的痕跡,可是現在隻剩下一些灰燼。
  秦觀有些失望,看來金頭鷹很警覺,已經跑了。
  就在這時,秦觀忽然接到係統信息,“清繳山賊4811人,請問是否領取獎勵。”
  哎呀,又增加了,看來熊大已經領著紀如罡,消滅了天王山那夥土匪,這也算是一個好消息吧。
  如今,雄州境內,能夠找到的土匪山賊,幾乎都被秦觀掃清了,就算是有殘留的,也很難找出來。
  可是看看係統統計的數字,4811,怎麼就沒到5000呢,會不會到了5000,獎勵又會有一個飛躍式的提升呢。
  哎呀,我的強迫症啊。
  天色近黃昏,秦觀命令安營紮寨,就在這休息一晚,明天返回雄州,畢竟出來已經這麼久了,雖然秦觀不願意見史學政,但是在院試前,他還是要趕回去的,時間也差不多了。
  夕陽照在草原上,遠處還能看到一條河流蜿蜒而過。
  秦觀有了暢跑一場的想法,對熊二道:“我們兩個來跑上一場如何。”
  “好啊少爺,以何為限。”
  “你看那山腳了嗎,我估計距離這有十幾,我們就以那為限,你不是自稱馬術無雙嗎,可不要輸給我。”
  “我不會輸給少爺的。”
  兩人高呼一聲,開始縱馬狂奔。
  呼呼的風從耳邊刮過,熊二和秦觀的坐騎都是從牧場弄來的大宛好馬,跑起來十分暢,兩匹馬好像也生出了興頭,都在賣力奔跑,不願意輸給對方。
  秦觀和熊二遠離隊伍,很就沒了蹤跡。
  兩人一路極奔,很來到山腳下,秦觀的馬術終究比不過熊二,還是慢了半拍。
  秦觀也不在意,讓馬兒自己溜達放鬆,他們兩人就坐在馬上閑聊起來。
  突然,秦觀隻覺得一陣心悸。
  “熊二,有敵人。”
  兩人一轉馬頭,熊二直接抄起了狼牙棒,可就在這時,他們四周已經圍了一圈馬匪。
  一個個手持板斧砍刀,臉露猙獰的看向兩人。
  包圍圈打開,一個身穿皮甲頭戴麵具的人,騎著一匹紅馬走進圈,金色麵具雕刻著一張鷹臉,一雙眼睛銳利的掃過秦觀和熊大兩人,開口說道:“原本我想著夜間偷襲你們,沒想到,你們兩人竟然主動跑到了我們掩藏的地方,難道這就是天意。”
  聽到這個聲音,秦觀就是一愣。
  這不是男聲啊。
  難道,金頭鷹竟然是個女人不成。
  “如果我沒有猜錯,您就是秦觀秦大人吧,這位不知是哪位熊將軍。”金頭鷹說道。
  熊二手持狼牙棒,神態略顯緊張,聽了對方的話,出聲回到:“我乃遊擊將軍熊平,熊陶是我大哥。”
  金頭鷹看向秦觀說道:“秦大人,你說如果我綁了你,會如何。”
  秦觀笑笑,“不如何,因為你沒那個本事綁我。”
  金頭鷹一愣,她沒想到,被三四百人圍著,這秦觀竟然還敢說這種話,“不知道你哪來的信心說這種話。”
  秦觀笑道:“別說你三百人,就算是三千人,你覺得你們能留下我嗎,你不會以為,我隻是個文弱書生吧。”
  金頭鷹一怔,她隨即想起了關於秦觀的傳言。
  力挑萬斤大車,武力驚人,原本她以為那隻是雄州人的傳言而已,如今看這秦觀在幾百人威脅下,神態自然的樣子,或許傳言是真的。
  金頭鷹眯了眯眼睛,對秦觀道:“我們從來沒有傷害過趙國普通百姓,隻對為富不仁的商賈動手,你為何要趕盡殺絕呢。”
  “外麵都傳你是個好官,我看未必。”
  秦觀道:“你隻有兩個選擇,要麼投降,要麼被我消滅。”
  金頭鷹氣壞了,胸部劇烈起伏,怒喝道:“現在這種情況,你還敢和我說這種話,你真以為我殺不死你嗎。”
  

Snap Time:2018-11-21 20:18:52  ExecTime:0.072